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四·二五經歷

作者:李琳(化名)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清華大學建築館,在《轉法輪》精裝本首發式上講法,並與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合影。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清華大學建築館,在《轉法輪》精裝本首發式上講法,並與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合影。

    人氣: 186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29日訊】我是1996年3月在北京清華大學就讀碩士研究生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家人有93年參加過師父早期學習班的,當時我一度以為法輪功是普通氣功,但在96年中國新年回家時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我特別震驚,書中講出了無數天機,是我在西方宗教中百思不解的,也從來沒有任何人透露過的。耶穌曾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而大法是宇宙的根本。

在如此高深的大法中修煉的美妙難以言説,在師父的大慈悲與大智慧教導下,通過每天參加學法煉功,都能感覺自己在變得更好,逐漸地更接近自己真實的那個善良本性。這真是幸運而幸福的快樂時光,無論身心都在巨變。

研究生畢業之後我就留校了,到99年時,已經修煉3年了,當時在校的職稱是助理研究員(注:中級,相當於講師)。那年,我親歷了四·二五府右街上訪。

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清華大學法輪功煉功點的部分學員合影。(作者提供)
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清華大學法輪功煉功點的部分學員合影。(作者提供)

山雨欲來 何祚庥發文攻擊大法

我記得,那時候,週末都會有比較多的大規模戶外集體煉功,大批的新學員在走入修煉中來,整個修煉形勢發展很快,師父接連在98年出版了《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歐洲法會講法》《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新加坡法會講法》《瑞士法會講法》《洪吟》6本書,並在99年2月和3月分別在美國西部於洛杉磯法會、美國東部於紐約法會講法,以後也整理成書出版。

1999年4月初的某一天,下班之後,我聽説了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親戚連襟何祚庥於天津師範大學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發表攻擊气功、尤其針對法輪功的文章的事情。

這件事挺出乎我的意料的,因為法輪功的一切都是公開的,書籍啊,煉功活動啊(那時候都是戶外煉功),集體學法啊,開法會啊(有大一點規模的,也有比如學校内學員自己組織的)。國家也是明確有對氣功「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的三不政策的。

而且,之前98年5月已經發生了所謂的北京電視臺事件,即北京電視臺《北京特快》欄目利用該臺記者在北京玉淵潭法輪功煉功點採訪煉功學員時的鏡頭,播放科痞何祚庥對法輪功的誹謗事件。

記得那時候,北京學員為了維護大法有人就去電視臺澂清過真相,以挽回影響。我聼學校裡去過電視臺的弟子講,北京電視臺看到來了很多學員,開始嚇得夠嗆,因為他們不知道學員衹是抱著講清真相的態度去反應情況的,根據他們的經驗這麽多人來是無法應對的。

但學員冷靜祥和的態度讓他們平靜下來,學員跟欄目組講訴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實例,讓電視臺特別感動,說沒見過這麽好的人,然後6月2日,電視臺重新播出了關於晨煉有益健康的内容,裡面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的煉功動作,正面報導了法輪功。事情得以圓滿解決。

這件事之後,我認為北京對於法輪功的認識都已經清楚了,各界也都知道這個科痞何祚庥是在造謠,他怎麽又能跳出了挑起事端呢?誰指使他的呢?又是誰給他的市場呢?

天津警察打人事件引發四·二五上訪

果然,4月22日發生了天津警察打人事件。戶外煉功的法輪功學員遭到警察驅趕,一些學員被毆打,45人被抓捕。事情傳到了北京,我們就知道了。

事實上,對於學員修煉干擾、有個別人想利用挑起事端為自己向上爬賺取政治資本的事情,在各地一直都偶有發生。之前清華也有這樣的人,但學校裡的煉功人都是成績好表現好的學生教師,沒有系院領導願意對這些人出手,所以都是不了了之了。

但天津事件比較嚴重,打人了,這是以往沒有過的。週六4月24日在校内煉功後,我們煉功點的學員交流了一下,大家都覺得要去反應一下真相,那就去信訪局吧。於是,4月25日週日大家就利用休息日各自出發去了信訪局。

當時我已經懷孕了,去的不怎麽早,坐公交到了信訪局附近的府右街時,已經來了不少學員,大家秩序井然地站在街道邊上,給行人留出走路的空間。我原還想能進信訪局,但看到來的學員不少,相信沒有地方裝得下這麽多人,就在路邊找了個地方等消息。

我先生打電話問我去了多少人,我當時真說不清楚,看出來是比較多,但也不奇怪,因為修煉人多啊。那時,家家戶戶、單位街道,哪裡沒有修煉人呢?現代醫學有很多病是診斷不出治療不了的,我自己修煉前長期低燒、體質很差,就解決不了。而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提高素質的奇效,是沒有什麽科學方法能達到的。

修煉人在哪裡都差不多,就是拿本師父的書看看,有累了的找個角落坐下打個坐煉會兒靜功,或者彼此交流一下修煉心得。時間慢慢就過去了。

修煉沒有花名冊,我們想去上訪都是自己去,沒誰提要求,都是自發自願的行為。也沒有誰去組織,自己走自己回,我周邊有一兩個認識的人,多數人不認識。警察在路邊抽著菸,其實就是擺個樣子,不需要維持什麽秩序,挺悠閑的。

本以為中午就能解決講清楚的事情,其實也拖了挺長的時間的。事後聼一個北京大學的弟子說,她因為去得比較早,站在了中南海的正門旁邊,見到了朱鎔基總理。

她說,總理出來見到來了很多人,就問:你們為什麽事情來?學員說是為了天津打人事件來反應情況的。總理很奇怪,問學員:不是有三不政策嗎?允許你們煉功啊。

總理又問,誰讓你們來的?學員說沒有人組織,都是自己來的。總理就擡手點了幾個人,讓這幾個學員進去談,講講來龍去脈,説説有什麽要求。

學員的要求就是:結束公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正在增強的騷擾,並釋放天津被捕的學員,給予合法修煉權利。

到了傍晚時分,傳來消息,說總理已經答應了學員的要求。學員們於是準備散去。我看到,有搞環衛的學員推來垃圾車,大家都把自己附近清理乾净。這是我們的日常行為,在戶外煉功時都會自覺打掃一下。

然後,我就跟著人流往公交站慢慢走。走了很遠的一段路,我突然覺得地上怎麽臟了,原來我已經走出了學員上訪區域,進到了一個市場了。比較後我才意識到,我待了一天的地方真是被學員自覺維持得很好。唉,看這個一般常人待過的市場,人流散去後只剩遍地的包裝箱包裝紙等等垃圾。

北京城挺大的,我們學校又在郊區,坐上公交時都晚了,我在車上有些擔心什麽時候能趕回學校,而且進了學校後還有很遠才到宿舍。但感覺那天車很順,時間似乎走得慢了,我趕在關門前進了宿舍。

后續

在整個四·二五事件期間,從聽説何祚庥寫造謠文章,到上訪時,我的心態都非常平靜,也許這是我在整個修煉中最心態平靜的一段時間。我沒有懷疑過自己修煉的正確性,更沒有想過會有後來天傾地覆的鎮壓,也不知道我在清華的這些志同道合、一生中最好的修煉朋友們將會遇到這麽大的磨難。

師父在四·二五後又陸續出版了《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新西蘭法會講法》《加拿大法會講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4本講法,我常想,慈母會對孩子「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師父那時一定時時擔心弟子們能不能走過來,想給弟子準備更多更多吧。

之後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1999年7月發生了720事件,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而610的頭子李嵐清親自坐鎮清華,清華大學淪為迫害的重災區。明慧網上披露出來的衹是冰山一角。

有多少風華正茂的清華學子教師被勞教、判刑,迫害致死。我也被迫提前離開了學校,經歷過多次被單位開除、警察抄家、監視居住等,流離失所輾轉各地,最終在2012年來到了自由的法國。

往事歷歷,如今已經過去19年了。有人問我,有誰會記得他們嗎?會啊,我記得,朋友們記得,親人們記得,歷史也記得,樁樁件件都記在心裡。請問,在人生最好的時光遇到萬年不遇的正法大道,怎麽有遺憾?

清華的校慶是4月的最後一個週日,本文一並獻給這所名校堅守信仰中的弟子們。願慎終如始,不負今生。

責任編輯:關宇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在集會上發言。(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紐約地區部分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共上千人,在華人社區法拉盛舉行盛大遊行和集會,紀念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19周年暨聲援全球三億中國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 18年前的4月25日,在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前,一萬多人靜靜地站著,他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秩序井然;而警察就在旁邊談笑風生。當天晚間,這群人又靜靜地散去,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紙屑。這些人所展現出的精神面貌,讓全世界為之震撼,也讓世界越來越多的人們走入法輪功修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