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學生人數激增 恐出現教師短缺

維州教育廳預測,维州中學教師的短缺是可能出現的。(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海莉•杜洛(Hayley Dureau)從未打算成為一名教師。在高中時,她想成為一名醫生。

她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採訪時說:「我的一位高中老師對我說『海莉,你會成為一名好教師。』我記得自己當時感到幾乎被冒犯了。」

但由於她高考時的ATAR成績低於醫科的錄取分數線,最終讀了生物醫學。然而,她發現自己討厭這個專業,便很快轉去讀教師專業。

今年,杜洛被澳洲數學與科學研究所(Australian Mathematical and Sciences Institute)評為年度最佳教師。

她說:「我非常高興進入了教師行業,因為這是世界上最有意義的工作。」「沒有什麼職業比教師更接近醫生的了。做老師只是不會見到那麼多血罷了。你每天都能幫到別人。」

維州不僅僅需要更多像杜洛這樣的教師,事實上,這裡需要更多的教師來匹配未來四年中將入學的額外9萬名學生

雖然維州學生人數呈爆炸式增長,但申請教師專業的畢業生卻在減少,並且該專業的錄取要求在提高。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教師在他們二三十歲時就離開了該行業。

教師短缺「很可能」出現

維州教育廳預測,教師專業畢業生增長率應該會與未來四年的學生增長率相匹配。但也表示,特別是在中學,這兩者間的差數非常小,教師短缺是可能出現的。

澳洲教育工會(Australian Education Union)維州分會主席皮斯(Meredith Peace)說:「我們每年需要超過1300名教師才能應對(學生人數)增長。」

來自獨立諮詢機構Good Education Group的懷特(Ross White)說,維州不僅是可能,而是很可能會出現「教師荒」。

他說:「我們現在沒有培養出特別多的新教師。」「我們將需要建造更多和更大的學校,也將需要更多教師。」

高級研究員因瓦森(Laurence Ingvarson)在2016年給澳洲教育研究理事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的一份報告中說:「維州存在教師招聘不足的問題,比選撥問題更嚴重。」

與此同時,維州政府將錄取教師的門檻提高。從明年起,高中畢業生需要70分的ATAR成績才能入讀教師專業。而在2016年,該專業四分之一新生的ATAR成績低於60。

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預測,這一變化將導致其教師專業新生錄取量最多減少20%。

那些此前允許ATAR成績20至40分的畢業生讀該專業的大學將受到更大影響。

皮斯說,一些高等教育機構過去一直把教師專業課程當成搖錢樹,因為其運營成本比其它學位便宜得多。

她說:「這是大學的一種收入來源。」「大學在該專業的錄取標準上不夠嚴格,在教學內容上也不夠嚴謹。」

教師專業畢業生要「為工作做好準備」

Bentleigh West小學校長凱普(Steven Capp)表示,雖然教師專業畢業生經過了四年的培訓,但學校還是需要提供大量額外的培訓,以確保他們準備好開始教學。

他說:「我們發現他們對實際工作中需要的閱讀或算數教學知識知之甚少。」「我認為,在畢業生是否已經為工作做好準備方面,大學和學校間需要更高的一致性。」

另外,很多新教師發現這份工作的工作量以及壓力非常大,令他們身心俱疲,因此選擇離開。

解決這些問題的一個方法是僱傭年紀較大、已經有工作經歷的人。

奧布萊恩(Ellen O’Brien)在成為教師前做了兩年的助產士。她說,沒有在畢業後立即進入教育領域對自己來說更好。

「更加成熟和有更多的生活經驗是件好事。」「當老師需要你有很強的適應和忍耐力。」

這也意味著,一些人可以繞過如今的ATAR高門檻成為教師。然而,這種做法遭到維州教育廳長的抨擊。

改善教師待遇

如今最大的挑戰是吸引更多像杜洛這樣讀書時成績優異,但沒有考慮教師職業的人。

在2015年申請中學教學專業的學生中,僅有26%的學生ATAR成績為80或以上。

來自獨立智庫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索內曼(Julie Sonnemann)說,提高優秀教師的地位和薪資可以幫助吸引優等生。她建議創建一個「特級教師」等級,薪資與副校長持平,負責教授特定領域的課程,如數學或科學。

杜洛喜歡這個想法,她希望更多成績優異的畢業生能進入這個行業。「我們想要那種技能高超、訓練有素和充滿熱情的教師。」

责任编辑: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