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婦勸戒了國君 結果一舉三得

作者:杜若 整理

漢 劉向《列女傳》清刊本—「魏曲沃負」。(公有領域)

  人氣: 689
【字號】    
   標籤: tags: ,

戰國時期,魏國曲沃(今山西省臨汾下轄縣)有一位婦人叫負,是魏國大夫如耳的母親。史上稱其為「曲沃負」。魏王想納太子的妃子為妾。負母來到魏王宮裡,好好勸諫了他一番。魏王轉變心意,不僅賞賜負母,提拔他的兒子,還退還了太子的美人,結果一舉三得。

當時魏國公子政曾在秦國做人質。秦惠文王十二年(公元前313年),惠文王將公子政送回魏國,魏襄王(哀王)立公子政為太子。

魏哀王派使者為太子選妃。因妃子太美,魏哀王動了私心,想將她娶過來,作自己的妃子。這事在國中傳開後,引起一片議論。

負母對兒子如耳說:「魏王昏亂,是非不辨。你作為大夫,怎能不匡正他的行為呢?當今戰國強者稱雄,義者顯耀。如今魏國不僅不強大,國君也不講道義,這怎能治理國家呢?魏王不知道這樣做會招來禍患。你要不及時諫阻這件事,魏國一定發生禍亂。國家生亂,定會殃及我們家。你要盡忠直言,以忠心除禍患,可不要失去機會啊!」

負母見識長遠,知道魏王納妃之事,會為魏國招來禍害。魏國一旦有了禍患,定會殃及無辜的百姓。所以負母勸兒子趕緊直言進諫,匡正國君,以防患於未然。但大夫如耳還沒有來得及進諫,就被派去出使齊國了。

於是負母親自到宮門前,向魏王上書,說:「我是曲沃的一個老婦人,心裡有些話,想說給大王聽。」魏王下令召她入宮。

劉向《新鐫增補全像評林古今列女傳》—「魏曲沃負」。(公有領域)

負母面見國君,說:「我聽說男女有別,是國家道義中的一個重要禮節。通常婦人意志弱,心不堅,要正向導引之。所以在十五歲時就行加笄之禮(成年禮),二十歲而嫁,為的是早早教育她,讓她作好成家的準備。

「男方下聘禮,明媒正娶的稱為妻子;私奔結合的女性,只能做妾,這是發揚善良風氣、遏止淫風的禮制。女子知禮節,才能出嫁;正式的迎親隊伍來了,才能跟隨夫家而去,這是貞婦的含意。

「如今,大王要為太子娶妃子,卻反悔想自己納入後宮,這是毀壞貞女義行,擾亂男女婚配之事。自古聖王都是迎娶正妻,匹配妃子。匹配得正,家國就能興盛;不正,就會生亂。

「夏、商、周朝之所以興盛,是因為塗山氏(大禹王的妻子)、有㜪氏(成湯的妃子)、太姒(周文王正妃)幾位有德的后妃;之所以滅亡,也關係到末喜(夏桀的王后)、妲己(紂王的王后)、褒姒(周幽王第二任任王后)的緣故。

「周康王的夫人,見康王上朝很晚,做《關睢》提醒他。雎鳩作為一種鳥,都不會隨便相處,亂住在一起。

「男女婚配,合之以禮,有男女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所以說,男女婚配合和,人倫端正是萬事萬物的開始。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這三者是天下最大的綱紀。如今大王卻在帶頭擾亂綱紀,敗壞人倫。

「這三者關係治理得好,天下也能得到治理;這三者治理得混亂,天下也會跟著混亂。如今大王亂人倫,雖是開始,卻正在放棄治理天下的綱紀要務啊!

「現在,我們魏國面臨著五六個敵國,南邊有強楚,西邊有強秦,我們魏國夾在他們之間,可以說是僅存的國家啊!大王不因此而憂慮擔心,還在擾亂人倫綱常,父子想娶同一個女子為妾,恐怕魏國的國政要出現危機了。」

漢 劉向撰,闕名撰續景長沙葉氏觀古堂藏明刊本《古列女傳》—「魏曲沃負」。(公有領域)

戰國時期,如果哪個國君的行為出現道義缺失,其它國家就會祭出討伐不義的大旗,沒有顧忌地出兵討伐無道之人。父子爭娶一妾,是沒有道義的事,正好使其它國家找到出兵的藉口,這是負母一直擔心的事。

魏王聽完這番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於是將那女子還給太子作妃子,同時賞賜負母三十鍾粟米。等她的兒子大夫如耳回國後,魏王還為他加官進爵作為獎勵。

從此,魏王約束自我,勤勉自修,為國事而勞心,後來名聲遠揚,齊楚和強秦多年不敢出兵侵犯魏國。

《詩經》說:「敬之敬之,天維顯思。」意思是,警戒啊警戒,一定要牢記在心裡。高高在上的皇天,時刻明察著地上的一切事。原本說的是周成王警惕自己敬天勤學,告誡群臣好好的輔佐自己。而自從曲沃的負母規諫魏王後,魏王也能警戒自我,修心束己,理順綱紀,勤政為國。敵國也不敢加兵來犯。@*#

(事據《列女傳》卷3)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