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12)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75
【字號】    
   標籤: tags: , ,

同學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鐘,憲兵的吉普車呼嘯而去,接著緊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響又急,我們都懷著大禍即將臨頭的感覺,迅速集合完畢。連長站在隊伍的中央,由三排二班的正副班長架著臉無血色的黃明西站在一側。

連長聲色俱厲地說:「你們以為這是在學校裡,想逃學就逃學,想溜號就溜號?這是戰爭,是在戰鬥部隊,沒有鐵一般的紀律就不能打仗。現在我們的隊伍裡出了個逃兵,他就是三排二班的黃明西,昨天從醫院跑了,今天就抓回來了。我奉勸大家要放聰明點,不要走這條死路。現在我宣布:為了嚴肅軍紀,按照戰時的軍法,對黃明西立即執行槍決!」

這一晴天霹靂的決定,黃明西一下就癱軟在地上,我們大家也呆了。怎麼?是死罪?怎麼可能呢?好容易背井離鄉,一片愛國赤誠,一心想拿槍去抗擊敵人。現在一個敵人還沒看見,一槍未放,卻要無聲無息地死去,這太不近人情了。

誰也不敢大聲表達自己的想法,卻也禁不住在下面竊竊私議:

「連長原諒他這次吧!」

「我們擔保他下次再也不會跑了。」

「在戰場上考驗他,給他立功贖罪的機會吧!」

一片哀求聲。

「肅靜!嘰嘰喳喳,已經宣布的決定,決不能更改,軍令如山!」

連長說完就喊口令:「立正!全體向右轉!目標伊落瓦底江邊,齊步走!」

他自己走在前頭,快速向江邊走去。

黃明西一點也站不起來了,兩位班長等於是把他拖向江邊。

一路上,同學們還在絞盡腦汁看看還有沒有最後挽救的辦法。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集中在羅哥哥身上。連長平時對羅哥哥不錯,因為他的文筆很好,連長是個老粗,要向軍部打報告,都是讓羅哥哥給他起草代筆,有時,為了寫報告,還免去他值勤和站崗。

羅哥哥此時也充分理解同學們用目光祈求他的心情,可他一個小兵,又怎能平息和改變那發狂得連眼睛都紅了的獅子般的連長的怒氣和決定呢?

愈接近江邊,人們的心收縮得愈緊,眼看一場悲劇即將發生了。

突然一聲:「我們全體給連長跪下!」

羅哥哥這一聲撕裂人心的哀求,既震撼了大家,又像一根救命草一樣。同學們唰的一下伏在地下,拚命叩頭:「連長,饒了他一命吧!」

「您發發善心吧!」

「我們全體擔保……」

哭聲,嚎啕聲,苦苦哀求聲響成一片……

連長舉槍向空中放了一槍,頓時鴉雀無聲。

「起立!你們簡直是一群老百姓,誰帶頭喊跪下的,我回去給他算帳,現在立即執行軍法!二班長,將逃犯黃明西帶上,目標江心,向前三十步走!」

兩位班長將黃明西拖向水中,由沒腳跟直淌到沒膝處就站住了。連長拉開槍栓,對準兩位班長之間的黃明西,嘭的一槍,黃明西應聲倒在水中,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

連長收起手槍毫無表情地逕自回營房了。

我們全體被這一慘不忍睹的執法場面嚇呆了,好像呼吸都停止了。

同學們正準備到水中去抬回黃明西的屍體,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使大家又愕然了。

水中的黃明西還在動!說明他還活著!

一百多人好像發現水中的寶貝似的,也不顧班排長的阻攔,蜂擁奔向水中,將黃明西扶起。奇怪的是他身上一個槍眼也沒有,連一滴血也看不見。

怎麼搞的?連長的槍法不准?不可能,連長是全軍數一數二的神槍手,有百步穿楊,百米打滅菸頭的輝煌紀錄,那麼大一個人,居然會打飛了?

回營房的路上,我們才聽班長說:

「這是連長玩的把戲,是嚇唬嚇唬你們的。槍斃學生,要總部孫立人親自批准,連長沒有權槍斃學生兵。」

原來是一場鬧劇!連長這個壞蛋,為了達到殺一儆百的目的,竟將我們一百多人戲弄了一番,我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

可是另一個悲劇發生了!黃明西經過這一場假槍斃,神經錯亂了,叫他的名字沒有反應,整天呆呆地望著天空,喃喃地:

「我回家了,我回家了,我快畢業了,我快畢業了。」

他的軀殼尚存,而靈魂已隨著連長那一聲槍響飛出了竅。

可憐的黃明西。

11. 解救英軍之危

黃明西事件後,連裡管制更嚴了,值勤時的任務多加了一條:一齊值勤的同夥,互相監督,跑了一個,另一個代他受過。這一條弄得同學們無論是站崗、到給養站領東西,彼此都你怕我跑、我怕你跑,互不信任。

因前方軍情緊急,我們的軍事訓練加強了,隨時都有提前結束訓練奔赴戰場的可能。入夜,緬北的初冬寒氣襲人,我和忠義站崗還不到一個時辰,值班的電話鈴響了,我們急忙叫醒值夜勤的排長,排長接完電話神色緊張地一面穿衣服,一面喃喃自語:

「要打仗了,要打仗了。」

他迅速跑步到連部,向連長報告緊急軍情。

不到三分鐘,緊急集合的哨聲吹響了。

同學們從睡夢中驚醒,熟練快速地全副武裝集合完畢。連長頭帶美式鋼盔,身挎子彈帶,一副臨戰前雄糾糾的樣子,使人們平時對他的怨恨都一掃而光,急切地等待連長交待作戰任務,發布命令。個個磨拳擦掌,像繃在弓弦上的箭,一觸即發。

連長簡明扼要地宣布:英國佬三千人,被日本鬼子第二十三師團兩個聯隊,包圍在達羅城裡。

我們的任務:「救出被圍困的英軍。」

「每個人仔細檢查槍枝彈藥、手榴彈、乾糧和水壺。在戰鬥中要絕對服從命令,聽指揮。在戰場上,沒有命令自行後退和開小差的,一律槍斃。在失去聯繫時,孤軍作戰也要拿出我們中國遠征軍軍人的氣派,戰鬥到最後一滴血。」

「現在我宣布:在戰場上,我犧牲了,由副連長指揮,副連長犧牲了,按一二三排的順序,由排長接替指揮。弟兄們!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考驗我們的時刻到了!」

「成行軍縱隊,出發!」@(待續)#

點閱【自傳小說:黑與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同學們被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怔住了。大約有二十秒鐘, 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一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這響亮的口號像號角一般從禮堂的角落裡迸發出來,立即感染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喊叫聲,在禮堂的四面八方迴響著,血液在年青人的血管裡沸騰,茅草蓋起來的禮堂,大有被震塌之勢。
  • 張秀蘭在我們班上也是年齡稍長,端莊、文靜,女同學都叫她張姐姐。哥哥配姐姐,牛郎配織女,真是天上人間,美滿的一對。
  • 出發的日子終於來到了,我們三十人一組分乘幾十輛軍用卡車直奔新津機場。飛機型號是C-47運輸機。第一次坐飛機又興奮、又緊張,機身發動後顛簸了幾下,在急速的滑行中騰空而起,下面的房屋由餅乾筒那麼大逐漸縮小到火柴盒那麼大。
  • 發槍了!班長們忙著登記每個人的名字,槍的號碼。班長將一支支嶄新的還帶有凡士林的英式來復槍,發到我們每個人手中時,語重心長地說:「這是你們的第二生命,是伴隨你們的好夥伴,人在槍在,每天要像愛護自己親生的孩子那樣給他打扮得乾乾淨淨,決不允許有一點灰塵,尤其是槍膛裡,要擦得像鏡子一樣光亮。
  • 我們告別了同學、班排長,坐上司務長去領給養的中型吉普,來到孟拱的美軍第三野戰醫院。我們將軍醫處的轉院許可證交給一位金髮碧眼的漂亮護士,她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將我們的名字,部隊的番號,登在本上後,就發給我們每人一套天藍色的病號穿的衣褲並帶領我們到外科手術室。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