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17)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9日訊】正在緊要關頭,鐵門響了,嗄然一聲打開了,人們迅速地回到自己原來蹲的地方,大鬍子也怏怏不樂地在原地坐下。

進來的看守所所長高聲怒斥:「你們在搞什麼鬼?亂鬨鬨的,關禁閉還不老老實實地呆著,搞鬼名堂的,一輩子也別想出去!」所長環視了一下周圍又喊道:「誰叫李科林?」我像遇見了救星,迅速爬起來,立正「是我。」「跟我出去。」我隨著所長走出鐵門,回頭看看這幫烏合之眾,心裡自言自語:「銀元、手錶就留給你們作個紀吧,再見了,但願再也不會見了。」

在我被關進禁閉室的同時,消息很快就傳到了羅哥哥處,一場緊張營救我的活動開始了。羅哥哥首先去找周士齊教授,將原委說明,他們又一齊到軍部去見孫立人。說我決不是那種膽大包天,敢於命令俘虜開車進城的人。那是一場誤會,俘虜的證詞可以證明。羅哥哥通過他負責軍郵的關係,不知從哪裡弄到了這一至關緊要的證明。孫立人聽了,覺得情況屬實,於是下令將我釋放。我從入禁閉室到放出來,一共經歷了難熬的十二小時。在我回營房的路上,我偷偷吻了掛在我胸前的劫後餘生的飾物,暗暗地慶幸:「是你保佑了我,救了我,我想念你,偶哈毛……」

16. 廣州車站,再見!

出發前夕,士兵們忙著打包、裝箱、裝車、運往廣州車站。部隊整理好行裝,點名、集合、分乘五輛美軍軍用大卡車,抵達廣州車站時已是晚上七點整了。火車定九時整開往深圳,然後轉赴香港乘船到秦皇島。車站上的人群熙熙攘攘。我們通訊營上車完畢後,營長要我到通訊營各連各排的每節車廂去安排士兵們唱歌、學文化、不能讓他們盡打磕睡,否則坐在車裡無事可做,就會胡思亂想,開小差。

我接受這一任務對我逃跑有利,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站台上,各節車廂之間來回走動,而不致被人懷疑。營長決沒有想到布置士兵唱歌以防他們逃跑的人,正是一個蓄謀已久的逃兵。我一面到各車廂去布置營長交待的任務,一面在琢磨和尋找車站的出口處。

車站的正門,由四個荷槍實彈的憲兵把守,只准進不准出,休想越雷池一步。而離正門右邊三十米處是一個小小的運裝備、彈藥箱的出入口,沒有憲兵把守,只有一個軍需官模樣的人在忙著登記運上火車的物資。四五輛推車,輪流來回進進出出,不斷地將裝備裝上火車。眼看還有十幾分種就開車了,運輸也在加緊進行。我上前和軍需官打招呼並且遞了根駱駝牌香菸給他,並提醒他馬上就要開車了,要趕快運。他貪婪地抽著煙,滿頭大汗地催促手下的士兵加快速度。我也立刻捲起袖子,很自然地加入了搶運的行列。軍需官看我主動幫忙,還拍拍我肩膀:「老弟,好樣的。」直點頭表示讚賞我助一臂之力的主動行為。

我一邊推車,一邊密切注視著車站上的掛鐘,指針轉到八點五十五了!當我幫著推出門一輛空車,士兵們在搶裝最後一批裝備時,我趁人不備,亂鬨鬨裝車,無暇顧及別人的時機,一溜煙衝出了車站,人不知鬼不覺地撒腿奔向馬路對過的一輛公共汽車。車門半掩,不像要發車的樣子。一個司機模樣的人,躺在席上呼呼大睡。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躺在他身邊,心跳得都快蹦出嗓子眼兒了,緊張得到了極點。

這時,傾盆大雨落了下來,同時火車響起了出發的汽笛長鳴,隨後聽見「空其,空其」的啟動聲,我逃跑成功了!一塊石頭落地了!一天的緊張、勞累,我竟然不知不覺地睡到了清晨。司機在朦朦晨曦中,醒來一看,見一個人躺在身邊,起來踢了我一腳:「賓過?」(誰啊?)我這才從夢中驚醒,用廣東話說:「我要去西關,昨晚遇上大雨就入車躲雨。」

他見我是軍人,肅然起敬,又聽我說的是家鄉話更感到親切。連聲說:「莫門太,莫門太」(沒問題,沒問題)立刻從暖瓶裡倒了杯熱水給我,說車要五點鐘等售票員來了才開。於是我們就坐下聊了起來。我告訴他我的老家是廣東梅縣,這次由緬甸作戰回國,部隊長官特批准我回老家看看,然後隨下一批部隊出發。他信以為真,還不斷地說,我們遠征軍在國外打仗給中國人露臉了。

不知不覺天色已大亮,雨也停了。一個瘦小但雙目炯炯有神的梳小辮的姑娘挎著車票袋跳上車了。沉悶的車廂頓時有了生氣,她口若懸河般地與司機拉家常,也和我聊起遠征軍的事。我此時,又輕鬆,又緊張。輕鬆的是逃跑的計劃終於完成了,而緊張的是還心有餘悸,不知什麼時候憲兵搜查到車上來,那我就是瓮中之鱉了。我無心聊天,只盼早些開車。又零零星星上來幾個乘客,司機這才發動機器開車了。

沿途我也無心欣賞南國清晨的雨景,將身體儘量往座位下面縮進去,以免大半截身體暴露在窗外,被人發現。好不容易熬到了西關,我跳下了車與司機售票員招手告別就直奔忠義舅舅家。剛一敲門,忠義就來開門迎接我了,我們哥倆不約而同地抱在一起,慶幸死裡逃生。我一夜沒來,害得他一直在擔心我沒有跑掉,或是被抓走。

我問他是怎麼從車站跑的。他告訴我,他在車站上無法脫身,連長要他整理器材的清單,一直忙到車開以後,當時他已經不抱有什麼希望了。可是車開出不久,在一個小站停下來,他佯裝上廁所,就從兩節車廂的聯結處,跳下車溜掉了。他對廣州很熟,不到十點鐘就到他舅舅家了。(待續)#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們告別了同學、班排長,坐上司務長去領給養的中型吉普,來到孟拱的美軍第三野戰醫院。我們將軍醫處的轉院許可證交給一位金髮碧眼的漂亮護士,她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將我們的名字,部隊的番號,登在本上後,就發給我們每人一套天藍色的病號穿的衣褲並帶領我們到外科手術室。
  • 同學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鐘,憲兵的吉普車呼嘯而去,接著緊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響又急,我們都懷著大禍即將臨頭的感覺,迅速集合完畢。
  • 孫立人與作戰參謀乘吉普車到達英軍第一軍團指揮所。軍團長一見孫立人,像遇見了救星:「如果中國軍隊,再不趕去達羅援救英軍,他們就可能全部被俘。」
  • 解救英軍取得勝利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緬北的大街小巷。中國遠征軍的身價一下就提高了。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