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屋裡的微光往事(1)

作者:鄭華娟

皮尤研究中心數據顯示,要被視為中產階級,所賺收入需要達到各州家庭收入中位數67%到200%。(fotolia)

  人氣: 116
【字號】    
   標籤: tags: , ,

*低調樸實的薇拉阿姨到底有著怎樣的過去?
*為何這麼在意與親族間的情感聯繫?
*為何要守著一幢堆滿雜物的老屋?
*為何選擇了令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遠親
*做為唯一繼承人?
*這些祕密,
*隨著各式古董級雜物重見天日而一一浮現。

*1.遠親

人,總有幾個遠親。

這些統稱為「遠親」的人,有些你可能不認識。也有些,可能是你早有聽聞,卻未曾謀面的陌生人。然而,人生就是一種峰迴路轉的集合概念,走遍天涯,卻驚訝發現隔壁某人是親戚。

於是我們可能會有種奇特經歷是,不知怎麼就被圈入一位素昧平生的人的人生中。而且,更有可能與這位壓根兒不相熟的人越圈越深,甚至給人一種,似乎在出生時就已經和這個人開始了密不可分緣分的感覺。

薇拉阿姨,就是這麼一位遠親。

要說這遠親有多遠,每次就得請家族裡的長者講一遍,這親疏關係的家族樹之牽扯。

「不對,不對。她阿姨的媽媽是我外祖母的姊姊,所以她是……」

一位患有阿茲海默症的阿姨,試著描述薇拉阿姨和我們的親戚關係。

「唉喲!不是,不是,妳的曾祖母才是她媽媽的姊姊!」

另一位年長的叔叔斬釘截鐵的出來訂正。

「唉~~每次都講錯!我的曾祖母是妳的姊妹,薇拉阿姨是妳外甥女的女兒。想起來了吧?」另一位較年輕的晚輩適時插話。

「啊~~沒錯,沒錯。」

年長者聽見晚輩的發話都欣然同意。接著就露出「後繼有人,家族樹延伸」的欣慰笑容。

每次家族聚會,只要聽到話題進入了家族樹的連連看,我就知道下午茶後的品酒時間開始,大家得找些說不完的話題來殺時間。而且,接下來直到晚餐前的兩小時,幾乎每個人都會很認真的把家族關係連來連去,並且還要講一些已經結了不少蜘蛛網的家族軼事當成佐證,進而有效推論其家族樹的連結是眾人中最正確的云云……

歐洲是個古老的大陸,幾乎每個人都有很多以往的家族史可以連來連去。加上中古世紀以來,有些歐洲人為了守住家族姓名,以及財富或權勢因素,導致親族聯姻的事例繁多。如此一來,親戚關係在百年裡一層又一層的親上加親,結果讓這些連根帶葉的家族樹在追本溯源時,竟帶有記憶訓練外加個人小歷史延伸和創作的味道。

薇拉阿姨,堪稱是「連連看家族樹」記憶創作延伸的佼佼者。

她能在每次家族聚會時,沒有句點逗點的一氣呵成,拼出許多家族小歷史尋根拼圖。她的記憶力更讓在場所有人驚服且自嘆弗如。只是,我每聽一回她的不換氣家族樹故事,就更確定她是一位遠親,而且非常遠,遠到會對我們為什麼每年都得參加她的生日宴會,產生一個很大的問號。

「你確定她沒記錯?你們真的有親戚關係?」我問。

「薇拉阿姨是位遠親沒錯,但她好意要『團結』親族,讓大家每年聚在一起吃個飯,聊個天,也是美事一樁啊!」老德先生家裡的長者這麼表示。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親戚間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由一位年邁老阿姨來策畫每年見面吃飯,難道親族間真的如此疏離嗎?其實,親戚間彼此不常見面,這在歐洲是很普遍的。

如果來歐洲生活過,便知道這兒親戚間的交往,就算近親,成年後各自離家,也常僅止於一生婚喪喜慶的四五回見面。最多外加個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小孩入教成年禮之類的宗教禮儀活動。其他的見面次數,常常整個人生裡十根手指就可以數完。

基於此等,與東方家族相較下有些淡漠的親族交際習慣,一旦有人願意自動發起每年見面吃飯聊天,對於逐漸凋零的家中長者們,確實可以帶來一些懷舊的心情。所以不管薇拉阿姨這親戚有多遠,她的生日宴就這麼在她有心的撮合及聯絡之下,習慣的躍上了我們的行事年曆,成了每年必要挪出時間參加的家族活動。◇(未完,待續)

——節錄自《古董屋裡的微光往事》/ 圓神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比方說,為了表達內心的感謝,我們會帶一盒糕點給對方。這種時候,通常會去自己覺得好吃的店家買來送人,不是嗎?也許有人很擅長自己做,會帶親手製作的糕點;但是,買來的糕點難道就無法表達誠意嗎?」
  • 我住在位於丘陵山麓的一間獨幢小房子裡,地址屬於神奈川縣鎌倉市。雖說在鎌倉,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帶,離海邊很遠。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蘭文學館,詩人李敏勇,分享其創作過程與對家族故事的眷戀,他的作品《島嶼奏鳴曲》是一本關於意志和感情的自白書,是一位詩人對於島嶼最真切深情的戀歌,作品內容以詩來書寫情感,簡短卻綿長。李敏勇先生還捐贈個人作品《詩的世界》與《世界的詩》給宜蘭縣的高中職學校圖書館及公共圖書館,以嘉惠學子及縣民。
  • 儘管URARA小到不行,還是擺了許多「沖繩書」。所謂的沖繩書,指的就是沖繩出版社發行的書,以及外縣市(或是國外)出版社所發行的沖繩相關書籍。
  • 每當看到盒裝的舊畫冊或超大本的攝影集只賣一百日圓,我不禁會想,倒不如拿去賣給論斤計價的回收業者,賣到的錢還比較多。反正要賣,說不定這些書作為紙的價值還比較高。
  • 我無法估計一天能賣掉多少書。有時候很多,有時候一本都賣不掉。如果有人問: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還要開店?我只好回答,就是要做做看才知道。
  • 自從開了店,被別人幫助的情況真的變多了。以往總想著不能麻煩別人的我,漸漸能夠去依賴別人,這或許也是一種成長。變得更懂得如何與人互動、接受及給予。
  • 自從開了店,我購物的地方也改變了。與其去超市、連鎖店或網購,我寧願走去附近的商店。以前買菜我會去蔬果店,買鍋子就去五金行,現在我會刻意去小一點的店。
  • 買書就像買盤子或魚那樣稀鬆平常。在書店工作久了,經常會陷入這世上只有賣書的錯覺。規劃書展時,主題要選陶藝展還是料理展,腦子裡淨想著書,完全忘了盤子或魚的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