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y Player One

小說:一級玩家(2)

作者:恩斯特·克萊恩(美國)

《一級玩家》(麥田出版 提供)

  人氣: 7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創造出『冒險』這款遊戲的人叫華倫·羅賓奈特(Warren Robinett),他決定把自己的名字隱藏在遊戲當中。他在遊戲的迷宮中藏了一把鑰匙。這鑰匙其實是一個畫素大小的灰點,找到鑰匙的人可以打開祕密房間,那房間裡就藏著羅賓奈特的名字。」

在電視螢幕上,哈勒代導引他的方塊主角進入遊戲裡的祕密房間,緊接著螢幕正中央出現這段文字:創作人華倫·羅賓奈特。
  
「這個,」哈勒代畢恭畢敬地指著螢幕說:「就是電玩遊戲史的第一個程式彩蛋。羅賓奈特將彩蛋藏在遊戲密碼中,誰都沒透露。雅達利公司生產出『冒險』遊戲後將它運送到全世界,完全不曉得遊戲裡藏有祕密房間。起初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款遊戲裡藏著彩蛋,直到數個月後世界各地的孩童紛紛發現,而我就是其中之一。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找到羅賓奈特的程式彩蛋正是我最酷的電玩經驗。」
  
年幼的哈勒代放下操控桿,從電視機前起身。這時,客廳褪去,場景再次變化。現在,哈勒代站在陰暗的山洞前,幾把火炬散發出的光線映照著潮溼穴壁,但螢幕上見不到那些火炬。就在這剎那,哈勒代的外貌再次起變化,他變成他在「綠洲」裡的著名分身──巫師安納瑞克。身材高瘦,穿著長袍的巫師沒戴眼鏡,比成年的哈勒代略顯俊美。安納瑞克穿著那件招牌的黑色長袍,兩側衣袖上繡有草寫體的大寫A,代表他是分身(avatar)。
  
「在我死之前,」安納瑞克說,聲音變得更低沉:「我創造了我的程式彩蛋,並把它藏在我最受歡迎的電玩世界『綠洲』裡的某處。第一個找到程式彩蛋的人就能繼承我的所有遺產。」
  
又一次戲劇化的停頓。
  
「我把彩蛋藏得很隱密,可不是隨意放在某處的岩石底下。我想,你們可以說它鎖在一個保險箱裡,而保險箱埋在一個祕密房間,這個房間則是位於這裡某處,」他伸手戳戳自己的右側太陽穴:「一個迷宮的正中間。」
  
「不過別擔心,我已在各處留下線索,第一條線索是這個。」

安納瑞克伸長右手,比個誇張的手勢,前方立刻出現三把鑰匙在半空慢慢旋轉。這三把分別由銅、玉和水晶打造的鑰匙持續轉動,安納瑞克開始朗誦詩,每唸出一行,該行詩就變成灼灼紅亮的字幕,短暫地出現在螢幕下方。

三把隱藏之鑰開啟三道祕密之門
探險漂泊者將在門裡受試煉
測試是否具有某種特質
有能力熬過難關者
將抵終點
抱得獎賞歸
  
他唸完後,玉鑰匙和水晶鑰匙倏地消失,只留下銅鑰,懸吊在安納瑞克脖子上。
  
安納瑞克轉身,走進陰暗洞穴裡,攝影鏡頭跟著移動。幾秒鐘後,他走到嵌在穴內岩壁上的雙扇對開大木門前。這道門鑲著一道道鋼條,門上雕刻著盾牌和龍。

「這個遊戲我無法先試玩,所以我擔心程式彩蛋會被我藏得太過隱密,讓你們很難找到。我不確定是否如此,不過萬一真是這樣,那也太遲了,現在什麼都改變不了。所以,我想,大家只好等著看吧!」
 
安納瑞克猛然打開那道門,裡頭堆滿亮澄澄的金幣和鑲飾著寶石的酒盅。安納瑞克走入門內,轉身面向觀眾,張開雙手撐著兩扇巨大的木門。
  
「廢話不多說,」安納瑞克宣布:「哈勒代程式彩蛋尋寶遊戲,開始!」

語畢,他消失在一陣閃光中,留下觀眾望著敞開的大木門,凝視門後那堆炫亮的金銀珠寶。
  
接著,螢幕一片漆黑。

短片尾聲,哈勒代附上他個人網站的連結。在他去世的那天早上,該網站的內容有了巨幅改變。過去十年來,網站上只有一小段循環播放的卡通,內容是他的分身安納瑞克坐在中世紀的書房裡,伏案在一張斑駁污損的工作檯前,摻混藥劑,並研讀數本蒙塵的咒語書,後方的牆面上掛著一大幅畫,圖案是一隻黑色的龍。
  
但現在,那段卡通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最高分的紀錄表,就像以前投幣式電玩上會出現的那種。這張表有十欄數字,每一欄上有三個字母JDH,代表詹姆士·多諾凡·哈勒代,後面的分數高達六位數。沒多久,大家開始以「計分板」稱呼這個最高分紀錄表。
  
計分板下方有個看起來像皮革書的小圖示,點進去就連接到《安納瑞克年鑑》。這個年鑑可以免費下載,裡頭有數百份哈勒代的日記,但都沒標明日期。年鑑厚達上千頁,不過內容很少提及哈勒代的私生活或每日活動,多半是他對於各種經典電玩、科幻和奇幻小說、電影、漫畫,以及八○年代文化的觀察隨筆,中間穿插著對各種事物的幽默嘲諷,從組織化的宗教到無糖汽水。
  
尋寶活動——大家對該競賽的慣常說法——旋即席捲全世界,變成全球性的文化。就像中樂透一樣,找到哈勒代的程式彩蛋變成男女老少共有的夢想。這是人人都可參與的全民活動,而且一開始的玩法似乎沒有對錯之分。

《安納瑞克年鑑》裡唯一提到的線索是,若想找到程式彩蛋,首要關鍵就是熟悉哈勒代所熱愛的各種事物。就這樣,全世界開始迷戀一九八○年代的文化。現在距離八○年代已有五十年之久,可是當年的電影、音樂、電玩和時尚再次蔚為潮流。到了二○四一年,龐克風的刺蝟髮型和酸洗牛仔褲重返時尚舞臺,當代樂團所翻唱的八○年代暢銷歌曲攻占各大音樂排行榜。

一九八○年代的青少年現在已屆耆年,他們看著孫執輩開始擁抱並研究起他們年輕時的潮流和時尚,莫不嘖嘖稱奇。
  
一股新的次文化於焉誕生,構成這文化的數百萬人把生活裡的分分秒秒用來探尋哈勒代的程式彩蛋。一開始這些人被稱為「彩蛋獵人」,沒多久就被簡化成「獵蛋客」。
  
尋寶的第一年,當獵蛋客是很炫的事,幾乎每個「綠洲」的用戶都宣稱自己是獵蛋客。
  
哈勒代逝世滿一週年,尋寶競賽的熱潮開始消褪。一年過去,誰都沒找著任何東西。連把鑰匙或門都沒有。部分問題出在「綠洲」的規模太大,裡頭包含數千個虛擬世界,而那三把鑰匙就藏在這數千個世界的某個地方。若想把其中一個世界徹底搜索一遍,得花上好幾年。
  
儘管每天有很多「專業」獵蛋客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吹噓他們就快突破關卡,但事實愈來愈明顯:根本沒人真正知道自己在找什麼,或者該從哪裡找起。
  
一年過去。
  
又過了一年。
  
依舊毫無所獲。
  
社會大眾對這個競賽失去興趣,大家開始認定這只是一個有錢怪老頭搞出來的無聊騙局,還有人認為,就算真有程式彩蛋,也沒人找得到。這時,「綠洲」持續發展,規模愈來愈大,但在哈勒代遺囑的重重規範和他託付管理遺產的凶狠律師團的監控下,「綠洲」受到嚴密保護,沒人能奪取它,或透過法令來質疑挑戰它。
  
哈勒代的程式彩蛋逐漸變成不可盡信的街談巷語,獵蛋客的人數日益萎縮一事開始變成笑柄。每年,哈勒代逝世週年的那天,新聞播報員就會拿尋寶仍無進展一事來開玩笑。每年,有愈來愈多獵蛋客喊停,他們的結論是哈勒代根本是故意讓程式彩蛋無法被找到。
  
就這樣,一年又過去。
  
又一年過去。
  
直到二○四五年二月十一日晚上,一個分身的名字出現在計分板的最上頭,舉世皆知。經過漫長的五年,銅鑰匙終於被找到。發現者是一個十八歲的男孩,住在奧克拉荷馬市郊的拖車屋園區裡。
  
那個男孩就是我。
  
接著,坊間冒出一堆書、卡通、電影和迷你連續劇來杜撰我找到彩蛋後所發生的一切,但他們全都猜錯了。

所以我想,乾脆由我自己一次把事情說清楚。◇(節錄完)

——節錄自《一級玩家》/麥田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一級玩家】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青島的朋友來信說,他有一位好友的女兒叫湯西梅,父親是醫生,四川人,母親是德國人,也就是說她是一位混血兒。
  • 幸運的是,人類文明終究很快克服生產力不足,也因此延長了壽命。不同世代,或越來越多世代的人共處同一時空,相親相愛,不但是普遍的現象,更成為社會核心價值,成為幸福家庭的指標。長壽則成為生活品質、社會文明的指標。
  • 「她逃出來了!」四川口音的年青「鄉巴佬」對高個婦女說,這是鄧月蕙。
  • 如果她曾經身歷過,手忙腳亂地站在一片開滿薔薇花的河邊,如果她曾經歷過被一個少年郎從湍急的河水裡拉起來的情景,傾情地交付一個少女的心身靈魂給另一個人的感受,如果這些她都感受過,那麼,她當然就懂得,她的女友此時正在經受的熬煎,有多麼痛……
  • 那年二月,我來到鹽湖城和丹佛之間的猶因塔山脈,站在大約一萬一千英呎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遠景,見不到一盞燈,當時很冷,雪花打在我臉上,刺痛我的眼睛。當然,流淚也會產生刺痛的感受。我當時苦思著幾道根深蒂固的難題,腦海浮現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幾句名言,在山頭迴盪不已,更跟著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隨形:「我舉目望山丘,援手從何而來。」
  • 眾人來到城門,小龍讓鳳凰低飛在頭頂上,輕聲說道:「這次太陽不在,請你為我們帶路。」美麗的鳳凰直衝天際,鳳凰底下,幾名腳跨駿馬、身披白袍的修士一路跟隨……
  • 葛蕾絲知道瑞琳沒專心聽她說話,滿腦子都在想別的事,大人差不多隨時都是那副德性。通常,大人都不聽別人說話,更別提對象是小孩的時候。
  • 陽臺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級遊輪的私人陽臺。陽臺圍欄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間裡,幾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間毫無阻隔。陽臺上有兩張椅子和一張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節,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頭,欣賞午夜的太陽或北極光。
  • 《彼得潘》(愛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樣不太在意外表;此時他正欣喜若狂地跳來跳去,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這麼開心,全都要歸功於溫蒂才對。他還以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