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蒙冤再遭迫害 內蒙古羅貴蓮直指公檢法貪腐

呼倫貝爾市莫旗訪民羅貴蓮在事發前。(網路圖片)
人氣: 4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2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淨採訪報導)2018年12月下旬,內蒙古零下近30度,呼倫貝爾市莫旗訪民羅貴蓮躺在床上,身體重殘生活不能自理,也無經濟來源。

羅貴蓮向大紀元表示,原本她身體健康生活正常,如今肉體被摧殘、財產被掠奪,是當地公檢法腐敗貪官和黑幫勾結的迫害所致。

2015年11月,羅貴蓮因鄰里糾紛遭鄰居王洪波率眾襲擊,造成重度傷害。報警後警方並未依法調查,反找理由推拖。

「一起傷人血案,警方卻不立案、不抓捕、不追究,因對方是村霸,他買通警方,至今逍遙法外,而我作為受害人遭受重度傷殘卻無人擔責。」羅貴蓮說,她高位截癱,病歷上卻只寫輕微傷害,沒有賠償補助。

因為警方包庇行凶者,羅貴蓮為此拖著殘驅多次逐級上訪,但都被截訪人員強行拉回內蒙古莫旗關押迫害。「他們撒謊說,回去針對你治病,結果回來治病給我治到精神病院去,給我治到監獄裡去,這就是他們一次次殘害我的真相。」

含冤上訪 強行「被精神病」二次

2016年9月,羅貴蓮進京上訪時,被鄉政府和派出所強行拉到「哈爾濱市第一專科醫院」,「他們讓醫院給我做了一份精神病鑒定和病歷,由鄉領導代替家屬簽名同意,把我強制送進精神病科收治。」

羅貴蓮說,她在精神病院裡反復說明自己沒有精神病,但仍被強行捆綁、灌藥、打針,造成她說話困難,咬合力喪失,無法進食,甚至大小便也開始失禁,又無清潔護理,痛苦不堪。

期間羅貴蓮的丈夫也被鄉政府多次警告,必須配合政府維穩,否則沒收他的承包土地。羅貴蓮說,「我丈夫起先怕遭到打擊報復,後來到醫院時,看到我的悲慘遭遇,才央求政府放我出來。」

呼倫貝爾市莫旗訪民羅貴蓮被毆打。(網路圖片)

2017年7月,羅貴蓮到北京信訪再被截訪,法院領導通知村領導,以她有精神病為由送去精神病院。「這次被關在齊齊哈爾精神衛生中心4天,同樣被強行捆綁在床上,注射不明藥物並強行灌藥,造成我不停的噁心和頭暈腦漲。」幸而遇到一個好心的醫生,證明她沒有精神病,才得以出院。

羅貴蓮說,她拖著殘廢的身體,一直不放棄上訪,「但只要出去就給你截住控制你人身自由,每次回來身體都被摧殘得非常嚴重。就是這幾個部門這幫政府幹的事,人都癱瘓到這種程度了,還把我弄到精神病院,他們就是這樣的坑騙人。」

羅貴蓮強調,她沒有精神病,「依據《精神衛生法》,他們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是違法犯罪行為。政府和警方就是想給我安一個精神病的帽子,可以有藉口打壓我上訪維權,方便他們穩控。」

公檢法執法犯法 層層腐敗

羅貴蓮說,公安局和法院人員還用國家救助款名義騙她簽字,「讓我簽諒解書後就結案,沒有懲治凶手,沒有任何賠償及治療,就那麼結案我根本不同意。他們就威脅我丈夫和孩子,讓他們簽字。」

「我們的土地也被村霸非法買賣,我們的生命還有財產權受到侵害,其實就是明搶明奪,霸占了還讓你沒處說理、沒處說法。」

羅貴蓮表示,國家明明有法律,但政府不依法辦事,「公檢法是利益鏈,有法不依、執法犯法,把法律當兒戲。」

「我實在沒辦法了,零下30度也拖著殘廢身體,到法院門口,他們連大廳都不讓進,正常人讓他們在外面半個小時你說能不能?我下半身沒知覺就這麼躺著,他們都置若罔聞,看見當作沒看見。」「法院那個院長告訴我,已經鑑定完了輕微傷害,妳還蹲在法院幹什麼?」

羅貴蓮泣訴:「這些公檢法官官相護、層層腐敗,明知道是冤案,就這樣穩控你就完事,沒辦一點法律的事,他自己就是法律,只幫黑幫黑派,他們就是土匪頭子。」

受害者反遭嚴控 冤案變假案

2018年3月初,羅貴蓮得知全國兩會將在北京召開,她準備再到北京去反映冤情,但又被當地維穩人員拘禁家中。期間政府人員還教唆其丈夫虐待她,威脅恐嚇她的孩子也不許照顧她。

「我只希望依法嚴懲凶手,給被害者一個說法,得以賠償治病,但是怎麼呼籲都不讓去說,殺害人者得不到懲治,我被害者反遭到嚴控,卻犯罪了!」

她無奈的說,「難道是我們犯法嗎?這法律在哪兒?好不容易一輩子攢的血汗錢,被腐敗貪官一筆弄虛造假,冤案變成假案。」

羅貴蓮控訴現在中國沒有人權:「這個國家賦予老百姓的人權是賦予什麼?我連血汗錢都討不回來,我的人權在哪?我的生命都保不住,我的人權在哪?我到死都要維護我的尊嚴,我的財產權益得還給我。」

羅貴蓮強調:「我現在人已經被害成這樣了,我只要求嚴懲這幫腐敗貪官還有這幫黑暗勢力,我就這麼簡單的訴求。他們這樣害人,受傷害的絕不只是我一個人,不能讓這樣黑暗下去。」#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12-28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