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酷刑到高強度洗腦 黑幕重重的中共監獄

2013年底中共的勞教制被廢除後,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劫持到監獄繼續關押迫害。(明慧網圖片)

人氣: 31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1日訊】強烈的電棍電擊使路遠峰的心臟持續劇烈地疼痛,他滿地翻滾,慘叫聲不絕於耳,讓二、三監區車間全體在押人員都聽到了。

這一幕只是受害者在本溪監獄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遼寧瀋陽市于洪區朝鮮族鄉法輪功學員路遠峰,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冤判三年,慘遭酷刑折磨。出獄後的他目光呆滯、神智不清,三週後就離開了人世。

中共表面上裝潢得鳥語花香、花園似的監獄背後黑幕重重。據不完全統計,明慧網2月21日報導,僅在2017年被中共監獄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就有68位。

從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血腥打壓法輪功以來,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看守所等遭受迫害。2013年底中共的勞教制被廢除後,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劫持到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中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所要達到的目的是「轉化」,即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為達到這個目的,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實施了上百種酷刑手段,從精神上、肉體上來折磨法輪功學員。

本文摘選明慧網報導内容,揭示中共監獄如何採取各種酷刑手段和視頻洗腦等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一、各種酷刑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

中共所有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使用一個模子:在監獄、監區指揮安排下,讓獄警與監獄最壞、最凶殘、最流氓的犯人互相配合,直接面對面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他們使用各種酷刑手段來折磨學員。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明慧網)

例如成都女子監獄,它是四川省關押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毒打、電擊、吊銬、背銬、布帶捆綁、野蠻灌食、藥物迫害、針刺、撞牆、關禁閉、冷凍、曝晒、罰站、罰坐軍姿、強制驗血、剝奪探視權及生活虐待等等折磨。

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地址:成都龍泉洪安鎮成都女子監獄(網絡圖片)

四川省崇州市羊馬鎮法輪功學員胡霞,55歲左右,於2017年12月19日早晨5點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胡霞於1998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

她因為堅持信仰,崇州市羊馬鎮政府、派出所、社區、新津洗腦班多次到她的住處騷擾、威脅,還對她錄像。

2015年5月左右,她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龍泉女子監獄。她不為高壓、恐嚇所動,拒絕在「四書」(被逼迫聲明不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悔過書」等)上簽字。

殺人犯、牢頭姜利(音)在惡警指使下,命幾個在押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頭髮、胳膊,把她往盛滿水的大塑料桶裡按,悶她;然後將她推倒在廁所裡毆打(那時廁所裡還沒有安上攝像頭)。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水缸悶水(明慧網)

胡霞全身是傷,被打得不能站立,姜利還照她的腿一陣猛踢。胡霞高喊「法輪大法好!」,姜利與在場的其他犯人就將內褲野蠻地塞進她的嘴裡,胡霞的門牙被弄掉一顆。

然後,胡霞被拖到監室門口淋水,從頭淋到腳,全身濕透,等她的衣服稍乾又淋。5月份天氣還很涼,濕淋淋的胡霞被強迫坐在四樓過道當風處的小凳上,挨冷受凍。

2017年2月10日左右,胡霞抵制參加每週的集體洗腦,拒寫揭批法輪功的文章。監室的在押犯奉命找她的茬,獄警衝進監室大嚷:「馬上報材料,加刑。」

胡霞被弄到辦公室銬在沒人看得見的窗戶護欄上,外面有人聽到裡面發出噼噼叭叭的打人聲。隨後,胡霞被弄到六樓嚴管區遭受折磨。

後來,胡霞被轉到六監區,躺著不能動彈。再後來,有人到醫院裡去,看見胡霞躺著,戴著眼罩。2017年12月19,她在龍泉醫院離世。

二、隱蔽、殘忍、高強度洗腦

「坐小板凳」

為了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監獄普遍使用「坐小板凳」酷刑,處心積慮地實施一套殘忍的方案,見下:

黑屋子:一個全封閉的小黑屋子,有頂燈、無窗戶、無電扇、牆壁上只有監控器、對話器。與外界絕對隔絕,法輪功學員打傷後不許就醫、不許向任何部門反映情況、不許見任何人,一個小間只許關一個法輪功學員。

設置:視頻投影播放機把各種誣衊法輪功的視頻投放在牆壁上,屋內有三張高椅子(犯人坐)、一個小塑料矮凳(法輪功學員坐)、一個大小便痰盂、一張擦地髒毛巾、數張紙、幾隻筆頭又尖又硬的筆、一盒扁硬的百鐵皮。

時間:早上5點半至23點半,一日三餐、大小便都在裡面,一天只准解一次到兩次。

方式:吃飯、喝水、用紙、用水、解便等等,一律打報告,經同意才行。

坐姿要求:被逼坐小板凳的法輪功學員挺胸、收腹,兩眼上視牆上視頻,兩膝併攏無縫隙(用夾硬紙檢查兩膝是否一直並緊)、兩腳後跟靠緊並齊、從膝蓋到腳不是垂直,而是腳跟抵向矮凳腿靠緊凳腿。

雙手並緊平放在膝蓋上,手指之間不許有絲毫縫隙,手背不許拱出一點;兩腋下各夾一張硬紙,兩膝蓋中間夾一張紙。紙掉下來多少次,就要罰抄監規。

每日十幾個小時的保持一個坐姿,無論多麼痛苦、難受,絲毫不准動。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明慧網)

監區選出全監獄最邪惡、凶殘、流氓的壞人和最強勢殘忍的獄警、罪犯看管法輪功學員。六個監管人員分兩個班輪換,一班三人。

進入小黑屋裡,法輪功學員坐中間的小矮凳。三個犯人居高臨下,左右一邊一個伸出一隻腳頂住法輪功學員的膝蓋不准移動,專門緊盯大法弟子的雙腿雙手,手裡拿一支筆尖尖利的筆,不斷猛戳向法輪功學員疲倦後不經意不斷鬆開的手指和拱起的手背,用硬盒猛敲法輪功學員雙膝蓋骨。

坐在後面的犯人出手猛扯法輪功學員的頭髮、猛捶頭部,一邊大罵看視頻不專注。學員的膝蓋受傷後引起的劇痛超過臀部、腰部的疼痛,超過罪犯的毒打猛掐。

當法輪功學員不顧一切地伸一下腿時,三個犯人就會趁機把法輪功學員猛摔下地,猛打、猛掐。學員的衣服每天都是血跡斑斑。

如果法輪功學員忍受不了喊出聲、或者善意勸告犯人,幾個犯人就往學員口裡強塞一塊擦廁所的濕抹布。

發生的這一切,外界無人知曉,即使學員受重傷也不許到醫務室就診。

身處24小時迫害中

在監獄,凡是堅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就被置身於每天24小時的殘酷折磨和瘋狂迫害中。

白天法輪功學員經歷酷刑後,每晚深夜從小黑屋回到大監房,就由幾個包夾(專門管制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修煉)輪流值夜看管;每晚還要抄寫因兩腿、兩腋沒夾緊紙掉下來而罰抄的東西。學員凌晨二三點上床,只要一睡著,包夾就會用各種藉口打醒學員,每晚如此。

早上一起床,法輪功學員立刻被置於包夾們的打罵折磨中。只要法輪功學員制止他們行凶作惡,包夾們立即用洗廁所的髒毛巾塞進學員嘴裡,讓髒水流進咽喉。

據明慧網2017年1月11日報導,河北省女子監獄位於石家莊鹿泉市銅冶鎮,2005年8月建立,表面上裝扮得碧草芳林、鳥語花香,如同花園,然而這人間美景的背後,卻隱藏著血淚飛濺的累累罪惡。

河北省女子監獄位於石家莊鹿泉市銅冶鎮,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累累。(網絡圖片)

無論是在監室還是關小號(禁閉間)每天從早到晚,法輪功學員被逼看那些邪惡編造的謊言電視片,強迫讀或叫罪犯讀誹謗法輪功的文章;還要強制法輪功學員坐在小板凳上挺胸、坐直,兩手放在膝蓋上腳並齊不許動,或者站著還得站姿立直不許動地看、聽視頻。

保定法輪功學員戴麗麗,28歲,被非法判刑8年,被關在河北女監。在獄警和包夾的迫害下,她身心遭受巨大的傷害,以致精神失常,總是大喊大叫,只允許睡在走廊裡。

邪惡恐怖的視頻洗腦

監獄裡從早上5點半到23點半,獄警強制法輪功學員看相同的誣衊法輪功的視頻。視頻配以恐怖陰森的畫面和音樂,播出的聲音遠超過平時的分貝。

例如:專門製作誹謗法輪功錄像的「610」「凱風網」上有個視頻,兩個整個臉稀爛、五官稀爛的模樣,比地獄的爛鬼更恐怖、噁心的人鬼,冒充被燒壞的法輪功學員;音樂悽厲、陰邪。視頻有數集,要放好幾個小時。獄警都不願看,說太噁心了,卻強迫法輪功學員反反覆復地看。

據明慧網2018年2月1日報導:佳木斯吳旭姝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11監區,前段時間是每天從早上至第二天凌晨兩點,近段時間是每天從早上到當晚九點,被強制看誣衊和詆毀法輪功的錄像。

灌食破壞神經毒藥

中共從迫害法輪功學員開始,就已經制定了毒藥迫害的詭計。中共在其下發的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下令: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中共監獄給法輪功學員強行注射各種的藥物,破壞中樞神經,使他們遭受痛苦的煎熬。有的人死亡,有的人出現頭痛、失憶、精神狂亂、莫名恐懼、肌肉和胃抽搐、目光呆滯、言行遲緩、嚴重幻聽幻覺,全身細胞難受,每分每秒都在極其痛苦中煎熬。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打毒針(明慧網)

遼寧省瀋陽市吳業鳳女士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5年,遭受了電棍酷刑、灌食不明藥物等迫害,導致全身浮腫,各器官衰竭。2018年1月7日上午,吳業鳳在迫害中離世,年僅55歲。

瀋陽吳業鳳陷冤獄五年,遭電棍酷刑、被監獄灌食不明藥物等迫害,含冤離世。(明慧網)

畢雲萍,哈爾濱人,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她拒穿囚服,絕食抗議迫害,被強行戴上口鉗子,再被膠帶纏上,疼得她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她被灌食時,她被打過一針粉紅色的點滴藥水後,心臟病突發莫名死亡。

畢雲萍(明慧網)

後來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在給其他法輪功學員打藥時,曾叫囂著:「畢雲萍都被我打(藥)死了,咋的了?!」當時在監獄裡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不知道有學員被用毒藥致死,消息被監獄嚴密封鎖。

三、監獄瘋狂叫囂:「不死不放人!」

只要法輪功學員不妥協,獄警就會指使罪犯們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直到把他們折磨死或致瀕臨死亡。中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酷刑、毒藥結合的非人迫害,獄警叫囂:「不死不放人!」。

這種瘋狂迫害的背後隱藏著邪惡的「專項行動」亦稱「攻堅戰」。據明慧網報導,經多方調查取證得知:為了迫使在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地方當局如遼寧省政法委、維穩辦、司法廳同省監管局、各市司法局、監獄連年搞「專項行動」,即對堅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每年搞一輪年終暴力「轉化」,使用極其邪惡殘酷的手段逼迫他們放棄信仰,並嚴密封鎖消息,長期不許家屬探視。

監獄不放瀕死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原因,是為了掩蓋真相,要挾轉化。獄方也會為推託責任,勒索家人,放回去一些法輪功學員,而這些學員也都是奄奄一息的,回家不久就離世了。

(一)迫害致死于獄中和回家後離世的案例

案例一、陳瑞芹在天津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2017年8月29日報導,天津薊縣白澗鄉劉吉素村44歲的法輪功學員陳瑞芹,於2017年正月(詳細日期不詳)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陳瑞芹在生命垂危時,獄方沒有通知家人見她最後一面。獄警包圍遺體不准親人近前觀看,陳瑞芹遺體的舌頭都枯了。

陳瑞芹於2015年被非法判刑4年半,被劫持到天津女監。她因不放棄信仰,長期遭受凌虐。她的雙腳腳趾曾被踩得鮮血淋漓,身體被毆打得傷痕累累。包夾在引水機上接來熱水往她臉上潑,更下作地掐乳頭、猥褻下身,甚至讓她吃屎喝尿。

獄警徐莉穎鼓勵包夾對陳瑞芹暴力毆打,說:「打吧,打破了我親自給她縫去。」

案例二、遭本溪監獄酷刑折磨 路遠峰出獄三週後離世

遼寧瀋陽市的路遠峰被非法判刑3年後,在本溪監獄遭到各種酷刑折磨,被迫害致出現腦血栓、被毒打股骨頭斷裂等;冤獄期滿回家21天後離世,時年63歲。

路遠峰遺像(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本溪監獄是執行遼寧政法委等機構下達的「專項行動」指令的急先鋒。近幾年來,本溪監獄之所以搞年終「攻堅戰」,暴力轉化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背後的原因是上面的「專項行動」: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監獄2萬元,不轉化,一個罰1萬元,年底要跟監獄「算帳」。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點,獄警用高壓電棍電擊路遠峰的後背、前胸、頭部、手等。大約電擊十多分鐘後,電棍沒電了,賈長海又換了一根電棍繼續電擊。電擊持續了40多分鐘,先後用了三根電棍。路遠峰的前胸、後背、頭、頸、手、腳腕等處大片皮膚被電破。路遠峰痛苦得生不如死,慘叫不已。

(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案例

2017年明慧網曝光了許多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在此僅列舉兩例。

案例一、四川龍泉女子監獄:「人現在還有氣在,不能放人。」

明慧網2018年1月30日報導,2017年12月的一天,四川龍泉女子監獄主動打電話給鍾俊芳的家人,讓家人去監獄探視她。以往,家人去監獄看她,遭監獄刁難。

鍾俊芳的家人急匆匆去龍泉監獄。只見鍾俊芳由倆人架著扶出來見家人。以往體重120多斤白白胖胖的她,現在被迫害得骨瘦如柴,體重最多60多斤。

家人見狀立即強烈要求獄方釋放鍾俊芳回家就醫。龍泉女子監獄答覆:「必須要有醫生開證明,人現在還有氣在,不能放人。」

家人氣憤地指責說:「這不是要我們等你們把她迫害死了,讓我們來收屍嗎?」

四川省樂山市犍衛縣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鍾俊芳,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基本上都是在冤獄中度過的,她曾被非法勞教2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總共長達17年半。

案例二、北大碩士被前進監獄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網2017年4月6日報導。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徐化全,1964年6月出生,北京大學碩士畢業,外語翻譯,曾在北京發改委工作,做過日企經理。

徐化全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屢遭中共迫害。非法勞教1年;2003年9月被非法判刑8年,2011年4月被非法勞教2年6個月。

徐化全2001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海淀派出所惡警對徐施以酷刑,五六個惡警架住他的雙臂,抓住他的雙腿,用打火機在他的左胸部燒,燒出一塊巴掌大的疤,乳頭部分都已經燒沒了。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火燒炮烙(明慧網)

2014年9月15日,他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半,於2015年1月份被劫持到北京前進監獄。他被長期關押在三分監區只有幾平米的小屋內。

據2016年7月從前進監獄出獄的法輪功學員講,三分監區長劉光輝曾指使刑事犯包夾三人暴打徐化全,導致他肋骨被打斷、牙被打掉,頭被打腫、打得不停地搖動,兩手神經質地不停地轉動。

現年五十剛出頭兒的徐化全,頭髮全白了,已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監獄沒有聯繫家屬,處於沒有人管的狀態。#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2-24 5: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