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十八

關注深陷冤獄的法輪功學員車平平

文/吕琴兒

1973年出生的車平平獲長春東北師大碩士學位,曾在吉林體育學院任教。她性格開朗、熱情,是學生喜愛的好老師。(大紀元)
人氣: 6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6日訊】2018年1月末的一天,雖然到年根了,可這裡並沒有過年的氣氛。家住紐約曼哈頓的王暉蓮和往常一樣,早晨起來先煉了動功,然後吃了點早餐,就走出家門去上班。1號車上照常擠滿了人,小蓮踏上了車,走入芸芸眾生之中,開始了她一天平常又平淡的生活。

此時,小蓮(王暉蓮)逃出中國已經10年了,早就習慣了美國自由的生活環境。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可是18年的時光和上萬裡的距離似乎已經把那段血雨腥風的日子甩在了過去,她的心有些麻木。

走近辦公室,小蓮打開了電腦,目光滑到一則消息上,只覺心臟突地向下沉了一下,眼睛就盯在那裡不動了。

那是一張年輕美麗、生機勃勃的臉龐,照片旁邊寫著:「吉林省大法弟子車平平再次被綁架。」小蓮的心像被鈍器反覆割著,然後又墜上一塊大石頭,一直沈到水底。

車平平(大紀元資料圖片)

車平平是小蓮的朋友,也是她的法輪功同修。她學煉法輪功的功法時,還是車平平教她的,當年她們都是東北師大的畢業生。

1997年,那年小蓮才20多歲,碩士畢業準備考博士的時候,忽然得了急性風濕熱,吃了很多激素,病情不見好轉,身體越來越糟。

7月1日,她永遠記得那一天,她正心情惆悵地在校園裡走著,碰到很多本科生剛煉完氣功在那裡照合影,一個女生朝她走過來。

「我叫車平平,你是哪個系的?」她問。

「環境科學系的。你呢?」小蓮問。

「教育系的。你也畢業了?」

「我碩士畢業,本來想考博士,」小蓮說,聲音中帶著無奈,「可是身體不好,現在留校了。」

「留校挺好啊。」車平平說,好似看透她的心事安慰她。

那時候的小蓮正在紅塵中追名逐利,生活中的目標一個接著一個,先考博士再考博士後,然後⋯⋯她的心似乎永遠也得不到滿足。她得了病後,最讓她痛苦的不是身體的病痛,而是她的前途受到了影響。

可是奇怪,眼前這個女生好像生活在世外桃源,心根本不在塵世,難道她對名利不感興趣嗎?難道世上除了名利還有別的可追求的東西嗎?

這種又羨慕又讓人不可思議的感覺,小蓮對以前隔壁宿舍的幾個女生也產生過,那是幾個法輪功學員。她畢業前,有時候早晨會碰到她們煉完功回宿舍,每次都看到她們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歡樂,這讓在名利中摸爬滾打、整天為名利煩憂的小蓮很好奇,這世界上怎麼能有這麼快樂的人兒呢?

而且,每次樓道裡的廁所或者浴室堵塞了,總是看到是那幾個女生在清理。小蓮更加好奇了,這種髒活她想都沒有想過要做,因為太髒了,太噁心了,「是什麼力量能讓她們去為大家幹那麼髒的活兒?」小蓮從心裡覺她們與眾不同。

「你也煉法輪功?」小蓮問車平平。

「是啊。」她回答,「你身體不好,也可以煉煉看,這個功法對身體特別好……」

後來小蓮在身體狀況的逼迫下真地煉起了法輪功,她的身體也果然奇蹟般恢復了健康。在1999年之前,她和車平平並不熟。1999年7月20,學校的煉功點消失了,法輪功學員們開始尋求申冤的渠道,小蓮才開始頻頻見到車平平,直到自己被關進勞教所為止。

深入虎穴的探視

小蓮仍盯著網上車平平的照片。平平有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那雙眼睛曾經在她最艱難的時候關切地注視過她,給她安慰與力量。可是現在……小蓮的心一陣抽搐,現在,那樣明亮的眼睛有一隻已經失明了。

聽說,平平剛從黑監獄回來幾個月,眼睛曾被警察噴了東西,刑事犯又把她的頭狠狠地往地上碰撞。到2017年10月份出來的時候,醫生診斷她的「視網膜脫落,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期」。

想到這裡,小蓮閉上了眼睛,她的思緒被牽回到了那個黑暗的勞教所裡。

2004年年末,聖誕節的前夜,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暴力轉化降臨到了小蓮的頭上。管教因為她對別人笑了一下而找碴,把她拖到管教室就開始抽耳光。小蓮要開門跑出去,兩個管教把她壓在身下,小蓮的臉嗑在了地面上。

法輪大法好!」小蓮大聲喊道。隨即,門外的樓道裡傳來同修們的回應聲,她們都在喊「法輪大法好!」。突然,一個刑事犯心臟病突發,管教們得去搶救那個人,不得不臨時放了小蓮。但她知道沒有完,警察們正在把法輪功學員們一個一個地單獨拽出去毒打,逼迫她們放棄修煉。小蓮心想,這回輪到她了,也許自己也到了用生命捍衛大法的時候了。

可是第二天,一個打她的警察卻走過來說:「王暉蓮!出來接見!」

小蓮很吃驚,那時候不妥協的人是不准任何人見她們的,除非是見那些做「思想工作」、幫助「轉化」她們的人。

她狐疑地來到門外,在樓道裡竟然看到了車平平!小蓮立刻覺得身體振作了起來,胸脯精神地挺了起來。同修的出現給了她莫大的安慰和鼓勵,她知道平平一定托關係進來的。

那個打人的警察緊挨著她們,看來人怎麼「轉化」小蓮。

「你挨打了?」車平平卻小聲說,小蓮不明白她怎麼知道的,平平指了指她的臉,然後說了兩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那個警察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大聲問車平平:「你們是什麼人?!快走!」馬上把平平和學生們攆走了。

第二天,車平平又帶了一些同修來,她暴露了自己的身分,勞教所差點把她直接抓起來。

那時候的中國大陸,一個小女孩在大馬路上被壓都沒人停車,老人摔倒都沒人扶,中共開動所有宣傳機器把法輪功學員誹謗成又愚昧又邪惡的壞人,受到欺騙的老百姓都可以隨便把法輪功舉報到公安局,可是,車平平卻兩次為救別人深入虎穴。

當時的小蓮不知道,車平平離開後立即把她挨打的消息送上了《明慧網》發表,讓全世界都知道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電話給勞教所關心她的安危,她只是在裡面驚訝地發現,從那以後警察就不敢碰她了。因為她們打人的事讓外界知道了,這讓她們驚慌不已。

後來,在小蓮被非法關押的1年8個月的時間裡,車平平到處奔波,去看望她的家人,去聯繫學校、學院領導、老師,找她自己的導師,她找到了她能找到的所有人。終於,小蓮在被超期關押2個月後、絕食7個月後獲得了自由。

向黑暗挑戰

那以後不久小蓮就輾轉來到了美國。小蓮收回遙遠的思緒,把目光從屏幕上挪開,望向窗外,灰矇矇的天好像又要下雪了。紐約最近氣溫很低,其實也不過零下幾度,就讓人感到刺骨的寒冷。長春現在得多冷啊?零下二十度?三十度?有人給平平送衣服嗎?

小蓮想起了遠在大陸的父母,自己雖不在他們身邊,可是知道雙親在掛念著自己,她的身旁也有丈夫陪伴。可是平平呢?她的父母在女兒遭受迫害的期間已經雙雙離世,她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兒女,無家可歸,只有一個同樣被監控的妹妹。誰來照顧她?在別人都在熱熱鬧鬧過年的時候誰去看望她?

平平在2015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絕食了8個月,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她在監獄裡度過了4年時光。出獄時,她的一隻眼睛已被打瞎了,才過了幾個月,她又被抓了。

聽說她是在給一個路人講真相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警察帶走的。講什麼真相呢,無非就是這些年她自己的經歷,難道還不允許人說話嗎?

中共的警察,你們放著猥褻兒童的幼兒園「老師」不抓,放著拐走學生、拐賣兒童的人不抓⋯⋯放著那麼多為非作歹的壞人不管,卻偏偏迫害一個什麼都沒有做的無辜的弱女子!

「邪惡政權最害怕的就是真相。」這是美國總統川普在最近的「國情咨文」大會上介紹一個逃離北韓的人說的一句話。總有一些人,他們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即便自己面臨險境的時候,他們仍然無畏地傳播真相,他們的存在像黑夜中的月亮一樣照亮這個世界。

小蓮想起一句古老的格言:「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就是好人的沈默。」她看著平平的盈盈笑臉,那平靜的目光一如多年前那樣望著她。兩人在一起為真理並肩而戰、風雨同舟的那些個日日夜夜如同電影一般一幕幕閃現在了眼前。

小蓮站起身來,她彷彿感覺到平平就在身邊。雖然時間無情地流逝,雖然大陸還遠在天邊,可她感到自己的心正和平平的心一起赤誠地跳動著。「如果平平是那天空中的月亮,我就要做那星辰,和她在一起,在黎明前最黑暗的夜幕中向邪惡挑戰,一道迎接那必將到來的曙光。」

想到這兒,小蓮拿起電話,撥通長春市看守所的電話。「請找車平平!我知道她正在絕食,立刻放她回家!別問我是誰,我是她的姊妹,我是她的同修。我們就在你身邊,我們無處不在,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停止作惡!全世界都在盯著你們!」#

責任編輯:李潔思

評論
2018-02-17 8: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