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佛像上有佛嗎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睡蓮(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81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不少善良的老百姓,在家中甚至辦公室設有佛堂,敬佛、唸佛非常虔誠,在人生苦海中,尋得心靈寄託,更多人是求佛保佑家人健康平安,事業順利,問題是所拜的佛像上有佛嗎?

一位事業有成的55歲老闆,為事業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張滿江紅的檢驗成績單:篩竇、蝶竇、頷竇有慢性鼻竇炎,限制性肺換氣障礙,兩側頸動脈分叉處輕度粥狀動脈硬化,心臟二尖瓣輕度閉鎖不全,肺動脈輕度閉鎖不全,左心室舒張功能異常,輕度排尿功能障礙,頸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併骨刺,腦部輕度萎縮、老化現象,骨質缺乏症。

經過西醫治療,進展不大,醫生決定要裝心臟支架。但說有效期限5年,屆時還要再另裝一心臟支架。老闆算一算自己才55歲,5年要裝一支,這樣沒有比較划算。開心臟總說也是一種災難,是命理學所謂的血光之災,要如何躲過這一劫,他試了很多方法,還是籠罩在胸悶,吸不到氣的陰影和莫名的恐懼,在郊區蓋好的休閒別墅也不敢去住,不敢出門。

朋友介紹他看中醫,當這位老闆來診時,儘管表情鎮定,但眼神藏不住內心的惶恐,我問他:「你是不是常抽菸、喝酒、喝冷飲?」他回答說:「為了談生意,都是這樣過日子的。」我又說:「冰品遇到菸酒,有如砒霜遇到殺蟲劑。冷品溫度0至5左右,生理生化功能要37度左右,人體要從0度調到37度,最快的捷徑就是調動丹田的元氣。所謂的丹,就是火熱的意思,喝冰品冷飲,不但在澆涼丹田,硬是調元氣上來,快速補濟心臟來調解溫度,常這樣底盤易虛,下焦易虛,腎精易虧乏,筋骨就會受影響,腰膝易酸痛,骨質疏鬆,排尿伸縮力易不足;而血管受到熱脹冷縮機制,常常疲於伸縮,久至彈性疲乏,易硬化。心腎不交,心血和腎精上濟髓腦的量就會不足,腦部血含氧及陽氣不足,久則萎縮老化。」

針灸處理:腦部退化,針百會、四神聰穴;頸部動脈硬化,針風池、風府、天柱穴兼治頸椎間盤退化;腰椎退化,針腎俞、命門、志室、委中穴;強化心肺功能,針肺俞、心俞、膏肓、內關、間使穴;吸不到氣,冒冷汗,針膻中、神門、氣戶穴;鼻子問題,針印堂、風池、迎香、百會、足三里穴;腸胃問題,針中脘、內關、公孫穴;並教他養心操、健鼻操、健腦操。每次針灸完他的臉色就容光煥發,但下次回診時,面色又是一片晦暗。

經過4個月的治療,症狀時好時壞,但能吃能睡,已不會心悸,卻常胸悶,胃脹;有時感到心臟無力,要很用力吸氣,此時必需躺下來休息40分鐘至1小時,等待心力恢復;有時就一股冷氣從小腿竄到第二、三趾;有時胸悶竄到背部而痛;有時一鼻塞就吸不到氣;有時就一陣暈昡,症狀頻出。每當他有特別症狀時,把脈時就會有一股陰氣涼過我把脈的手指, 或針灸時有一股陰氣咬針,每當此時,我就針鎮邪八卦針,他的症狀就會好轉。

有一天,我問他:「你家中有沒有設佛堂?」他回答說:「家中一個,公司一個。」我又問:「佛堂有沒有和居家分開,人神不能同住!你的佛像哪來的?有沒有經過開光?」他回答:「佛堂設在頂樓。佛像是朋友送的,有的是股東請來的,不確定有沒有開光。」他拜的佛有佛家、道家的,好幾尊。我告訴他,「宗教有不二法門,而且沒開過光的佛像上就沒有佛的法身,可能是另一種靈體進駐,會放出不好的氣。如果有所求,有求有應,就會吸取人體的精華作為交換。其實,做人善良,神佛自會保佑。」他聽了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回應。

有一次,他的印堂及眉後一陣陣的晦暗又青,見狀,我放膽的問老闆:「你敢不敢停一星期不要拜佛堂?但要有心理準備,身體可能會不舒服,你的病可能跟你拜的佛像有關,上面可能沒有佛的法身。」他遲疑了很久,決定試一下。當晚回去就沒拜拜,從11點到凌晨2點,他胃痛到受不了,吃止痛藥也止不住,從來沒有痛得如此厲害,急得一大早就去照胃鏡, 結果是瀰漫性胃炎。我告訴他:「瀰漫性胃炎不會痛到冒冷汗,也不會只在陰陽交替的子時發作,應該一整天都痛,但不是劇痛。你可能遭到不是佛的佛像上的靈體修理。」他驚訝得愣住了,從此沒有上佛堂拜拜。

說也奇怪,自從不拜拜,身體的症狀一一減輕,每天都有災情報告的他,竟連續3天沒事,還到東部遊玩4天,終於擺脫心導管的煩惱,漸拾回他的英雄本色,繼續定時保養。@#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醫道》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明慧醫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4天第3診,她由妹妹陪診,還沒等我開口,妹妹就聲色俱厲的質問我:「姐姐不肯接受西醫的治療,只肯給你看,你到底有沒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應該叫她去給西醫治療 ……」連問幾次,興師問罪,咄咄逼人,有如河東獅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尷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耐著看老妹怒氣衝天的臉和充滿殺氣的眼神,我差點「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風日下,還是老天要來考驗我的心性?
  • 有一天看阿伯眉頭緊皺,問他哪裏不舒服,阿伯說牙齒痛得要命,已在牙醫那裏看過3次,說是蛀牙,也都清了還在痛,醫生說要抽神經,拔牙齒,他聽了非常恐慌,他想留住牙齒,就問:「醫生,可不可以幫我治療牙齒?我痛得沒辦法吃東西,也痛得睡不好。」我回答說:「中醫說牙齒是腎氣管的,年老的人拔牙像拔根一樣,臨床上看到不少年長者拔牙後動搖了腎氣根本,有人因此而健康下降。」
  • 一位42歲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濃眼大,脣紅,面及膚色是光澤的銅色,走路虎虎生風,說話聲宏如鐘,魁梧壯健,英俊瀟灑,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這位俊男仗勢年輕,喝酒,抽煙,吃檳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儘管老媽再三規勸改掉壞習慣,身強力壯的少年郎,根本聽不進去。揮霍青春幾年後,這位帥哥戴著口罩來看診,這是怎麼回事?
  • 有一天,貴夫人表情很嚴肅的說:「醫生,我今天要鄭重的跟你講,我的終生大事。」那個表情和語氣,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我問:「妳有什麼終身大事?」她接著說:「醫生,我給你3年時間。」她停頓下來在思索,我好奇的問:「3年時間要作什麼?」貴夫人表情緩和下來,還面帶笑容的說:「我打算3年後要去見佛祖。」她說得高興,我聽得霧煞煞的。
  • 我拉著老媽媽的手,對她說:「老媽媽,您不是骨質疏鬆症,您的骨頭就像樹的年輪,一年留下一輪,那是您來地球旅世的足跡,只要不要過度耗損,好好的保養,用上一陣子應該還可以。兒女都各自成家,有她們的責任要承擔,您要堅強一點,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責,不要成為子女的負擔。您要不要轉念一下?回想這一生,該過的都過去了,要不要靜下來想一想?人生的價值何在?剩下的時間過修行的日子,等您回天鄉見到老祖宗時才有個交待!」老媽媽愣愣的聽著。
  • 一位36歲從台灣南部來的男士,身材高壯,卻臉上佈滿老人斑而浮腫,滿臉倦容,步履蹣跚,好像身經百戰後的疲憊。當病歷職業欄上寫的是醫生時,心裏就納悶,西醫會來看什麼病?是不是西醫無法解決的事?一問之下是位外科醫生,他拿刀,我拿針,如何交錯彼此的光芒?
  • 她剛看完診,走出診間,就交待小姐,請醫生先幫她針,說要趕時間。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難配合病人要求,大部份要等到看診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齊作針灸處理。要針灸時,我先去問她:「妳要趕火車啊?」她回答:「我沒有要趕火車,但要趕回家煮飯。」我心裏嘀咕煮飯,幹嘛那麼急!
  • 一位70歲阿婆,從出生就智能有問題,只會說一、二個單音的字詞,例如:好、乖、吃飯、謝謝的音詞,但也不是她主動說,而是順著家人的話尾說出而已。其他屬於她自己的語言,只有叫聲,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體不舒服時,叫得更大聲,這樣也過了70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