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七字之七(十一)下

陳彥玲說書:《七俠五義》──仙枕示夢古鏡還魂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2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常聽成功的人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句話體現了一個人對於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磨難的忍耐胸懷。真正的「忍耐」會表現出許多高貴的品行,例如:「臨危不亂」、「勇者不懼」或「理智平和」。這樣的品行可以幫助人得到信任,開啟智慧,展現真正的自信,落實為別人著想的行為,自然集結許多相同的朋友,自助人助又符合道德要求,那麼肯定心能容百川、肩能擔重任,成功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上回說到的頭名狀元范仲禹一時的落魄遭遇或許也是讓他邁向真正成功的考驗吧!

范仲禹不知自己已是新科狀元,只從老樵夫的口中知道妻子遭到橫惡侯爺葛登雲劫擄。著急上火的趕到侯府要人,卻落得亂棒打死,讓侯府送到荒野丟棄,沒想到遇上了尋找新科狀元的一群報錄人,陰錯陽差的搶了這口裝著狀元郎的木箱子。這些貪小便宜的報錄人一掀了箱蓋竟然遇上死而復生的范生,嚇得一哄而散竄。可憐這失妻丟子的范生,早已神智恍惚,見人就拿朱履亂打,這等模樣如何尋妻找子呢?

此時范妻白氏因不從侯爺的威逼也趁機自盡了。被侯府假借奴僕葛壽之母過世名義將白氏屍首送進了家廟。這看守家廟的道士謊稱官府禁土沒將棺木入土,想等待機會盜取棺內陪葬品。沒想到這貞烈冤死的白氏還魂到了興隆木廠的老闆屈申身上。

這興隆木廠原是屈申與屈良兄弟開在城中鼓樓大街西邊上的。屈申帶著銀兩出門去買材料,沒想到夜深借宿時被屋主李保夫婦看到了隨身的許多銀兩,李保夫婦灌醉屈申,奪財害命之後,將屈申屍首丟棄荒野林中。而屈申起意貪杯醉倒在李保夫婦家,你道這李保是誰?原來就是李天官派了跟包公上京赴考的李保。後因包公被罷職,他以為再沒有出頭之日,因此將行李銀兩拐逃而去。重利忘義之人過的是花街柳巷的日子,不多時便將銀兩用盡,流落李老頭店中。李老夫妻見他表面勤謹小心便將他招贅。誰知他仍是嫖賭吃喝,生生氣死李老夫妻。他便接過店來,忌憚的放蕩,加上李氏的好吃懶做,不上二年關店典賣,落得一貧如洗。遇見身帶銀兩的屈申前來投宿,殺人奪財自不在話下了。

人間許多事看似巧合,卻都是因緣聚足所致。想的惡念、做的惡行都會在自身的空間場中留下了紀錄。不論善或惡性的景象積累多了以後,就形成了一個能量場,古人說的物以類聚的現象就如實的呈現出來了。真應了那句「天下沒有偶然的事情」的至理名言。

李保以為偷了包公的行李銀兩可以遠走高飛,卻沒想到自己的荒淫嫖賭與妻子的貪心惰性埋下了陷己自斃的種子。沒料想,屈申與白氏的魂魄陰錯陽差的互相挪了位。屈申的大漢身體用著柔弱女子的聲音說著自己的冤屈,而白氏的女子身體卻有著粗曠的男聲也說著自己的冤情。再加上一個神智恍惚的范生,早已鬧得旁觀的鄉民和地方官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了。所幸,那頭劉老奉贈的黑驢奔著包公大轎而來,只見牠在轎前,兩隻前蹄一屈,望著轎點了三點頭。包公便道:「那黑驢你果有冤枉,你可頭南尾北,本閣便派人跟你前去。」那驢站起轉過身來,果然頭南尾北。這黑驢將包公一行人引到了侯爺的家廟,展開了一段明辨陰陽錯位的辦案歷程。

包公面對這錯綜複雜的冤情說道:「陰錯陽差,陰錯陽差,這怎麼辦呢?」包興卻說,得到「陰陽寶殿查去不可。」包興將自己藉由偷試了遊仙枕到陰間的經歷說明了一番。包公也坦然應用了這遊仙枕,得到恭恭正正書寫的八句話,「原是丑與寅,用了卯與辰。上司多誤事,因此錯還魂。若要明此事,井中古鏡存,臨時滴血照,磕破中指痕。」因此,包公升了堂,包興將照膽鏡懸掛了起來,屈申並白氏分男左女右,將中指磕破,把血滴在鏡上。只見血到鏡面,滴溜溜的轉,「霎時光芒四射,照得公堂之上,人人二目難睜,各各心膽俱冷。」包公吩咐二人,對鏡細看。卻見一個是上吊,一個是被勒,「正是那氣堵咽喉萬箭攢心之時,那一番的難受,不覺氣悶神昏,登時一齊跌倒。」此時寶鏡光芒漸收,仍是古鏡一面。

眾人卻不禁打了個冷戰。還魂正身之後,事情回歸了真相,加上包公的超凡智慧與鐵面無私,案情水落石出。侯爺葛登雲死於虎頭鍘下,李保斷頭於狗頭鍘,葛壽定了斬監候。李保之妻定了絞監候。葉道士盜屍,被充軍到陝西延安府。屈申屈良當堂將銀領去。但因屈申貪便宜順手取了黑驢,結果換得的是將他的花驢入官。黑驢伸冤有功,得到了奉官餵養。范生同妻子白氏當堂叩謝了包公,與妻弟白雄一齊到八寶村居住,養息身體,再行聽旨赴瓊林筵宴。至此善惡有報,又為後人添一明例!@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這次來看看一個書生的故事:住在湖廣武昌府江夏縣南安善村有個飽學之士,姓范名仲禹,娶妻白氏玉蓮,有個七歲的男孩名喚金哥,家道艱難,止於餬口。遇到了科考機會,還不知道旅費從何而來呢?
  • 話說展昭除了奸邪之人季婁兒之後就往夜宿的「通真觀」去了,沒想到無意中聽到道觀裡的小道士跟一名年輕女子的對話,發現了驚人的陰謀。這道士名喚談月,而這年輕女子竟是楊婆口中丟失的小女兒!這小道士正跟玉香在計畫著,偷盜道觀觀主邢吉替龐太師作法將包拯加害的酬銀,以遠走高飛。
  • 南俠展昭正趕往首相府途中,但凡遇見不平之事無不出手行俠義之舉,這種付出不考慮自己的得失、也不挑難易的心性,正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本色。如此亮敞的心智行為累積了無數的正義能量,自然能牽動相對應的緣份,就拿他在飯館裡遇見的這一樁事情來說吧。
  • 當天包拯問完了楊、趙兩方後退堂到了書房,沒想到突然兩眼發直,身體亂晃,也不言語,包興悄悄問了老爺:「怎麼了?」只見包拯身子忽地一挺,說道:「好血腥氣呀!」便往後倒下,竟這樣連日的昏迷不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