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7)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同學們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怔住了。大約有二十秒鐘,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一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

這響亮的口號像號角一般從禮堂的角落裡迸發出來,立即感染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喊叫聲,在禮堂的四面八方迴響著,血液在年青人的血管裡沸騰,茅草蓋起來的禮堂,大有被震塌之勢。

地理教員張老師,緩步地一拐一拐地走到臺前,舉手示意請大家安靜,他仍然以他平時講地理課時平靜的聲調和口氣,將當前國內國際的形勢,中、美、英同盟作戰,以及抗戰的有利和不利因素,作了詳儘的分析。

平時上地理課,我們這些貪玩調皮的學生,總是不好好聽課,交頭接耳,做小動作或者和老師搗亂。但今天,大家卻是全神貫注地聽著那些陌生的地名: 密芝那、曼德勒、臘戎、仁安羌……好像要在這幾十分鐘的講話裡,將平時上課沒有好好聽進去的課,一下子都填滿自己的腦子。

最後由軍訓教官宣布幾件事: 1.自願報名從軍的同學,三天之內到軍訓處登記。2.第四天到醫務室溫大夫處檢查體格。3.月底召開全校歡送大會。

全校動員大會結束了,我們住在301房間的男同學共6人,不約而同地回到了宿舍,大家躺在各自的雙層床鋪位上,大約有三四分鐘沒有人吭一聲,都在各想各的心事。晚飯鐘響了也沒有誰起來去食堂吃飯,平時那種一聽見吃飯鐘聲,就像餓狼似的撲向食堂的勁頭,不知都到哪裡去了。

半晌,周忠義大吼一聲:「當兵! 」

一根繃在弦上的箭終於射出來了,正好射中每個人的心坎上。

301室頓時沸騰起來。

「對,當兵,抗戰7年多了,還沒有見到一個日本鬼子,現在他們自己送上門來了 。」

「敵人都打進後門了,還念什麼書!」

「明天一早就去報名。」

……

連平時寡言少語,又死用功的「老夫子」黃明西也摘下了他那 600度的高度近視眼鏡,激動地說:

「我不知道像我這樣的近視眼,能不能當兵,希望溫大夫在檢查體格時高抬貴手,我也要報名。」

羅家光比我們都年長,我們都叫他羅哥哥,他沉著而又深思熟慮。他慢條斯理地說:

「要當兵就要當那種拿槍上前線的兵,什麼宣傳兵、醫務兵、工程兵決不當。」

肩膀寬圓,身體健壯如牛的李正魯,躲在角落裡悶聲悶氣地說:

「我不想當步兵,衝鋒陷陣,一顆砲彈就報銷了,我要報名當空軍,死也死得痛快……」

這一瓢不冷不熱的水,潑了出來,熱烈的討論頓時停了下來。

空軍!多麼迷人的光榮稱號,要是符合條件,誰不願意去? 聽說考空軍要求極嚴,胖了不行、高了不行,什麼鼻竇炎、左撇子,近視眼就更沒門了。

最後,絕大多數都決定報步兵,這是切合實際的決定,但也存在著一種像電影裡描繪的那種高舉戰旗,衝破敵人的封鎖線, 奪取敵陣的勇士式的幻想。

301室的五位勇士:羅家光、周忠仁、周忠義、黃明西和我,一經作出抉擇,飢餓疲勞一湧而上。已是東方出現魚肚白的拂曉時辰,301室一片寧靜,六個熱血沸騰的青年,經過一夜的商量、辯論、計劃、決定,在飢腸轆轆而又昏昏沉沉的狀態下,進入了夢鄉,一片鼾聲。

紅燒鴨與後花園
由於戰爭的緣故,我們的伙食很糟,吃的是平價米( 一種發紅的很粗糙的米),菜是水煮青菜蘿蔔,一個星期打一次牙祭改善伙食 ,僅有的一碗肉經過大家你爭我奪,狼吞虎咽,很快連肉湯都不剩了。

當我們已決定報名從軍,大家一致認為應該打打牙祭,慶祝一番。於是所有人的眼睛首先盯住的是給外國教師做西餐的大師傅養的肥鴨。趁大師傅到後面井臺去打水的工夫,忠義抓起一隻肥鴨就跑,我們這五個未來的英雄,前呼後擁,將忠義夾在當中,以免讓人發現。

正在大家得意忘形,談笑風生地走在回宿舍的道路上時,無巧不成書,地理教員張老師由對面走來,忠義趕緊將鴨子傳給了我。因為忠義最受地理教員寵愛,每次考試總是100分,他認定地理教員一定會首先和他說話。

這時,張老師已走到大家面前,他已從別的同學那裡聽到我們五人要報名當兵的消息,熱情地伸出手來,首先與忠義握手,然後和其餘的人一個一個地握。快輪到我了,想將鴨子再傳給別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我只好趕緊將鴨子從身後的右手轉到左手,死死地掐住鴨脖子,不讓它出一點聲音,一面還得裝模作樣地與張老師握手寒喧,表示感謝。

臉上、額上的汗珠,卻一滴一滴地順著腦門、腮幫子,流進了脖子裡。 萬幸,高度近視眼的張老師沒看出這批「英雄人物」背後玩的鬼把戲。他表示祝賀後,就一瘸一拐地走了,我們這才大鬆了一口氣。

回頭一看那隻被我緊掐著脖子的鴨子,已是氣息奄奄,直翻白眼了。

不管死鴨也好,活鴨也好,301室為慶祝從軍打牙祭的晚宴,照舊進行。一鍋香噴噴,令人垂涎欲滴的紅燒鴨,吃得大家津津有味,301室一片歡樂聲。

羅哥哥這幾天怎麼不見人影了? 除了打牙祭吃紅燒鴨和我們在一起,其餘時間不知到哪裡去了。我們已意識到他有什麼異乎尋常的事瞞著我們在進行。我們成立了一個臨時偵察小組:忠義去小教堂;他哥哥忠仁去外國老師那裡;明西去教室、 圖書館;我專門負責到山坡、河邊、樹林,凡是適合談情說愛的地方,都仔細搜尋一遍。

與我們搜尋羅哥哥的同時,一個比從軍更具爆炸性的新聞,在學校裡傳開了!

學校後花園裡的小橋下、魚池邊、柳蔭下,一雙雙一對對,原來就有意,但不敢見面吐露真情的男女同學,現在在從軍這個激動人心的壯舉中,大膽打破了禁區,公開地不約而同地來到了後花園,選擇合適的地方,抓緊臨別前的寶貴的日子,一訴衷腸。我們這個保守的偵察小組,萬萬沒有想到在校長住地附近,被認為是禁區的後花園,現在居然成了公開約會的場所。

羅哥哥,你把我們這些哥兒們蒙在鼓裡,害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啊!301室決定將偵察小組改為「臨時法庭」等羅哥哥一回來,就開庭審問。

羅哥哥,半夜裡躡手躡腳地推開房門,輕輕地鋪好床,剛準備躺下睡覺,突然一聲「繳槍不殺」,室內燈亮了,頓時像炸開了鍋,大家七手八腳將可憐的羅哥哥按在椅子上,圍著他你一言我一語地問個不停:

「老實說上哪兒去了? 」

「誰和你訂婚了? 」

「幹嘛瞞著我們? 」

「如果你找的那位不配你,我們還不答應呢」 !

平時從不談論女同學的老夫子,制止了大家連珠砲式轟炸的盤問,慢悠悠地說:

「別難為羅哥哥了,讓他慢慢說。」

這時,大家才回到自己的床上,五雙如饑似渴地想聽聽桃色新聞的眼睛,一齊射向待宰之羊。

羅哥哥紅光滿面,神采奕奕,一點沒有因為我們的突然襲擊顯得驚慌失措( 愛情的力量真是難以捉摸)。他還是以他那慣有的沉著,當然也增添了無限的喜悅、興奮,慢吞吞地說:

「我不是要瞞著你們,我想等有了個結果,再一五一十地告訴你們。」

「是誰? 」

「她是誰?」

大家急不可待地追問。

「張秀蘭」,羅哥哥一個字一個字含情脈脈地吐露了真情。

我們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

「好!好! 選得好!」

「羅哥哥有眼力!」

「羅哥哥就是要配張姐姐!」@(待續)#

點閱【自傳小說:黑與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各種顏色本是自然界的一種現象,它們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可是在1949年後的中國卻人為地賦予顏色以進步與後退,先進與落後,甚至革命與反革命之分。
  • 自傳小說:黑與紅(大紀元製作)
    我的大姐比我年長十歲,就讀於復旦大學;她讀書很用功,從不交男朋友。她有兩個很要好的女同學,都有了男朋友。大姐經她們介紹,認識了浙江之江大學的高才生穆渭琴。他們認識後,交往密切,情書不斷。大姐對他的學識,人品都很賞識。穆渭琴對大姐文靜,敦厚的性格,也很欣賞。一有假期,他總是來上海找大姐長談至深夜才離去。
  • 我們每人也拿起唯一的彈弓,頻頻向日機發射,以助中國空軍一臂之力。儘管連發數彈不到十米,子彈就掉在別人家的屋頂上了。
  • 我們見過美國副總統華萊士,也聽過蔣介石委員長來校對學生們的講話。我們的老師來自全國各地,他們知識豐富,教學水平很高,對學生循循善誘。
  • 南開是在大後方數一數二的好學校,學校老師們將男女同學管得很嚴。男女雖同校但不同班。平時男女生互不來往。
  • 當時的銘賢中學是由財政部長孔祥熙出資興建的,還延聘了美國俄亥俄州(Ohio)歐伯林(Oberlin)大學的教師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學生來教英語。由於經常和兩位外籍老師以及周氏兄弟及羅家光等同學的往來,漸漸的我那顆冰涼的心開始復甦了。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