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紀委門前當眾截訪 80歲老人被強拉走

人氣: 232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週三(12日),北京市許多舉報人在市紀檢監察局門口,要求見領導,但是沒有被接待,也沒有得到任何答覆。一名西城區80歲老太太,還沒進入市紀委就被截訪人員強行拉上車帶走。

市紀委門口明目張膽截訪

北京西城區訪民孫寶妹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被截的老太太,是西城區的,我們經常見面。這個老人上訪多少年了,今天她是到北京市紀檢監察局來舉報的,被幾個男人強行拉上車,圍觀者喊你們這是違法行為,他們才放手。之後,在沒人注意時他們又把她給裝上車拉走了。」

據孫寶妹介紹,「這個老人已經80多歲了,拆遷時她家的兩套房子被人給吃(吞)了。所以她老找政府查一查到底是誰給吃掉了。截訪人員不讓她進北京市紀檢監察局,幾個男人強行把她塞進車載走。」

截訪老太太的車。(視頻截圖)

舉報貪官再遭騷擾恐嚇

去年,孫寶妹因為所居住的公房被倒賣,舉報西城區區委員徐利,但始終沒得到答覆。12日她再次踏進紀檢監察接待室,希望這次能給她一個答覆,不料負責人員不但不理會她,還逕自走開了。

於是,她就到監察委找陳書記,請他給答覆。13日市紀委就給她打來電話。

孫寶妹對大紀元表示,「我舉報多年,他們紀委、監察委都是走形式。去年我舉報徐利11條罪狀,都有證據,就是沒下文。今天他們給我打了電話,告訴我他們查了沒有問題,還說找徐利談了,我問他是怎麼查的,他說保密,還說他們用了很多的辦法還是沒查到。他們就是在包庇。」

「從我12日到北京市紀委查我舉報的事後,豐台區分鐘寺村九隊的人13日就開始找麻煩,白天來一次,晚上19點左右又來了5個人,明目張膽地敲門,之後又拍照走了,我報警遲遲不出警。」

孫寶妹的公房13年前被房管所管理員以置換名義盜賣後,現在居住的豐台區分鐘寺村九隊的房子是屬於西城區的周轉房。今年11月8日前,西城區的公安曾答應給她一次性解決問題,給她西城區以外的房子。

「從那以後豐台區分鐘寺村拆遷辦的人就開始騷擾我,潑糞、斷電、鳴槍等各種手段。讓我聯想到的是他們勾結在一起,那邊說給我解決問題,這邊打壓我。」孫寶妹說。

寒冬夜宿信訪辦門外

最近北京氣溫很低,幾乎都在零下10度左右,訪民圈裡一直在傳一個視頻──訪民夜宿信訪辦門前,排隊等隔天的接訪。由於每天排隊的人太多了,有時就是進去了,還沒等到提交問題,工作人員就下班了。

在京的甘肅訪民羅巧玲告訴記者,「我因上訪肋骨斷了,去排一次隊,我的後側及背部要疼好長一段時間,信訪口排隊真的太受罪了,訪民為了排到前面能早點進去反映問題,很多訪民晚上就睡在國家信訪局門口早早占位置排隊。」

官員貪腐 百姓難以度日

「國家信訪局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擠滿了人。前一段時間,聽說因為人太多,擠死了兩個人。」「國家一直說追責,追責,追誰的責了?想想我的事情,我反映的是政府不作為、亂作為、貪污腐敗的問題,可是政府卻把它歸為行政範圍的事情推到法院,法院的人都很無奈。」

羅巧玲原籍是甘肅省華亭縣東華鎮北河村,屬煤礦塌陷區。當局建造的北河村安置樓,本應是對北河村村民的集體安置。可是安置樓住的卻是城市居民、村鎮幹部,以及他們的親朋好友。

「我一套安置房被村鎮幹部變賣給了城市居民,我分文沒有得到,現在造成我無家可歸,長年在外漂泊流浪靠乞討度日,上訪4年至今無人過問。」

因為在當地無法生存,羅巧玲帶著孩子到北京一邊乞討一邊上訪,身體患有多種病,為了上訪還摔斷3根肋骨,欠下30多萬元債務。正常的話,她的女兒應該上小學4年級了,卻因為無經濟能力無法繼續進學校就讀,這讓她特別難過。

羅巧玲表示,「訪民真的太可憐,太無助了,國家中紀委,信訪局,不受理老百姓的問題,老百姓去哪裡說理,中國哪還有可以說理的地方?」#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12-15 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