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掃黑除惡劍指何人

人氣 2198

【大紀元2018年02月01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1月24日北京發佈了一個《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它的重點是打擊農村黑惡勢力,似乎這個矛頭是指向縣市一級的地方官員。但是無獨有偶,同一天在雲南的魯甸,也就是「冰花男孩」的故鄉,發生警民衝突,導致數十人受傷。民間的說法是因為徵地糾紛處理不公、村官腐敗、官警勾結導致民怨沸騰;但是從中共官媒的報導來看,事件被定性為暴亂,不甘受壓的民眾被指為不法人員,敦促投案自首。

那麼到底中南海所指的黑惡勢力是基層的惡霸村官、還是另有所指?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發動一場這樣的運動?《通知》中談到的「宗族惡勢力」到底又指的是什麼?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好,橫河先生,您先來跟我們分析一下,從整體來說,這次的掃黑除惡的《通知》它算法律嗎?還是一個檔?

橫河:從這個發佈的單位和檔的內容標題都可以看出來。這個檔的全稱是《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發出的部門是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所以很明確的,這是一場政治運動。「專項鬥爭」它不是「依法治國」,如果是黑惡勢力違反了法律的話,應該用法律來制裁,而不應該搞什麼「專項鬥爭」,這和當前所謂的「依法治國」是背道而馳的。不過在中國,「依法治國」本來就是說說而已,所以也不能把它說的當回事。可以看到這是中共的一個系統,也有政府的參與,各地都是黨委和政府負責進行的,所以它不是一個法律。

主持人:那麼很多人的問題就是說,現在是2018年了,十八大之後反腐已經五年了,中共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要發動一場這樣的運動?它為什麼不能用反腐的名義繼續走下去?

橫河:先看一下它《通知》裡面怎麼說的。《通知》裡面講四句話,叫做「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那我們就分別來分析一下。第一個,保障人民安居樂業,這一句話是一個偽裝。你想想看,就在不久前,能夠在寒冬臘月的把幾十萬所謂的「低端人口」趕到冰天雪地的街上去,趕出北京去,它會在乎人民的安居樂業嗎?難道這些被趕出去的幾十萬人口就不是人民嗎?

第二項是有特定的含義的,它說社會安定有序,什麼是「社會安定有序」?在中共的辭典當中,任何不同的聲音都是不穩定的因素。所以在「安定有序」這個詞上面,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實際上是對立的,就是對這個詞的定義是完全對立的。你像出動警察去拆遷,這個對當局來說是社會安定,反抗拆遷當然是要鎮壓的。但是拆遷對於民眾來看,那肯定就是社會動盪的因素,是拆遷造成的,不是民眾反抗造成的。

第三項講國家長治久安,實際上它要求的是政權的長治久安。通過國家長治久安(的說法),中共把自己打扮成國家的守護者。但是我們知道歷史早就證明了,正是中共在有計畫的、有系統的摧毀這個國家,而不是別人。但是最後一條是真實的,就是維護中共的統治。

但是所謂「維護中共統治」這一條比較廣泛,就是什麼時候都可以用,那麼跟這個運動有什麼關係呢?我覺得在這裡有黨內和黨外兩個方面的因素,所謂黨內的話,在過去五年的反腐,基本上把高層清洗完畢了,當然,由於跟習近平挑戰的主要是江派,江派呢是腐敗的源頭,所以高層清洗的,結果是江派被清洗得最多,這是沒有疑問的。

高層清洗完畢以後呢需要去收編中低層,因為中低層太廣泛了,它不可能像高層這樣子清,要這樣清的話中共馬上垮掉了,就是基層維護中共的全部都要清掉,所以它要收編。要收編的話,當然要打擊的不是收編的人,那麼是哪些人呢?要有個理由,所以用「黑惡勢力『保護傘』」就是一個很好的理由。

這裡我想提一句,高層反腐剛才講的是打擊江派勢力,但是中低層它們有自己的勢力範圍和派系,並不一定明顯的有江派,或者胡派,或者是習派,沒有的,中低層沒有的,因為這些中低層官員他還沒有資格加入高層的派系。但是有一條,就是中低層的官員,都是江澤民腐敗治國的受益者,所以他們對反腐的抵制是自然的,而且是屬於自身的利益。在感情上他們懷念江澤民統治時期腐敗治國也是順理成章的。

我們知道實際上中共的權力,特別是不受監督和制約的權力是腐敗的來源,這種腐敗是不可能通過反腐,或者其它任何方式消除的,只有改變制度讓中共退出舞台。然而這個反腐的運動,確實當局可能把政策性的腐敗,就是江澤民腐敗治國這是一個政策,而一般性的這種權力的腐敗,它實際上是制度(腐敗),當局有可能把政策性腐敗暫時壓制下去,恢復到制度性腐敗,就說這是完全取消不了的,就是打擊不掉的。反腐的動機有可能是消除腐敗,但是它不可能真正消除腐敗,制度性的腐敗,中共這個制度性的腐敗是不可能的。這是黨內的因素。

在黨外呢,按照官媒的說法,至少有一部分理由是因為基層政權遭到了侵蝕來進行這場運動的。

主持人:那談到的基層政權遭黑勢力侵蝕,我們一般的理解是基層官員的黑社會化,這個在我們現在目前很多的官民事件中可以看得非常的清楚。但是從《通知》發出那天,官方媒體對雲南魯甸的警民衝突的報導口氣看呢,這個說法其實是可以,就是說基層政權遭黑勢力侵蝕這個說法,是可以有不同的解讀。那您覺得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會出現什麼樣的問題呢?

橫河:首先講一下基層政權遭黑勢力侵蝕,這個說法不是完全不成立,但是什麼是「黑惡勢力」?這個有不同的解讀。從中共的立場來看,我認為它們所說的黑惡勢力有這麼幾類,第一類,其實指的是民間的正義力量。當中共沒辦法控制這種民間力量的時候,它決心要消滅的時候,它會把它說成是黑惡勢力。

這次就是在這個《通知》下達以後的全國檢察長會議上面,在中新網報導的題目叫做「中國最高檢:積極投入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似乎它的內容主要是以落實中央掃黑除惡為主要目的的會議。但是報導中卻說會議強調了非常重要的是什麼呢?說是「各級檢察機關要深入開展反分裂、反滲透、反恐怖、反邪教、反間諜鬥爭」。這五個反,這五個都跟黑惡勢力沒有關係。很顯然就是和歷次政治運動都一樣,它會利用運動來趁機打擊中共認為的敵人。

你像文革的時候打黨內「走資派」,但是被打得持續時間最長最慘的其實是中共傳統敵人「地、富、反、壞、右」。當然還有很多中共要打的,不在我剛才講的範圍、也不在於全國檢察長的會議範圍裡面,但是我想只要是中共看不順眼的,都可以把他打入「黑惡勢力」。你像重慶當時打李莊,現在中共打「709」律師,都是可以把它劃分到這個範圍裡去的。

另一種就是真正的黑社會勢力。但是我們要知道在中國的農村或者基層,這個黑惡勢力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是由中共的各級黨組織和政權作為後盾的,否則的話它根本就不可能欺霸鄉里。這些作為後盾的基層組織,就是這一次掃黑的主導力量,就說是黨組織主導的。

其實我們知道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勢力。如果在中共統治下這麼多年了,黑勢力逐漸的發展強大到需要中共發動一場政治運動來處理的話,那麼也是由中共造成的。比如說縣以下的基層惡霸官員,包括村官在內,這些惡霸是怎麼形成的?我們要從土改談起了,土改它利用的是痞子。中共革命從土地革命到文革,一脈相承的它都是利用政權的力量來動員和支持少數的痞子流氓,來裹脅大部分的民眾對社會精英進行打擊和鬥爭,中共的革命就是黑惡勢力,這就是基層黑惡勢力的來歷、來源。

至於說侵蝕基層政權,那就是很可能中共是大的黑惡勢力,覺得這些小的黑惡勢力搶了它的飯碗。因為它都要盤剝老百姓,如果都被基層的那些小黑惡勢力盤剝完了,那大的中共誰來養?雖然說小的黑惡勢力是它一手扶植起來的,如果搶了它的飯碗它也要打擊的。我認為這一次打擊的物件,真正的黑惡勢力如果有的話,那也是中共造成的。

主持人:那這裡又出來一個問題,你說中共它和基層的黑惡勢力,就是基層的黑惡勢力其實是中共一手扶植起來的,那中共會不會真的去打擊基層的黑惡勢力?哪怕它覺得它搶了它的飯碗?

橫河:會不會真的打擊?一方面,我想這個運動肯定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說以打擊黑惡勢力為名,打擊民間的正義力量為實,這種情況肯定是有的,只要把民間的正義力量貼上黑惡勢力的標籤就可以了,就像十幾年前搞的掃黃打黑一樣的,就是它明的講就是掃黃,但是集中清理的卻是政治書籍,還有法輪功教人向善的書籍;它講打黑的話實際上打壓的是法輪功,打壓的是不服從中共的宗教,打壓的是民主人士和維權人士。

在中共的歷史上也是這樣的。我們知道中共建政以後,中國讀教科書的都知道有一個湘西剿匪,湘西剿匪實際上就是對當時已經投降了中共的國軍人士、當地的紳士和民眾的一場大屠殺。一方面說它肯定是有相當一部分,不管上面的動機是什麼,還是實際操作,一定會打擊到很多民間正義力量。

另外一方面,中共對真的黑惡勢力,它其實也是不相容的。為什麼呢?這個就跟磁鐵一樣,同質不相容,它是互相排斥的。因為黑和黑、壞和壞,它很難平安相處,所以為什麼社會主義國家之間要鬥、共產黨內也要鬥,肯定有一點這個意思,就是你也配姓趙!

再說,中共把全中國的民眾都看成是自己控制和剝削的物件,所以它也容不得黑社會、真正的黑社會去插一腳,去讓小的黑社會控制,在必要的時候,它還是會打擊真正的黑惡勢力的,不能排除它這次真正的打擊到了一定的黑惡勢力。當然了,打擊的過程當中你要看靠山是誰。像這一次他們舉出的例子,就是說四川的劉漢,就作為黑惡勢力的典型,那他的後台是誰啊?他的後台周永康,不管周永康倒了沒倒,他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書記。

主持人:那麼談到黑社會,我們這裡插一個話,我們腦子裡印象中的黑社會就是香港電影裡,還有以前的文學作品中看到的,他們中流行的一句話叫「盜亦有道」,那麼我們知道中共建政以後是系統的消滅這些黑幫組織。那麼現在您說的黑社會,比如像劉漢這種的,他是從過去的那種黑幫發展過來的嗎?

橫河:應該不是。現在的黑社會和原來的黑社會可能還真的不是一回事。所謂黑社會,它就是有一定的社會組織結構、有組織形式,但是它不掌權,而且是官府所不容的,這個就叫做黑社會。它的範圍非常廣,最簡單的呢是民間的一些互助組織,還有一些專業的行會,就手工業者的行會組織,到高度組織的,高度組織的到一定程度以後呢,它甚至有它自己的司法系統,它有私刑審判和執行,這個範圍很廣。

中國傳統的黑社會呢,和其它任何有組織的形式一樣,它其實都有好有壞,你像一般的民間互助組織就是好的,但這個它只要有組織形式不被當局所容的話,我講歷史上,那它可能就會被認為是黑社會,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你比如說水滸梁山,那性質上實際上也是認為是黑社會的,但是在民間它是個正面形象。

如果我們看一下傳統的話呢,講近代的,古代不講了,梁山太早了,近代中國最大的應該是洪門,它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的時候,有一種說法就是明末反清人士組成的,西南的哥老會、紅幫基本上都是屬於這一類的,有一種說法認為它的起源就是明末的反抗組織。孫中山革命的時候呢,其實當時利用的就是海外的洪門,主要是最早的時候結識了三藩市洪門致公堂的堂主。今天中共有八個花瓶黨、政協,其中的致公黨也是起源於那個地方的。

當年中共派到上海去做地下工作,利用的就是青紅幫,中共當時是在江蘇北部,江北,在江北就先去拜一個老頭子,拜一個青幫或者紅幫的老頭子,然後由這個老頭子把他們介紹到上海去,再到上海去拜碼頭。你像所謂青幫頭子黃金榮吧,他就用這種方式保護過很多中共地下黨。

當然,所謂黑社會呢它是有一定的規則運行的,所謂「盜亦有道」,這就是黑社會運行的規矩,就是它是要遵守一定的規則的。拿中共和這種黑社會比呢,實際上對這種黑社會是不公平的,因為中共是沒規矩的。真正的最大的黑惡勢力所組成的黑社會實際上就是中共自己。它的形式呢是由中共牽頭的,組織起來的農村的散在的,本來連黑社會都不會要的那些痞子們,這是現在中國最大規模的黑社會,就中共當時把這些人組織起來搞革命。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裡面講的痞子就是這樣的。土改就是中共組織了這些人來進行的。後來就逐漸發展到了今天的黑社會,我們說以前的黑社會是「盜亦有道」,中共這個黑社會是沒有道的。

主持人:從剛才您的分析來看,其實中共它在發家過程中呢,沒有少利用傳統的黑社會,用了傳統的黑社會的幫忙。那麼這次新華社的解讀,它談到了說這次打擊的目標之一是「宗族惡勢力」,其實這個「宗族惡勢力」,我們看到它當時過去依靠的那些黑幫裡面有一些就應該是屬於這些「宗族惡勢力」,是不是?

橫河:這個《通知》呢,它沒有全文發表,它是新華社發了一篇文章是重點解讀,所以講的話應該是新華社從裡面選出來的一部分,重點是放了一部分。新華社後來有一個詳細的解讀,但是它不是依據發表的全文,是在這個解讀裡面提到了鄉村的宗族勢力,還提到了民間勢力操控的企業,以及民間借貸操盤組織等等,它把這些都認為是黑惡勢力。

中國傳統社會裡面,宗族是有作用的,就它屬於鄉紳自治的一部分,宗族的家長往往是德高望重的長輩。什麼叫「德高望重」?就是他的道德是高的,他的聲望是高的,為什麼呢?辦事公平,所以它是有規矩的,也就是說這些人是傳統文化的繼承者和傳播者。這些人在土改當中幾乎全部殺完了,剩下的呢就幾十年被專政批鬥,再也沒有出過頭。

當傳統文化消失以後呢,中國的農村基層就是痞子當道。當時中共的基層組織就是農村裡最沒有道德的一批痞子,人數最少的,但是破壞力最強的那一批人。最近這些年宗族勢力有所恢復,但是恢復的宗族勢力和原來的宗族勢力是不是完全一樣?如果有相同的地方的話,那麼中共為什麼要打擊?

這個我認為至少從兩個角度來考慮,一個就是原來的宗族作為社會基本結構、傳統價值體系的基礎的作用,是難以恢復了,因為現在的人都不知道什麼傳統基礎價值了,因為相對應的文化被消滅了,文化的承傳者被消滅了。現在的宗族和原來的就有所不同了,它往往和中共的基層黨組織是有勾結的,相當一部分就成為中共基層政權的打手,所以這個確實有一部分有真正黑惡勢力的性質。

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到,就是宗族勢力不管它現在的文化背景怎麼樣,還有多少傳統文化留下來,它畢竟是一個相對獨立於中共的民間的組織形式,就是說維繫宗族勢力的是血緣宗親,和中共的階級劃分,中共要求效忠中共而六親不認的價值體系是有衝突的;另外,它是一個組織形式,所以無論在價值上還是在組織上,和中共都有衝突的潛在可能性,所以這就可能是中共真正要打擊宗族勢力的原因。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種說法,跟您剛才的分析,就跟現在針對黨內黨外的因素有一點點類似,就說反腐主要是針對黨內的,但是掃黑除惡是對付民間的,尤其是民間的企業家。那很多人就把這次的掃黑和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就相比較,因為打黑它當時針對的就是民間的企業家。那您覺得有沒有可能這次的掃黑除惡就會搞成當年重慶的打黑?

橫河:這倒是有這個可能性的。薄熙來倒台以後呢,民間有一些對「唱紅打黑」的議論。實際上我們要注意一點,就是官方從來沒有否定過重慶的「唱紅打黑」,官方沒有正式否定過,薄熙來的罪行,被審判的過程當中,「唱紅打黑」連影子都沒找到,你找不到影子的。唱紅我們今天不談了,因為這個《通知》裡面的重點不是意識形態,況且意識形態的向左轉,目前的情況和當年重慶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需要強調一點,和打黑一樣,當局可以黑,民間不能黑,民間黑了就要打。唱紅也是,當局可以肯定毛澤東、可以肯定文革,不表示民間可以。前幾天不是有一個被認為是左派的讀書小組就被抓了嗎?就說這些被抓的人從意識形態上跟當局也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呢他們的動機是不一樣的。當局唱紅是為了自己的合法性;民間如果去認真研究中國的革命的話,就會挑戰今天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了,所以民間不能這樣的。

談掃黑呢,現在還沒有開始,所以我沒有辦法做比較。從掃黑和打黑來說的話呢,性質應該差別不大,我看到中共官媒有一篇文章在分析,它當然認為有一些差別了,但是我看大概主要的差別是這次掃黑除惡呢,和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一樣的,是中共中央發動的全國性的政治運動。而重慶當年打黑呢,它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地區性的運動。因為地區性發動政治運動從來沒有先例,所以直接對中央造成了威脅和挑戰。這是當年重慶「唱紅打黑」的一個主要特點,我想至少這一點差別我們可以看出來的。

打到中低層以後,指的「保護傘」肯定就是黨內的官員。如果不談「保護傘」的話,那麼指向民間的,當然我們可以看到重慶打黑的先例,就是妳剛才講的主要是民間或者私營企業家,不排除或者很可能是真的。

主持人:我們現在還有2分鐘的時間,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就說中共在歷史上搞過多次這種政治化的嚴打運動,比如說您剛才講的十幾年前的那個掃黃啊,還有就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八三年的嚴打,當時就有十幾萬人被處死。那風潮過後,我們再去看當時被處死的那些人他所犯的案件,有很多其實是被冤枉的,但有很多是嚴重被重判的。那這次的掃黑會不會也會出現就是這樣無辜被冤屈的情況?

橫河:肯定是有的。中共的任何一次政治運動,打擊的直接目標都是無辜受害者,到今天為止沒有一個例外的。所以冤屈,就直接目標當中,肯定有相當一部分就是冤枉的。除了這個以外呢,一定還會有大量的無辜被牽連進去受迫害的,這個也沒有例外的。

每次政治運動它會大批製造新的冤假錯案,文革前的每次運動,文革後的,像妳剛才講的八三年的嚴打、薄熙來在重慶搞的打黑,就是都是這樣。就中共定期搞政治運動,瞎折騰!它是永遠不會變的。任何政治運度發動起來以後,它沒有一個機制,什麼自己監督自己,自己監督自己監督不了的!沒有一個機制來限制這個運動的目標、方向、範圍和程度,所以一定會擴大化,一定會打很多冤枉的。當然,中共它本身沒有法治,所以我們也不去談說它這次運動是對法治的破壞,因為沒有的東西你破壞不了。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袁斌:中共掃黑除惡就是個笑料
金言:中共「610」是真正的黑社會組織
陳思敏:新一輪大掃黑 「黑傘」還有保護傘
廣東公安黃志強被立案 陸媒盤點周永康遺禍
最熱視頻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