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中文媒體現狀與趨勢系列報導之四

胡佛報告:哪些美國中文媒體被中共滲透

洛杉磯中國城讀報的華人。 (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

人氣: 34910
【字號】    

【大紀元2018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美國知名智庫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11月29日發表213頁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中共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庫、企業和僑界。

報告歷時1年半時間完成、由32位研究中國問題的傑出學者聯名發表。報告用了22頁來介紹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報告發現中共當局除加強國有媒體在美國的英語基地外,同時還鏟除或收買曾經服務於美國華人的諸多獨立中文媒體,甚至染指中文網站等新媒體。而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因為不受中共控制,報告稱之為「美國真正獨立的中文媒體」。

胡佛的報告將中共對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控制歸納為三類:第一,大力扶持中共國有媒體擴大其在美國的規模;第二,以全資或擁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報紙、電視或廣播;第三,利用媒體在大陸的商業利益來影響其獨立性。

本文將繼續介紹中共如何使華人社區傳統媒體變色,以及如何染指中文網站等新媒體。

染指華人社區傳統中文媒體

「在過去20年裡,一批曾經獨立的中文媒體已經落入北京的控制之下。」胡佛的報告用了較大篇幅介紹華人社區傳統媒體被滲透的情況。

《星島報業》集團於1938年在香港創刊,20世紀90年代中期,原來的老闆將報紙轉賣給一位親中的商人,該商業人士從1998年成為中共政治協商會議的成員。

報告發現,星島的中國報導現在顯然與北京的國家媒體保持一致。事實上,在2001年5月星島換老闆後,其老闆就與新華社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新華在線。

另一個典型例子就是《世界日報》,這家多年來一直在美國為台灣移民提供服務的中文報紙,也是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報業公司聯合報(UDN)所擁有的六家報紙之一。

世界日報》過去主導美國華人社區的新聞報導,並傳遞台灣的民族主義聲音。報告指,與中共直接控制的中文媒體不同,《世界日報》仍涵蓋了被監禁的中國人權人士被迫害致死的新聞,但它的報導近年來已發生變化,在(中共)南海軍事化及其對台灣和香港的關係等領域變得更加親共。

據《世界日報》的消息人士表示,該報在台灣的老闆有興趣在中國大陸發展業務。報告認為,這或能解釋為何《世界日報》的編輯立場發生演變。

報告亦引述《世界日報》競爭對手《僑報》總裁游江2015年的文章說,《世界日報》和《星島日報》調整辦報思路,不斷加強對大陸新聞的報導,一是擴大報導版面,二是對中國大陸的報導不再是完全的負面消息。

除了上述兩家社區媒體,報告指,《明報》也受到北京方面的控制。多年來,《明報》的美國版受粵語移民的歡迎。

2007年1月,香港明報集團宣布與馬來西亞最大的兩家中文媒體——星洲媒體和南洋報業合併,交易金額約6億美元(34億港元)。

這筆合併受到北京的歡迎。中新社社長郭招金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談到華語媒體大趨勢時,就直指《明報》合併後將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中國平面媒體平台之一,於北美洲、東南亞及大中華各主要城市擁有超過5份報章(約15個版本),每日發行量超過100萬份,以及29份雜誌刊物。

此外,郭隨後亦提到北京的座上客、「愛國僑領」熊德龍在美國主辦的《國際日報》,發行到泰國、印尼;法國《歐洲時報》與上海《新民晚報》合作,在法國共同出版《歐洲聯合週報》,並在奧地利、德國、希臘、葡萄牙合作推出各個語種的版本。

外界認為,中新社社長發言將《明報》排在其它「愛共」報紙之前,已說明緣由。

滲透網絡新媒體

胡佛研究所在中共滲透媒體的報告中還首次提到北京開始控制海外的中文網絡,有多家北美中文網站被點名。

「文學城」(Wenxuecity.com)是美國面向海外華人的中文綜合網站,該網站於1997年由密西根大學大陸留學生創辦。

報告指,文學城於2000年轉手給一位台灣出生的美籍華人後,從2003年就開始瞄準北京、找尋投資機會。

「文學城已經占得海外先機,我們希望今後能與國內媒體合作,將我們的優勢和國內資源結合,最好的盈利模式便是國內讀者加海外廣告商。」作為文學城網站首席執行官的林文在2009年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

在2011年,他再次接受大陸媒體採訪並透露,「我們文學城的新聞報導,多數都是採用的中新社的文章。絕大數稿件,都是來自國內官方媒體的報導」。

胡佛的報告指出,自從文學城被轉手之後,就與新華社以及中新社簽署合同、刊登其新聞;甚至還有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言,購買網站的費用中有中共宣傳部門提供的100萬美元補貼。

多維則是被點名的另一個中文網站,報告指,多維多年來一直是獨立的中文媒體,並有獨家新聞能提前預測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人員構成。

報告指,2009年,多維被一位香港商人收購,該富商在中國大陸擁有大量商業利益,同時還有兩家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這位商人是清華大學美中關係研究中心的創辦人之一,也喜歡撰寫關於中國(中共)對南海主張的親共文章。多維現在的總部設在北京。

「自從出售多維以來,原網站的創始人已轉到明鏡,一個位於加拿大的網站媒體。創辦人表示,2017年收到了來自中國的大筆投資。」報告說,「從那以後,明鏡大大改變了其編輯立場,將重點從政治轉向房地產、移民和投資。」

報告認為,明鏡這一轉向的部分原因可能與其採訪了一位持不同政見的中國富豪、然後一名明鏡記者在大陸的妻子失蹤有關。

美國排名第五的中文網站倍可親(backchina.com)也有上榜,報告指其曾經是像多維一樣的獨立媒體,但在2017年,其編輯參加了在中新社舉辦的第九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後,倍可親的報導變得對中國(中共)越來越正面。

中共如何影響海外中文媒體

中新社是中共影響海外中文媒體的重要一環。為了進一步控制海外華人媒體,中新社成立了中國新聞社海外中心,為海外華文媒體提供新聞報導、社論和報紙版面。

胡佛的報告指,中新社海外中心成立的背後意圖是,北京要為海外中文報紙提供已包裝好的內容,這樣一旦說服他們採用,北京將完全控制這些信息。

中新社社長郭招金在2007年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中國(中共)能夠控制在美國的中文出版物,中國(中共)將會能夠更好地影響海外華人社區,並在美國政治中有發言權,「保護中國(中共)形象。」

郭亦提及,在美國少數族裔中,1/4的人是依賴本民族的語言媒體獲取信息、這個比例超過所住國媒體的影響。郭說,這個現象是一個「隱藏在平常人視線之後的巨人」。

為此,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進行了大量統戰工作。廣東僑辦主任吳銳成2010年在廣東僑網發文說,海外的華文媒體、華文學校,以及中共支持的華人社團是海外「統戰」工作的「三寶」。

以中新社為例,其對外統戰的活動「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網絡上搜索可以找到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家中文媒體或新媒體參會的信息。

胡佛的報告指,這些中共會議是北京方面搭建的一個平台,用來說服批評者變更語氣,確保海外中文報紙遵循黨的路線。會議集中的新聞報導不僅過濾共產黨不喜歡的觀點,同時也強調「恰當地講中國(中共)故事」的必要性。

早在2001年僑辦和中新社舉辦的首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上,中新社社長郭招金就表示,會議的主要目標是說服與會的海外華人媒體使用中新社的稿件,而不是使用從台灣或西方等競爭對手來的中文新聞服務。

他說,中新社願盡其所能為海外中文媒體提供全方位的服務,真正建成全球「華人媒體之家」。

此外,中共還邀請海外中文媒體的人員訪華。「國務院僑辦每兩年和中國新聞社、中國有關省市聯合舉辦『世界華文傳媒論壇』,舉辦海外華文媒體高級研修班,邀請海外華文媒體的主事人和骨幹編輯、記者到中國訪問。」《僑報》總裁游江2015年的文章中寫道。

游江參加的2015年「海外華文媒體高級研修班」,其目的是組織中文媒體到「一帶一路」建設重點省份實地採訪,增進他們對「一帶一路」的理解和支持。

當時的僑務辦公室副主任何亞非(2016年遭免職)與會指出,海外華人媒體需要推動「一帶一路」倡議,成為促進中國(中共)國家戰略的傳話筒。「華僑華人能夠用當地人聽得懂的語言,用中外兩種文化融會貫通的方式來講述『中國故事』,更易被接受。」何說。

但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一直被歐美等國家質疑是中共擴大政治經濟影響力的途徑,同時也是讓接受倡議的國家陷入「債務陷阱」的原因之一。

此外,胡佛的報告還指出,北京甚至還會派遣中國(中共)官員前往海外,指導中文媒體如何「正確」報導新聞。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北京奧組委主席劉淇於2007年11月1日在中共駐紐約總領館出席中文媒體見面會,當面向中文媒體傳達宣傳要求。

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是真正獨立的中文媒體

胡佛的報告在列舉北京對美國中文媒體的種種影響後,直指「美國真正獨立的中文媒體空間已經縮小到只剩下法輪功學員辦的幾個媒體以及『看中國』這家發行量較小的報紙與網站媒體」。報告在附錄中指出「大紀元、希望之聲、新唐人電視是真正獨立於中共控制的媒體。它們由法輪功學員創辦。」

報告在列舉海外媒體受滲透後的部分表現時,亦再次提到法輪功。報告說,據《世界日報》消息人士透露,中共駐紐約和舊金山領事館已向《世界日報》的當地辦事處施加壓力,要求不能在宗教相關版面刊登任何跟法輪功相關的廣告。《世界日報》的紐約辦公室已經完全默許在其美東版不會這麼做。而美西版現在只在報紙的單張部分插入法輪功廣告。

《大紀元時報》2005年曾報導,《世界日報》(美東)單方撕毀刊登聲援4月退黨遊行的廣告合同。

圖為2015紐約中國新年大遊行中「大紀元集團」的遊行隊伍。(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為何過去的獨立中文媒體、甚至昔日的大牌報刊不能堅守立場?中國問題學者何清漣在2012年完成的「中國大外宣」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中共)政府與海外中文媒體產生了一種特殊的供求關係。

「經濟實力日益雄厚的中國(中共)政府需要在海外對華僑統戰,並願意為統戰工作支付大量金錢;而華文媒體大都程度不等地存在著資金困難。基於這種互相需要的『供求關係』,中國(中共)政府與海外華文媒體之間的合作越來越多,形式也日益多元化。」她寫道。

何清漣的這份報告不幸被雪藏多年,直到2018年年初才完整發出。她表示,報告是想提醒世人注意,這些媒體的最高目標是在國際社會爭奪話語權,最低目標則是為中國人洗腦。

給美國政府獻策 應對中共滲透媒體

胡佛的報告針對上述中共滲透美國境內中文媒體的現狀,也提出了應對之策。

對表面按照私營公司運作,但員工由中國(中共)政府派遣、旨在在美國開展宣傳活動的行為,報告建議說,美國當局至少可以公開那些購買美國媒體的中國(和外國)公司的真正所有權結構。

「任何外國或外國控制的媒體(包括印刷媒體),特別是那些推進外國政府路線的媒體,都應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進行登記。」報告寫道。

而對真正獨立的中文媒體,美國政府應該考慮採取更多措施來幫助這些媒體生存,比如:通過富布賴特項目(Fulbright program)或其它工具(如國務院的國際學者或演講局)提供資金支持。

報告說,美國政府也可以考慮協助獨立中文媒體的運作,包括給紙質媒體的製造業補貼以及非營利性稅收豁免,以使新聞業務模式能夠在當前的轉型危機中生存下來。

同時,私人慈善基金會也可以幫助獨立的中文媒體保持編輯獨立性和財務可行性。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這份胡佛報告的學者多是對中國懷有深厚情感的知名學者,他們曾盼望中國(中共)政府進行自由化改革,但發現希望破滅。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這意味著美國境內對美中關係發展的爭論將發生轉變,而對華鷹派的美國官員和顧問認為,這份報告是美國對華政策思路即將發生轉變的證據。

報告鏈接: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chinese-influence-american-interests-promoting-constructive-vigilance

(點閱海外中文媒體現狀與趨勢系列報導)#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2-08 6: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