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敘化武襲擊 為何被西方視為跨越「紅線」

圖為2017年4月5日,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Nikki Haley)譴責敍利亞以化學武器濫殺無辜。( 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人氣: 513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近日,敘利亞再傳化學武器攻擊,不僅為全球帶來了輿論地震,同時也觸動了西方國家的底線。美英法表示要對阿薩德政權給予強烈回應。那麼,化學武器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每次登場都會讓世界變得如此敏感,甚至被西方國家視為「紅線」?

本文就藉此機會探討一下有關「化學武器」問題。首先從什麼是化學武器說起。

顧名思義,化學武器就是利用具有毒性的化學物質作為武器。這類武器與核武器及生物武器同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由於其成本相對較低,但殺傷力又很強,因此被稱為是「窮人的原子彈」。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的資料顯示,化學毒劑通常可以分為神經性毒劑、窒息性毒劑、糜爛性毒劑、血液毒劑等幾大類別。

神經性毒劑以沙林、梭曼等為代表,主要能引起神經系統功能紊亂,出現窒息、瞳孔縮小、噁心嘔吐、肌肉震顫等症狀,重者可迅速死亡。

糜爛性毒劑主要代表是芥子氣、氮芥和路易斯氣。它通過呼吸道、皮膚、眼睛等侵入人體後,引起細胞中毒。導致皮膚大面積出現類似於嚴重燙傷的水泡,通常會危及生命。糜爛性毒劑中毒通常導致失明以及呼吸系統永久性受損。

圖為美國畫家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在1918年畫的毒氣戰。畫中描繪了很多士兵因受芥子氣攻擊而失明。據介紹,1918年薩金特曾親臨前線,目睹了被芥子氣攻擊後戰場的慘況。(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窒息性毒劑典型代表是光氣和氯氣。受害人吸入這些毒劑,導致肺泡不斷向肺裡分泌液體,以致人像溺水一樣死去。

血液毒劑的稱謂也源自其對受害人的作用效果。血液毒劑通過是毒劑通過呼吸道進入人體。它們抑制血液細胞使用和輸送氧氣的能力。因此,血液毒劑是有效導致人體窒息的毒劑。典型的血液毒劑包括氰化氫、氯化氰和砷化氫。

為何西方國家對化學武器如此敏感?

很多人或許困惑,在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使用常規武器殺死的人數遠遠要超過化學武器,但為何化學武器攻擊如此讓西方國家敏感?

美國政治新聞網「政治」(Politico)稱,死亡人數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毒氣攻擊造成的巨大後果,使得已經是野蠻的屠殺變得更加野蠻。

和常規武器不同,化學武器主要是用化學毒劑侵入人體,殺傷方式非常殘忍,殺傷範圍大,具有「無聲殺手」的稱號。此外,化學武器持續破壞時間長,對環境傷害更大,受害者往往在遭受難以忍受的痛苦後死亡,即使是倖存者,很多人將在後遺症中痛苦度過數十年,因此化武被外界普遍認為不人道,難以接受。主流國際社會也一直呼籲禁止製造和使用化學武器。

化武攻擊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具有選擇性,無法區分是軍人還是平民,若在居住區使用,就會導致大量平民死亡。

雖然將有毒化學品作為武器使用已有上千年的歷史,但化武第一次被大規模使用是在一戰期間。1915年4月22日,在伊普爾戰役中,德國用氯氣攻擊法國、加拿大和阿爾及利亞聯軍。美國「Politico」說,這次毒氣攻擊,似乎立竿見影,數以千計的士兵出現窒息,無法呼吸而痛苦死去。另有數以千計的士兵驚慌逃跑。

圖為1915年,在伊普爾之役中,德國用氯氣攻擊法國,加拿大和阿爾及利亞聯軍後,法軍戰士戴上早期形狀的防毒面具作戰。(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親身經歷過一戰的保羅‧博伊默爾(Paul Baumer)曾經回憶了一戰中使用毒氣的恐怖情境,「我們記得醫院裡的可怕景象,受到毒氣攻擊的病人出現窒息,他們灼燒的肺似乎要一塊塊地咳嗽出來。」

維基百科引述官方公布的數據稱,一戰中的毒氣攻擊造成大約117萬人受傷,8.5萬人死亡。很多人雖然倖存下來,但之後數十年生活在毒劑後遺症的折磨中,痛苦不堪。

化學武器攻擊對倖存者所帶來的影響是長期的。維基百科資料顯示,芥子毒氣增加皮膚癌、白血病、眼病、心理和生理障礙等患病機率。在使用化學武器的地方,土壤中檢測到的化學物質可導致癌症,對大腦、血液、肝臟、腎臟及皮膚等也都有潛在的影響。

1995年3月,奧姆真理教多名教徒在東京三條地鐵線路散布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亡,逾6,300人輕重傷。20年多年後,很多受害者仍在痛苦中煎熬。日本NHK在2015年事件發生20年之際報導說,這個事件還沒有結束,有些人因為毒氣留下的後遺症而無法工作。

東京沙林毒氣攻擊發生後,相關人員在清除站台上的沙林。(Japanese Defence Agency/Getty Images)

51歲的淺川幸子受毒氣影響,大腦嚴重損傷,全身麻痺,一直病臥在床。多年來生活一直由哥哥淺川一雄照顧。他表示,對受害者的家屬來說,沙林事件遠沒有結束,同時他也表示了對未來生活的擔心。

敘利亞近幾次的化學攻擊,專家稱,疑似使用了沙林等毒氣。上週六發生的最新化武襲擊,BBC引述「敘利亞民防團體」和向醫院提供幫助的救濟組織「敘利亞美國醫學會」(SAMS)的消息稱,這些患者出現了「呼吸窘迫、中樞性紫紺(皮膚或嘴唇發藍)、口吐白沫、角膜灼傷,並發出和氯氣相似的氣味」的症狀。一名死去的女性出現抽搐,瞳孔呈針尖狀。負責搜索被影響地區住宅的救援人員也發現了口吐白沫、發紺和角膜灼傷的屍體。

2017年4月在敘利亞遭受化學武器攻擊的受害者。 (OMAR HAJ KADOUR/AFP/Getty Images)

淒慘的照片再一次震驚全球。美國總統川普說:「這是關於人性的。我們在談論人性。它(化武襲擊)不能被允許發生。」

正因為化學武器攻擊給受害者帶來的痛苦與煎熬,讓人們產生了巨大的恐懼。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稱,毒氣攻擊甚至曾經被形容為「所有武器中最可怕,最令人畏懼的武器」。

國際禁止化學武器歷史

NPR報導稱,一戰中,雖然多數士兵是被常規武器所殺,但「軍備控制協會」的格雷格‧蒂爾曼(Greg Thielmann)表示,毒氣攻擊給上百萬倖存者留下了可怕的陰影。

「這意味著痛苦的肺部疾病,很多人甚至因失明而不得不在黑暗中度過餘生。」 蒂爾曼說,比如,在美國,就有數萬人在一戰期間就擔心接觸到芥子毒劑。

NPR稱,在一戰結束後,國際社會對毒氣造成的死傷反應很快。在1925年,締約國在日內瓦簽署了《日內瓦協定書》,同意在戰爭中不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氣體,以及一切類似的液體、物體或器件,即化學武器與生物武器。

到了二戰,化學武器的使用非常有限。希特勒曾在一戰中被毒氣傷害過,在二戰中他從未在戰場上使用毒氣。

1993年1月,《禁止化學武器公約》正式簽署,並於1997年4月生效。這是第一個全面禁止,且徹底銷毀一整類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具有嚴格核查機制的國際軍控條約。

美媒NPR在2013年的一篇報導引述監督執行該條約的「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發言人邁克爾‧盧漢(Michael Luhan)的話說:「我們現在已經核實,報告給我們的化學武器庫存的80%已被銷毀。」

銷毀化學武器的工廠。(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但這些措施仍沒有完全消除化學武器的全球威脅。曾在美國國務院工作幾十年的蒂爾曼(Thielmann)指出,軍隊已經學會如何用保護裝置來進行防護。「這意味著,在現代戰爭中化學武器的主要受害者就是那些沒有合適裝備的人,也就是說,大多數為平民。」

CBS新聞在2013年的一篇報導中,評論為何化學武器被視為紅線時說,有一種觀點認為,和傳統武器相比,使用化學武器被認為是懦弱的表現。

化學武器被西方主要大國視為「紅線」

雖然化學武器的原理和製造技術如今已不再像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那樣神祕,但它的每一次登場都會造成輿論地震,進而引發意想不到的政治效應。

正如美國政治科學家約翰‧穆勒(John Mueller)在2013年4月《外交政策》上所說,德國人在一戰中使用化學武器後,英國稱其為「極不人道」的襲擊,這成為美國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個重要原因。直到今天,使用化學武器在道義上都被廣泛認為應受到譴責。

美國的紅線

奧巴馬曾於2012年警告敘利亞政府說,如果敘政府使用或者部署化學武器,那就是跨越了美國的「紅線」,美國將會軍事介入。

2013年8月21日,敘利亞政府在大馬士革東部郊區古塔發動一場大規模的化學攻擊,死亡人數在322至1700人之間,其中包括大量兒童。另有數千人受傷。

敘利亞化學武器攻擊受害者中包括大量兒童。(MOHAMED AL-BAKOUR/AFP/Getty Images)

奧巴馬當時警告說要給予回擊,但最終沒有採取行動,引發眾多譴責。

CBS當時引述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說,美國不能忽視的是,敘利亞政府面對一次又一次不得使用化學武器的警告之後,還是在大馬士革地區的婦女兒童在平民生活地區採取化武襲擊。

《化學武器禁忌》(The Chemical Weapons Taboo)的作者普瑞斯(Richard M. Price)也警告奧巴馬政府說,如果不採取行動的話,阿薩德會繼續升級襲擊,陷得越來越深。

正如普瑞斯所說,2017年4月,阿薩德政權再次對平民發動化武攻擊。川普政府當時指責奧巴馬2012年劃出「紅線」,但之後在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時,卻退縮了。

川普說:「即使是美麗的嬰兒也遭到殘酷的殺害。上帝的孩子,都不應該遭受這樣的恐怖襲擊。」

「當有人在虐殺無辜孩童、無辜嬰兒、小寶寶,而且使用的是相當致命的化學毒氣,如果人們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毒氣時會相當震驚。 」

「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跨越一條紅線的問題,而是跨越無數、無數條紅線。」

之後,川普下令對敘利亞一空軍基地發射59枚戰斧導彈,以示警告。

法國的紅線

去年5月,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法國時,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會後的記者會上就敘利亞阿薩德政權涉嫌在該國內戰中使用化學武器的事宜,向阿薩德的長期盟友普京當面提出了法國的看法。

馬克龍說,「對我們來說任何人(在敘利亞戰場)使用化學武器的行為都是越過紅線而不能被接受的。」「任何一方使用化學武器都將受到立即的報復和回應。」

針對上週六發生的化武攻擊,馬克龍同樣表現強硬,他說,已經有證據證明是阿薩德政權所為。英美法三國已定出戰略合作方案,如最終空襲,目標會是敘利亞的化武設施。

英國首相梅(Theresa May)對敘利亞的化學攻擊也表示強烈的譴責。英媒透露說,梅已經命令潛艇在敘利亞導彈射程範圍內待命。目前,她已經取得英國高級部長們的支持,同意加入美國和法國的行動,阻止敘利亞再使用化學武器攻擊平民。#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4-13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