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鐵工的人(2)

第一名的三角鐵

無極限的生活工法,不被彎折的意志,與鐵共生的男人
作者:曾文昌

冷硬的鋼鐵也可以化為有溫度的工藝。(公有領域)

  人氣: 236
【字號】    
   標籤: tags: , ,

續前文

而我的夢呢?

其實隨著家境的改變,早已消失不見。

一直以來,半工半讀的生活,已經養成了我務實的觀念。國三要畢業時,每個同學拿著各學校的報名表準備去報考,但觀察敏銳的老師發現我卻連一張報名表都沒拿。

我說:「是的,老師,我打算直接就業。」

老師驚訝的問:「怎麼會?」

沒錢繳學費的事我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能淡淡的說:「不知道要唸什麼……」(是啊,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此時,老師說了點醒我的一句話:「你工藝、美術都是班上前茅,為什麼不依自己的興趣去考復x美工?」

對厚,於是猶豫的我去拿了報名表。

但在拿報名表的同時,聽到了同學的對話:「聽說季展的材料費都很貴……」於是,我又打了退堂鼓。

回到家後,便將報名表丟在桌上。媽媽因此也注意到我要升學的事,她執意要我報名,不要擔心學費的事。就這樣,在媽媽的要求下,我去報名參加了考試,也如願的考上了。

可是……可是……學費真的是很大的負擔啊!然後,我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我放棄了美工科,改讀了電子科。

呵呵……現在想起來還真的滿好笑的,自以為是的主意。

讀了電子科,想說有學歷就好,其他就不在乎了。但是,天分是沒辦法埋沒的。一次校慶比賽,規定每個人都必須要參加一項科目的競賽,有美工、製圖、電子、鉗工……等。我挑了自己喜歡動手做的手工藝──鉗工。

這次的鉗工比賽,主要是將一塊一公分厚的鐵,用鋸板鋸成等角三角型。這聽起來很簡單,但對我來說,還滿有挑戰性的。

因為個性的關係,我對自我的要求很高,希望等距、等寬,角度、尺寸也都必須要一樣,所以我將一天比賽的時間都花在了這塊三角鐵上。

不斷的丈量,不斷的修改,要將誤差做到零為止。不準就重做一塊,就這樣,不知不覺就做了三塊。其中一塊自己覺得滿意,還將工藝課學的拋光技術給運用上,把鐵塊拋得亮晶晶的。

這時,在旁邊吃泡麵的同學看我多做了兩塊,便要求我送給他們。就這樣,我的三塊三角鐵就一起參加了這次的鉗工比賽。

說來好笑,從小沒拿過獎狀的我,隔天卻被老師告知,我拿到了鉗工比賽第一名,而二、三名正是跟我要的那兩位同學。

嗯……這個意思是說,一二三名都是我包辦了!(這真的有點誇張)

星期一週會頒獎,我在眾師生面前領了生平第一個第一名,同時也是全校第一的獎狀。

這可能是老天爺在暗示我,我以後會吃這碗飯吧!@(待續)

──節錄自《做鐵工的人》/柿子文化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天看到圓滾滾的麵糰變成簡單而豐富的麵包,再怎麼辛苦都無怨無悔。每個晚上都對第二天充滿了期待,我希望我離開人間的最後一天是手握著出爐鏟,在麥香中平和的離開,然後在另外一個世界還是繼續擔任麵包師。
  • 老祖宗比我們想像中聰明多了,當他們發現麵糊置放的時間較長,會產生氣泡和酒香,接著烘烤麵糊,意外得到了口感外酥內軟的麵包,因此學會製作麵包。
  • 生做麵包師,死為麵包魂。起初我把重點放在酵母上,我開始和酵母交上朋友,我開始懂它的語言,我可以感受到它餓了、冷了、感冒了、生氣了,和別人打架打贏了……於是我逐漸了解它的行為模式。
  • 別人的主角是錢和有錢人,我們的主角是茶與茶農,這樣的論壇真真是低到泥土裡。出門就可以摘到茶葉,彎腰就可以與蟲蟻接觸,還有那陣陣的清香啊,聞之即醉。
  • 或許,我們在一聲不吭地練習動作時,卻忘了誠實面對自己的味覺。又或許,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Gwilym Davies在萃取濃縮咖啡,便流暢地將把手鎖上後,按下沖煮鍵,接著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雙手再抱胸,不發一語,專注地看著濃縮咖啡整個萃取流程。整個過程流暢到了極點,沒有一絲絲多餘的動作,連專注的眼神都那麼炯炯有神,實在是帥呆了!
  • 我和Chee在那次聚會中認識了各行各業喜愛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輩子都無法認識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們每個人生命裡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點燃了相遇的火花,
  • 幸好臺北是一個「人的城市」,有極多的角落與極多的人眾猶能容納其他寂寞的人;讓他們可以經過,可以探看,甚至可以停下來聊上幾句,更甚至讓他們滔滔不絕的清除心底之大劑量收藏。
  • 以前,房間有窗簾,那邊有照片、花和書,一隻叫卡斯特的貓睡在沙發上。有燭臺,有細語,有斟滿的酒杯及音樂。牆上搖曳著影子,一個高大,另一個嫵媚動人。這個房裡曾經有愛存在。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