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新移民談「三退」:明真相心靈覺醒

人氣 751

【大紀元2018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據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統計,截止到2018年3月23日全球華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經突破了三億大關。記者採訪了幾名近年先後退出中共組織的紐約新移民,他們暢談三退後心靈覺醒的感受。

自從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後,全世界華人社會,特別在大陸的中國人中出現了一場從來沒有過的「三退」大潮。退黨的人如果願意,都可以在退黨服務中心處獲得一個退黨號碼或者退黨證書,作為自己與中共惡黨劃清界限的證明。

那每一個數字的背後都是一個生命的覺醒,而每一個生命的覺醒背後都有一段尋找真相、分辨是非的心路歷程。在三退人數突破三億之際,記者在紐約當地挑選了幾個退黨號碼,採訪了這些號碼代表的退出中共組織的新移民,請他們談談自己心靈的轉變過程。

大陸司法系統人士太平 26年黨齡 從法輪功學員手中獲讀《九評》 2007年退黨 退黨號:0712213041900421

一直在大陸法院和檢察機關工作的太平,來美國才只有幾個月。「年輕時我認為共產黨代表先進意識形態,而且周圍人都把入黨作為一種進步和向上的表現。」太平說,所以他年紀輕輕就入了黨。

但是,30年來,他在中共司法機關工作中的所見所聞,讓他逐漸地對共產黨從疑惑到失望,從失望到絕望。「我耳聞目睹的東西不僅令人髮指,簡直是駭人聽聞。」太平說。

那是在2001年前後,他參加了一個十幾個死刑犯的公開處決活動,親眼看見共產黨摘除死刑犯器官的過程。

「槍聲響過之後,犯人的臉被人翻過來,名牌就放在他們胸前,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衝刺跑過來,各自抬走其要的犯人,然後就拉著警笛朝城裡飛奔而去。」太平回憶說,「我們的車跟在他們後面,就看見前面從車窗裡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倒……取走器官之後,人和車就分開了。這是我親眼目睹的。中共摘取人的器官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這種事情讓他心理上難以接受,然而最讓他震驚的還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長期迫害。因為他在工作中經常接觸被中共冤枉、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他發現這些人其實都是非常善良的百姓。

「法輪功都與人為善,先他後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可是,這麼善良的中國老百姓卻一直遭到中共的群體滅絕殘害,這讓太平徹底認識到了中共的殘暴本性。「這是壓倒我的最後一個稻草,讓我真正地反省了自己,我決定脫離中共、脫離那個體制。」

2007年底,太平在網上聲明退黨,後來他成為人權律師,為30多個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我脫離中共並為法輪功辯護的從業過程,也是一個心靈升華的過程,我為此感到榮耀和自豪,我對我的行為從沒有後悔過,因為這是我的職責所在、義之所歸,我正大光明,我人生無憾。」

大陸退伍軍人劉建國 32年黨齡 在大陸微信上聽聞《九評》 2017年退黨 退黨號:1711248411337841

曾是「六四」時抗命開槍鎮壓學生的中共第38軍長徐勤先的司機劉建國,親眼目睹部隊開往天安門清場。後來轉業到北京市民政局工作。

「滿眼看到的都是共產黨的腐敗,其瘋狂程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像。」他說,「國內的人入黨,真心的很少,都是迫不得已,沒有辦法才加入的。因為你要是不加入它,你生存都困難,寸步難行。」

在過去的十幾年中,他的手機不下十次接到過法輪功及退黨真相短信或者電話,他是從微信上看到《九評共產黨》的。「可我是公務人員,不敢說話,所以每次都是靜靜地聽。」

2017年10月在紐約退黨的劉建國。(大紀元)

他說,本來他還想在共產黨中做個好人,可是行不通。「即使你按照它的政策去做,跟著它幹,你也受到他們的打壓和迫害。」他說,「我在體制內已經堅持不下去了,他們內部的腐爛和骯髒已經到了臭不可聞的地步。」

去年十月,他來到美國,碰到法輪功學員,勸他用化名退黨。他說:「我用真名退!」退黨之後,他說「心裡那種壓抑感消失了,感到非常輕鬆。」

余春光 原大陸高中老師 10年黨齡 自己從中國大陸翻牆找到真相讀《九評》 2014年退黨 退黨號:1411202714214301

曾經在廣州教書的余春光來美四年了。他說,他與所有大陸出生及成長的中國人一樣,是從小聽著「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長大的,對「中國」和「中共」都「傻傻分不清」。在大學就成了中共的預備黨員。

201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得到了破網軟件「自由門」,讓他得以翻牆看到外面的世界。

2014年在網絡上退黨的紐約新移民余春光。(大紀元)

「對我影響最大的是真相影片《偽火》和《九評共產黨》一書。」余春光說,「我徹底認識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認識到了他們宣傳的一切都是為了蒙蔽民眾的。」

2014年11月,在《九評》發表10周年的時候,他在退黨網站上退出了中共。

「在我的退黨宣言發佈的那一刻,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自己好像重新活了一次。」他積極參加揭露中共的活動,抨擊共產黨的暴政,並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希望更多的人也和他一樣,「覺醒獲新生」。

在「三退」人數突破三億之際,余春光再次想感謝法輪功學員。「我對法輪功群體一直懷著深深的敬意和謝意。正因為他們不畏強權,堅持傳播真相,才有我們這些被救贖的迷途羔羊。」他說,「也正是他們的『真善忍』,反襯出共產黨的『假惡鬥』,讓人辨別真假、分清善惡。」

他祝願「法輪功學員能繼續站在抵抗邪惡中共的最前沿,帶領中華民族走向真正美好的明天」。

葉榮 大陸商人 戴過紅領巾 在新加坡獲悉真相 在網上看過《九評》 2016年退隊 退黨號:1604039169054261

2014年來到美國生活的葉榮說:「其實我在國內的時候對共產黨沒有明確認識,好像跟我沒關係。我既不反黨,也不是訪民,只做自己的生意。」後來他到新加坡經商,漸漸對時政發生了興趣。

在新加坡著名的牛車水街上,他頭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後來他上網看了九評,了解了六四及法輪功真相,對共產黨開始重新認識。2016年,他在紐約的退黨點宣布退出少先隊。

他認為,曾經是少先隊員的中國人更應該退出。「因為無論你後來入團還是入黨,你都是成人的時候做出的決定。而少先隊,是共產黨強迫孩子加入的,是在我們不懂事的時候不知不覺中被洗腦。」他說,「這種在孩子還未成年的時候就強迫加入的做法是非常邪惡的,這在美國都是違法的。所以,少先隊更應該聲明退出來。」

2016年在紐約退出少先隊員的葉榮。(大紀元)

葉榮認為,一個事物的倒台有內外兩種方式。「中國人退黨是從內部解體它,意義重大。」他說,「而法輪功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了比其他任何組織和團體都更大的作用,因為誰也沒有他們的耐心和堅持,這一點非常可敬。」

唐智 曾經的「愛國青年」 在日本留學時得知真相看《九評》 2013年在紐約退團 退黨號:1308168753859451

來美國5年的唐智,2002年曾在日本留學,碰到了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車站、景點,凡是人多的地方都看能看到法輪功的資料點。」他回憶說,「剛開始的時候我對他們很抗拒,覺得他們『給中國人丟臉』,心想『你們在中國鬧完了又跑外國鬧來了』……」後來在朋友的勸說下,他接過一些資料看。

再後來唐智就自己上網去搜索,看到了很多法輪功及六四真相。「人家有視頻、有圖像,不由得我不信。於是我對共產黨產生了一定的質疑。」他說,「一個黨派和一個人是一樣的,你撒過一次謊,你這個人的誠信就有問題了。」

令他發生改變是在十年前,他的一個遠親因為修煉法輪功受迫害,逃離家鄉,後來共產黨極盡哄騙之能事,說「既往不咎」,把他的大伯騙回家鄉。

「結果他回來第一天就被抓了,腿被打斷,還被關在一個一米多高的籠子裡,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他的妹妹也因為修煉被迫害死了……」

2013年退團的唐智(中)在紐約參加退黨遊行。(大紀元)

2012年唐智來到美國,第二年就退團了。「退團之後我沒有負罪感了。」他說,「你要是沒有退的話,你看到那些共產黨的醜事的時候,你會覺得臉上有愧,內心不安。人家譴責共產黨的每一句話,都像在譴責你自己,就像是賊和殺人犯的兒子一樣。」他說,「但是如果你和它脫離關係了,它是它,你是你。」

「所以退團對我來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人生轉折點,讓我放下包袱,重新站了起來。沒有自責、內疚,重新踏實地生活,人格更加健全,內心更加堅強,我能夠坦然地面對生活,面對所有的人。」

他想對還沒有三退的中國人說,「你先別跟我說共產黨怎麼好,我請你多多了解一下事實真相,然後你自己自然會有決定。」他從自己對真相的抵制、猶豫、比較和清醒的過程中發現,「其實冥冥之中人都是有指引的,而我的路,雖然也有後悔的地方,但是大方向是對的,對此我感到很欣慰,也很自豪。」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兩億人「三退」全球有獎徵文大賽揭曉
【特稿】三億人三退 解體中共復興中華
近三億人「三退」 拋棄中共是大勢所趨
每日三退聲明精選(2018/03/22)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國安法7特權 透露哪些弦外之音
【重播】FBI局長:2500反間諜案涉及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黑人牧師指責BLM運動
【老外看台灣】慎防紅色滲透 世界應捍衛台灣
【珍言真語】袁弓夷:團結滅共 香港才能重生
【重播】川普與全國教育者對話:促秋季開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