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農民工與家人團聚話心酸 盼中共早解體

新年間,農民工回家和家人、朋友團圓,飯桌上道訴苦水,盼望這樣專制獨裁的體制早日結束。圖為今年新年前往家趕著過年的農民工們。(Tao Zhang/Getty Images)
新年間,中國大陸農民工回家和家人、朋友團圓,在飯桌上大吐苦水,盼望中共專制體制早日結束。圖為今年新年前趕著回家過年的農民工們。(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氣: 63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在新年與家人、朋友團聚中,人們總會聊起上一年發生的事情或許下新年的願望。今年大陸農民工關注的是什麼時候自己應有的薪資能順利拿到手、什麼時候貪官能被打完、什麼時候這種壓榨老百姓的專制政體能結束。

「我自己兩年的工資,到現在還沒有發。」陝西西安農民工趙先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過年前他去陝西信訪辦討薪,但是沒有任何結果,「社會太黑暗了,真的是怕了……官方說得好……可實際上……」

從西安到安康市石泉縣鬼谷莊景區做工的趙先生表示,這個景區的開發是安康市的重點工程,是當地當官的想要「幹出政績的」工程,然而從2016年他們部的老闆就不想再接手這活,因為當時就拿不到工錢了。「當地政府找我們老闆說好話,說你幹完怎樣怎樣,結果現在找他們(當地政府)討工錢,他們都不理。」老闆外借了一千多萬,至今開發商既不結算也不驗收已幹完的工程。

「政府很黑暗。年前安康城關鎮領導讓我們先回家,說給解決(工錢問題),到現在也不給解決,就不給。他們下午才上班,軟磨硬泡地拖著我們,一直拖到過年。」趙先生說,這個工程各個部門的很多農民工都沒拿到工錢,只有當地的農民工討到一部分錢。

趙先生說,參加石泉縣鬼谷莊景區的工程建設的農民工,每年都為討薪鬧得特別厲害,現在是「你要不跳樓,不做出對自己極端的事情,他就不會管你,……黑暗……」

江浙農民工鄒先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說,他們討論最熱鬧的問題是「老百姓越窮的越窮,有錢的人越有錢的越有錢」。他表示,現在的社會給人一些概念:有錢的人幹什麼都可以,沒錢的人幹什麼都不可以;當官的從不為老百姓想,而是想辦法坑老百姓。

「我們開個小貨車上路,(當官的)他就這樣搞你、那樣搞你。」鄒先生說,「現在不換個『皇帝』是改變不了的。」

京津地區農民工崔先生(化名)表示,過年了,中共還是很霸道,北京除夕夜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煙花爆竹燃放了兩千多年,從秦始皇的時候就有了,今年除夕夜不許放,說產生霧(陰)霾,沒人敢放煙花。(中共)根本沒有徵求廣大群眾的意見,武斷、專政、獨權」。

對驅逐外地人口的事情,崔先生認為,北京人口之前之所以會多,是共產黨政策導致的。他說:「現在把社會問題歸結於一場大火,連燒死的人數,官方也沒說實話。(中共)總說美國有種族歧視,它自己很骯髒的問題都不說。我希望海外華人記者,多報導共產黨不敢見人的事情。在國內根本沒有這樣的聲音,體制下的新聞聯播、鳳凰網,這些媒體的新聞都是一味迎合中共的,(實際上)現在問題非常多。」

崔先生表示,現如今的政策都是為了中共這個執政黨的需求制定的,是「共產黨的利益」,是沿著「對它自己發展有利的」方向制定的。

崔先生還說:「埋怨的聲音越來越多,對共匪不滿的人也越來越多,但很多人敢怒不敢言啊,都非常反感共產黨這種統治。」

他表示,國外都是民眾投票選舉,中共卻以各種理由不投票,搞所謂人大制度,「你吹你經濟發展到這個程度,你卻沒有錢來組織各個省市區的票數統計?這個叫什麼理由?」

長期關注農民土地維權的陝西前媒體記者馬曉明表示,現在民眾都說「中共不用打別的黑惡勢力,中國最大的黑惡勢力是中共自己」;如今疲軟的商業經濟,中層階級因投資、購房、集體辦學等被詐騙而維權,底層農民因土地、強拆等而維權,「都跟官員有關」,「哪個黑社會集團能像中共這樣」欺壓老百姓?

「喊出打倒共產黨和希望它解體,沒有很大的區別,根本辦法是結束這種獨裁統治,才有可能避免一黨獨裁的種種弊端。」馬曉明說。#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02-21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