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9)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9日訊】出發的日子終於來到了,我們三十人一組分乘幾十輛軍用卡車直奔新津機場。飛機型號是C-47運輸機。第一次坐飛機又興奮、又緊張,機身發動後顛簸了幾下,在急速的滑行中騰空而起,下面的房屋由餅乾筒那麼大逐漸縮小到火柴盒那麼大。寬寬的河流也縮成像一根絲帶一樣。飛機愈飛愈高,空氣漸漸稀薄,呼吸感到有些急促,昏昏沉沉地失去了知覺。

本想經過喜馬拉雅山的駝峰時,一睹世界最高峰的風光,等到醒來往下一看,已看不到白雪皚皚的駝峰,而是一片異國城市的景象。原來我們已到達印度的動不動馬鎮的上空。飛機在盤旋,尋找著陸的跑道。炎熱的氣溫由機艙的每個縫隙裡滲透進來,令人感到蹩悶難受。

下機後,乘汽車到檢查站,英國少尉嚼著口香糖,要求所有的人一律脫光衣服,進行檢查。然後剃光頭,洗澡,每人發一套草綠色的英式短袖襯衫和短褲的軍裝,還有牙刷牙膏、肥皂、毛巾、飯盒、水壺和一個背包,雖然極為簡單,大家也感到很新鮮。回頭看看那些新灰棉軍衣,早已在熊熊烈火中,化成了灰燼。我們大家都有一個強烈的共同願望,就是快些發槍,當兵沒有槍,算什麼兵?

以後又經過幾次遷移,終於來到了目的地——緬甸的密芝那,也就是駐印緬遠征軍教導總隊的宿營地。密芝那是剛剛經過戰鬥洗禮的主戰場,方園幾里內是一片燒焦的土地,被遺棄的武器、彈藥、車輛以及闃無人煙的村莊。遠征軍教導總隊的訓練基地就是在這一片大森林裡,從這天起,我們就要在這一片森林裡,開始我們緊張嚴格的訓練生活了。

 9. 緊張的訓練生活

遠征軍教導總隊長,是孫立人,他畢業於美國弗吉尼亞軍校。在我們受訓期間,孫立人聘請了美國教官,不但教我們武器的使用,戰略戰術的運用,還教我們打棒球。我們這些在南開、銘賢中學時就已經是熟練的壘球隊隊員,打起棒球來,駕輕就熟。美國教官非常驚訝地讚賞我們這些中國學生兵,怎麼一教就會了?

孫立人將軍在戰鬥的間隙,經常抽空來和同學們講解國際形勢,以及如何配合英美盟軍打擊日寇的戰略戰術。有時在野外實習,或室內沙盤上講課,孫立人都經常親臨現場視察指導。他知識淵博,平易近人。對同學們的提問,總是耐心地解答,態度和藹可親,還經常幽默地開玩笑,一點沒有官僚的等級觀念,對同僚和部下體貼入微,因此官兵們在戰鬥中,個個都奮不顧身,勇往直前。

我們來到密芝那大森林的頭一件事,就是披荊斬棘,砍伐大樹、支木樁、蓋帆布、挖排水溝,首先將宿舍蓋好,然後陸陸續續蓋好了飯廳、課室、貯藏室和廁所。還做好了訓練用的木馬、平衡木及單雙槓。最後用木樁松枝搭起了一個三米高,四米寬的營門。

勞累了一個星期,在我們這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兵的努力下,居然將營地建立起來了,雖然手上打起了泡,但心裡還是有認識自身價值和欣慰的感覺。休整了兩天,排長帶我們到伊落瓦底江邊洗澡,洗衣服,用手榴彈炸魚,美美地犒賞了我們自己一番。

第三天,正式的軍事訓練開始了。由於前方戰事緊迫,我們的訓練目標,要求在五個月之內完成平時要一年才能訓練完的科目,因此,操練的時間大大延長,強度也大大增強了。連排長總嫌我們太慢、太笨、太書生氣,而我們則感到太急、太累、太緊張。

清晨,天還沒亮,我們從刺耳的哨聲中驚醒,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的帳蓬裡,只聽見:「我的褲子找不著了!」「誰穿錯了我的鞋?」「皮帶哪兒去了?」……三分鐘到了,第二聲集合的哨音吹響,要求半分鐘之內就要跑步到操場中央列隊站好。這一天的集合整整晚了十四分鐘。連長用裝有五節電池的像白熾燈一般的手電筒,一個個地檢查。嘿,可熱鬧啦,有的穿著別人的褲子,有的穿著一順的鞋,有的忘了戴帽子,還有人皮帶找不著了,只好手提著褲子……什麼狼狽相都有。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忽然一聲:「立正!」像晴天霹靂一樣,鎮住了一百多人嘻嘻哈哈的笑聲。連長板著陰沉的面孔,來回在五花八門的隊伍中巡視,半晌不說一句話。大約轉悠了二三分鐘,終於開口了:「你們自己互相看看,看看你們這副洋相,居然還笑!我告訴你們,如果今天不是訓練,而是真的被日本鬼子包圍偷襲,像你們這副熊樣一個也跑不了!從今天起你們是正式的軍人了,不是什麼南開中學、銘賢中學的學生了。現在開始點名:「王為民,」「有。」「周忠義,」「有。」「李科林,」「有。」「黃明西」……「黃明西」……「黃明西到了嗎?」這時,從宿舍棚裡跑出來黃明西,焦急又膽怯:「報告連長我的眼鏡找不著了!」連長:「找不到也應該先來集合,點完名,跑完步,回去再找,快入列!」可憐八百度近視的黃明西,又是在漆黑一片的森林裡哪裡去入列?哪裡去找他的那一排,那一班?同學們像帶著盲人過街,又像接力賽跑傳接力棒似的,將他一個傳一個地帶到了他應入列的位置。

連長點名完畢,就開始發令圍著操場跑步,一圈又一圈,跑得大家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而連長始終不發齊步走的口令,有的同學實在支持不住了。黃明西老夫子本來就不喜歡運動,身體又瘦弱,再加上一清早找眼鏡心急似火燎,已經是腿腳發軟了,現在又像瞎子一般踉踉蹌蹌連續跑了六、七圈,不得不停下來站在一邊大喘氣,想等隊伍繞一圈回來再跟上。哪知連長那雙貓頭鷹似的夜眼,一下就盯住了黃明西,跑到他跟前,毫不留情,不由分說地一把將他又拽回了隊伍,一面高聲地喊:「沒有我的口令,誰也不許離隊!」

接著又是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又跑了三圈,終於有人倒下了,一個,兩個,三個……陳連長這才饒了大家:「齊步走!」隊伍裡喘息聲,咳嗽聲,交織成一片。還沒等大家緩過氣來,連長又發口令:「立正!」「以我為準,成講話隊形集合!」隊形變化完畢,連長開始訓話:「跑步是我們軍人鍛鍊身體和毅力的不可缺少的運動。在戰場上,跑步就是前進,就是勝利,停止不前,就等於後退,就是失敗。你們必須去掉身上那股子文弱的臭書生氣,把自己摔打成一個鋼筋鐵骨的軍人,才能在今後的戰鬥中,立於不敗之地。今天第一天跑了不到十圈,以後還要二十圈,三十圈。現在回去整理內務,吃完早飯,聽哨音集合,上正式科目。解散!」

好容易才盼到了這一聲救命的口令,大家不約而同地奔向自己的床鋪,一個個都像一攤泥似的倒在床上。忽然排長高喊:「不許躺下!趕快將毯子迭好,要見棱見角,洗臉刷牙後,將毛巾漱口杯按各班順序碼放整齊,連長隨時會來檢查內務。」我的天哪,還讓不讓人活啊?

吃過早飯的訓練科目是立正,稍息,左右轉,向後轉,以及變換各種隊形。在學校裡受過軍訓的同學們,隨著連長的口令熟練地向左,向右,向後,沒有一個人做錯的,看來連排長們都很滿意,因此不到預定的訓練時間,就提前結束了操練(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見過美國副總統華萊士,也聽過蔣介石委員長來校對學生們的講話。我們的老師來自全國各地,他們知識豐富,教學水平很高,對學生循循善誘。
  • 南開是在大後方數一數二的好學校,學校老師們將男女同學管得很嚴。男女雖同校但不同班。平時男女生互不來往。
  • 當時的銘賢中學是由財政部長孔祥熙出資興建的,還延聘了美國俄亥俄州(Ohio)歐伯林(Oberlin)大學的教師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學生來教英語。由於經常和兩位外籍老師以及周氏兄弟及羅家光等同學的往來,漸漸的我那顆冰涼的心開始復甦了。
  • 同學們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怔住了。大約有二十秒鐘, 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一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這響亮的口號像號角一般從禮堂的角落裡迸發出來,立即感染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喊叫聲,在禮堂的四面八方迴響著,血液在年青人的血管裡沸騰,茅草蓋起來的禮堂,大有被震塌之勢。
  • 張秀蘭在我們班上也是年齡稍長,端莊、文靜,女同學都叫她張姐姐。哥哥配姐姐,牛郎配織女,真是天上人間,美滿的一對。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