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七字之七(十二)一

陳彥玲說書:《七俠五義》──漁郎救人周增訴冤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190
【字號】    
   標籤: tags: , ,

人的一生中每天都在面臨做「選擇」,有的人意氣用事,圖一時之快,所做的選擇往往後悔莫及。有的人理智十分清醒,以仁義道德為準則,雖看似眼前吃虧,但卻贏得千秋典範。當然有人認為人的肉身毀壞之後,甚麼都不存在了,何談身後事?殊不知現代科學對靈魂存在的研究已經跨越了許多不同領域,在化學、物理、醫學和心理學等不同專業中都有人十分投入,並取得重要的成果。

彼得.拉姆斯特是澳大利亞的心理學家,他在1983年製作了一部名為《轉世實驗》(The Reincarnation Experiments)的記錄片。此片記錄了一個人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所記憶的一生。當昏迷狀態時,他所說法語沒有任何異國口音,熟練的理解並能用法語回答問題,還知道已經被變更了名稱的老街道名。另外,著名的喬治-巴頓(George S. Patton)將軍生前就一直堅信轉世現象,他還曾經描述自己看到過自己祖先的靈魂,並深信自己就是古代迦太基將軍漢尼拔再世。

所以,當人能知道這樣生命的真相時,眼前的佔便宜或一時之利,就極有可能不再左右人的選擇,取而代之的是純然的良知道德,那麼天下為公的體現也就指日可待了。《七俠五義》中的故事寫的雖是許多升斗小民的故事,但卻展現出「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的傳統文化的高明智慧。這回我們就來看看周家老兒的故事。

話說展昭為遊西湖而來,正漫步到了斷橋亭上,瞻眺神怡之際,忽見堤岸上有一老者摟起了衣裳,把頭一蒙,就縱身跳下了湖水之中。展爺見了不覺失聲道:「哎喲不好了!有人投了水了。」可焦急自己不會水,搓手跺腳的無法可施。突然一隻小小漁舟,飛也似的趕來,到了老兒落水之處,卻見一個年少的漁郎將身子向水中一順,「彷彿把水刺開的一般,雖有聲息,卻不咕咚。」展昭明白此人精通水勢,不由得凝眸注視了起來。不多時,那漁郎已將老者身子托起,悠悠蕩蕩的奔向岸邊而來。

仁義的展昭自是滿心歡喜,下了亭子,繞到堤岸邊上。只見那漁郎將老者兩足高高提起,控出多少水來。卻沒料想這白髮蒼髯,形容枯瘦的老者過了半响醒了過來之後,開口就道:「你這人好生多事。為何將我救活?我是活不得的人了。」展昭見這年紀不過二旬光景,英華滿面,氣度不凡的少漁郎並不動氣,反而笑嘻嘻的說道:「老丈不要如此。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是人呢。有甚麼委屈,何不對小可說明?倘若真不可活,不妨我再把你送下水去。」聽得老者只好說出自己的委屈了。

原來這老者姓周名增,本在中天竺開了一座茶樓。只因三年前的大雪天,在自家舖子門口發現了臥倒的人。周老不但救了這人,還收留了下來這個自言父母俱亡,又無兄弟,家業破落,投親不遇的鄭新。周老見他可憐,便將他留在鋪中。誰知他又會寫,又會算,在櫃上慇懃幫著辦理,讓周老將他招贅為婿,料理買賣倒也得手。不料,去年周家女兒去世,鄭新又續娶了王家姑娘,對周老的慇勤就不像先前光景。後來鄭新便向周老說:「女婿有半子之勞,惟恐將來別人不服。何不將周字改個鄭字,將來也免得人家訛賴。」周老一想,也或使得,就將周家茶樓改為鄭家茶樓。

誰知改了字號之後,鄭新夫妻便不把周老看在眼裡了。言語中漸漸露出周老白吃他們,惡言說周老賴活他們了。並算起舊帳說周老訛了他們。因此周老忿而在本處仁和縣將他們告上了一狀。沒想到,鄭新在縣內打點通了,反將周老打了二十大板,逐出境外。就這樣周老認為沒有了個活頭了,「不如死了,在陰司把他再告下來,出出這口氣。」世間老有不平事,卻總多遇正義人,我們下回就來看看這少年英華的漁郎和展昭如何解開這道翁婿難題。@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這次來看看一個書生的故事:住在湖廣武昌府江夏縣南安善村有個飽學之士,姓范名仲禹,娶妻白氏玉蓮,有個七歲的男孩名喚金哥,家道艱難,止於餬口。遇到了科考機會,還不知道旅費從何而來呢?
  • 話說展昭除了奸邪之人季婁兒之後就往夜宿的「通真觀」去了,沒想到無意中聽到道觀裡的小道士跟一名年輕女子的對話,發現了驚人的陰謀。這道士名喚談月,而這年輕女子竟是楊婆口中丟失的小女兒!這小道士正跟玉香在計畫著,偷盜道觀觀主邢吉替龐太師作法將包拯加害的酬銀,以遠走高飛。
  • 南俠展昭正趕往首相府途中,但凡遇見不平之事無不出手行俠義之舉,這種付出不考慮自己的得失、也不挑難易的心性,正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本色。如此亮敞的心智行為累積了無數的正義能量,自然能牽動相對應的緣份,就拿他在飯館裡遇見的這一樁事情來說吧。
  • 當天包拯問完了楊、趙兩方後退堂到了書房,沒想到突然兩眼發直,身體亂晃,也不言語,包興悄悄問了老爺:「怎麼了?」只見包拯身子忽地一挺,說道:「好血腥氣呀!」便往後倒下,竟這樣連日的昏迷不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