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學生遇心理健康問題 專家籲莫迴避援助

澳洲留學生心理健康 自殺

示意圖。(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近年來,申請赴澳留學簽證的學生人數創新高,並呈現低齡化趨勢。然而,來自經濟、文化、學習方面的壓力往往超出了學生的承受能力,心理健康問題對海外求學構成嚴重威脅。

2018年10月初,一名中國留學生在曼哈頓東村地鐵L線第一大道站臥軌身亡,年僅18歲。

2018年3月,澳洲堪培拉一所大學的一位留學生自殺。據悉,這是約一年內該大學第二次出現國際學生自殺事件。

2017年底,康奈爾大學材料工程專業四年級學生田苗秀在考試周期間死於公寓內,年僅21歲。田苗秀在離世前曾發電郵給同學,對無法完成期末項目表示抱歉。

2017年10月,在美國猶他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的唐曉琳自金門大橋躍下身亡。

Headspace青少年健康基金會的一項調查發現,學生們出現焦慮情緒和自殘想法的狀況已經達到「令人擔憂的」水平。

「焦慮」是任何人無法迴避的

澳大利亞慈善機構Lifeline生命熱線的危機援助服務澳洲區經理博斯(Rachel Bowes)對《大紀元時報》說:

「相比以往,焦慮和抑鬱正在影響更多的澳洲人。焦慮是澳洲最普遍的心理健康狀況。對於年齡在16-24歲的群體來說,15%的人正在經歷某種形式的焦慮症,其中女性案例比例遠超過男性(據估測在某個特定階段,22%的女性會出現焦慮症狀,相比之下男性僅有9%)。」

「非憂鬱型抑鬱症,又稱主要臨床抑鬱症,是最常見的抑鬱症形式,據估測它會影響6.3%的16-24歲澳洲人。四分之一的女性和六分之一的男性將在其一生中受到臨床抑鬱症的影響。」

然而,隨著中國赴澳留學生數量攀升,留學群體呈現低齡化趨勢。數據顯示,目前澳洲的留學生人數已超過53萬,其中約三分之一為中國學生。悉尼科技大學2015年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稱,中國留學生的焦慮和壓力水平比澳洲本地學生高出很多。

錯誤的「特定文化」

《堪培拉時報》的一項採訪調查發現,受「特定文化」影響,很多國際學生不願尋求幫助。部分學生擔心個人信息會被反饋到學校或家長那裡,一些學生錯誤地將精神疾病視為可恥,甚至不將其視為疾病,這使得他們尋求幫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博斯說, 「只有35%左右的患者尋求心理健康治療,沒有經過診斷的人同樣需要幫助。我們必須向人們傳達信息,以便向受到負面情緒困擾的人伸出援助之手。」

「Lifeline生命熱線每年會收到近100萬次來電諮詢,但這僅佔(該問題人群)十分之一的比例。在餘下的九成需要幫助的人中,兩成會出現在急診科,兩成會向家人和朋友尋求幫助(或受到其幫助),而餘下的五成得不到任何援助。我們需要將援助信息傳達給這五成人,或是能夠幫助他們的人。」

澳洲大學聯合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副會長傑克森(Catriona Jackson)鼓勵所有的學生在需要時尋求精神健康幫助。

博斯說:「如果人們能夠去彼此關心,那會大大降低自殺率。」

主動求助

「生命線是一個由11,000人組成的機構,致力於確保任何人都不會獨自面對最黑暗的時刻。我們的危機援助人員是專業的聽眾,他們接受過培訓,懂得如何合理地作出回應,並給出建議。他們可以為處於危機中的人、以及他們身邊的知情者提供援助。」博斯說。

Lifeline生命熱線13 11 14提供的危機支持服務全天24小時開通。非英語使用者可撥打131 450,通過傳譯員接通13 11 14 生命熱線。

在線聯繫危機援助人員需登陸lifeline官方網頁:lifeline.org.au(晚7點至午夜)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