李文足面見德國外長 再籲無罪釋放王全璋

人氣 938

【大紀元2018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日前,李文足德國外長馬斯見面,希望德國政府促使中共釋放她的丈夫王全璋。王全璋於2015年「709大抓捕」維權律師後被強制失蹤三年多,李文足和其他家人聘請的律師至今無法見到他。

李文足日前在推特上發消息說,11月13日,她見到了正在訪華的德國外交部長。她向部長先生介紹了王全璋近期被官派律師會見的情況。她表達懇請德國政府向中共政府提出無罪釋放王全璋的願望,並表示衷心的感謝。

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於11月12及13日到訪中國。他訪華前夕的11月8日,德國國會就中國人權問題舉辦討論會,針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及中共在新疆迫害維吾爾族人的話題展開討論。

而王全璋是最早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因為辦案,他經常遭到中共官方報復和毆打,甚至在法庭上被法警毆打。王全璋於2015年的「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被強制失蹤三年,於今年7月份才被官派律師接見。

 

大紀元記者嘗試電話聯繫李文足女士了解詳情,但是無人接聽。

李文足在推特上發布「王全璋情況通報」:自從(7月13日)知道王全璋還活著,其心備加受煎熬。「劉衛國律師簡單地描述全璋的表現,已經不是原來的全璋了,可想而知,全璋經歷的酷刑折磨是多麼的嚴重!」

醫生說王全璋有高血壓,一直讓他吃藥。但李文足聲明「全璋被抓之前沒有高血壓」;王全璋見律師時,顯得非常害怕的樣子,不敢大聲說話,很多時候都是用口型表達。劉衛國律師甚至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王全璋稱以前沒有受到「硬暴力」對待。而在「監視居住」期間,謝燕益律師和其他人都清楚地聽見王全璋在二樓審訊室的慘叫。所謂「軟暴力」則是強迫服藥、每天僵直站立15小時以上、挨餓受凍、戴工字鐐銬等等非人的折磨!

此外,官方堅決不同意程海律師和李文足作為王全璋的辯護人。

李文足表示,「劉(衛國)律師不敢接受媒體採訪,怕王全璋被牢頭獄霸解決了。我也害怕啊!」但同時,她希望王全璋出來後繼續當律師。李文足還希望他不要接受判緩刑;支持他不妥協,不認罪。

三年多來,李文足不下30次到中共最高司法機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進行控告,屢遭暴力驅趕,被推諉,被阻不得進入等;今年4月4日李文足徒步赴天津尋夫,被國保暴力截回。

為營救王全璋,李文足持續向外界呼籲,此前還見過德國總理默克爾和英國外相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並與英、美、德、加、歐盟、瑞士、加拿大等國的人權官員見面。

網友「山東大旱」表示,「王全璋案暴露了中共政府的無恥,中國人的人權到了需要外國人來保障的地步。以前國外政要提出人權問題的時候,中共還遮遮掩掩。現在它完全不要臉了!哪個國家的人說失蹤就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網友「王萌」說,「這生活硬生生把文弱內斂的李女士逼得幹練,灑脫,不得已和各類打手、各路『豪傑』發生交集,……加油啊,雖然在人前微笑堅強,但是寂寞無奈和生活的重壓,一個弱女子是怎樣的不容易?……『釋放全璋』的T恤還有嗎,我想買幾件!」

還有網友指,中共安排外國政要會見人質家屬,然後再與他們談條件。中共關押政治犯的目的就是與西方做交易,越是重要的政治犯籌碼越大,逼西方在其它領域退讓就範,邪惡就邪惡在這裡。

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覃永沛律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現在劉衛國律師代理這個案子,王全璋這個案子準備開庭,王全璋律師將很快獲得自由。

覃永沛律師認為,「劉衛國是官派律師,也是王全璋指定的,和王全璋是朋友。假如說劉衛國談不了,王全璋也不會讓劉衛國去辦這個案件,王全璋既然選擇了劉衛國,認可他,我判斷這個案子拖不過今年,肯定要結案。」

「王全璋被關了那麼久,案子推進不了。而且我們了解王全璋沒有干任何違法的事情。」他說,「按照中共法律,如果它講法的話,早該放人了,這個案子三年四個月都沒有開庭庭審,很少出現這種情況。」#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李文足見默克爾 懇求幫尋王全璋 能見一面
香港六四集會人變多 李文足現場呼救王全璋
709三周年 李文足發表給王全璋的家書
王全璋還活著 李文足:有人見到他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袁斌:2020庚子年中國為何異象頻現?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三錯 美低估台灣
【拍案驚奇】江西大潰堤唐山又震!回顧1976
【珍言真語】關慧貞:港人需救援 促加國急庇護
【直播】白宮簡報會:疫情致死率大大降低
【重播】川普舉行「執法受益者」圓桌會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