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五(十四)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正邪大戰中的道德考驗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581
【字號】    
   標籤: tags: , ,

上回說到出身北京中共模範黨員家庭的黃莉,因為目睹六四的無理殘暴鎮壓,加上其弟剛投入警察工作,就被上級調派去假裝成大學生鬧事,以栽贓汙衊殘殺的行徑來對待爭取思想自由的學生們。讓黃莉一家看清了幾十年來信奉的中共政權與共產主義,而放棄在北京的優渥生活,出走到了美國。黃莉第一任優秀科學家的先生因為癌症過世,先生過世前的經歷讓她徹底了破除了無神論與不信輪迴之說的思想。幾經波折,黃莉走上法輪大法的修煉道路,讓她身心獲得脫胎換骨的健康與輕鬆踏實的自在。

萬萬沒想到跟黃莉和功友們秉著感恩的做人良知,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實在真相的舉動,卻讓江澤民體系的政治集團如此害怕,不惜以最邪惡汙穢的手段打壓自己的同胞和救人身心的信仰。在長久得不到大使館對於真相說明信的回應時,黃莉和許多法輪功仍不放棄對中共大使館內官員的信任,相信這場打壓只是一場誤解,所以她請了假到了當地的中共大使館等待回應。黃莉利用長時間的等待空檔煉功,她就在空地上打坐。黃莉祥和的打坐著,卻沒想到使館的大門一開,走出來一個老華僑,看到黃莉立即吐了一口痰在她的背上。這哪是從小嬌生慣養的出身高幹家庭的人可以受得了的呢?

但,令人驚訝的是過慣了人上人生活的黃莉,竟然一點也不生氣的站了起來,還非常平和的回應了老華僑的幾個問題。老華僑說他就是到大使館接受請宴,宴會中大使館的官員對他們說;法輪功的人拿了美國的錢要顛覆中國,煉功人都迷信不正常…等等,黃莉雖然很痛心中共政府如此汙蔑法輪功,但仍然很平靜的以親身的經歷回答了老先生的問題;從喪夫之後的身心虛脫到修煉法輪功重獲健康,她繼續說到:「我們都是自動自發來講真相的,就像我,不但請假,開的是自己的車,停車費自己出,就只是希望政府能明白法輪功真的對社會國家百利無一害。」剎時間,那老華僑的臉僵住了,半响說不出話來,最後跟黃莉誠懇的道了歉,終於明白了這個以謊言暴力起家的中共政權沒有絲毫改變其本質。一邊是掌握金錢權力的政府,一邊是身心受益的善良百姓,表面上是一場爭取信仰自由的人權靜坐,可實際上卻是關乎一個民族精神時代的大是大非,這道理喚醒了老華僑,也讓他脫離了盲目的謊言,給了自己一片清白的天空。

但是,黃莉的第二次婚姻卻也成為打壓之下的犧牲品。夫家仍是中共高幹的背景,只是無法承受江澤民集團的壓力,黃莉為了保護夫家家族的安全,無奈之下離了婚!這也真應了之前在中國的那位老氣功師的預言,第二次婚姻都無關當事人的錯,就是被一股莫名的大力量給拆散了。隨著越來越多的真相浮現檯面,江氏集團動用了超過四分之一國家經費,打壓不願同流合污的法輪功修煉者的代價卻是讓中國走上毀民亡國的危險道路。這場腥風血雨的殘暴,給百姓帶來的痛苦與恐懼不只是生命財產上的衰亡,更是道德良知的淪喪,是民族存亡的關鍵之爭。

黃莉的第三次婚姻至今美滿幸福,她結識的伴侶一樣修煉法輪功,再一次應驗了老氣功師的預言,她的第三次婚姻也是因為大時代的力量而成就的婚姻。

一直以來筆者也不太明白為了甚麼理由,中共江氏集團可以這樣不問黑白的瘋狂打壓法輪功,直到我遇到了在美國某大學任教的蔡教授(化名)。他的親人是江氏時代的高官,雖然有權有勢卻抵擋不了癌症的痛苦,看遍中西名醫仍然藥石無效的情況下,求助於各種氣功,仍不見起色,最後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恢復了身心健康。蔡教授表示,他的父親終於明白做人得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才可能身心實在,才沒有精神上的負擔,也才有可能得到健康。因此不再參與江氏集團的貪污賣國行列,蔡教授說:「你想想看,當時有多少人因為修煉法輪功得到真正的身心健康,也都明白了做人得依照真善忍的原則,那麼還有誰願意貪汙說謊呢?」如此一來,江氏集團的貪污機器將運作不了,為了維護和掩蓋自己的醜行,當然使用的是毫無道理的瘋狂手段了。

隨著蔡教授的說明,我從他的眼神中能看到這場中國民族的大考驗,一場詆毀與維護良知的正邪大戰正從中國影響著全世界。這在人類的歷史上可能是唯一一場對全人類的道德考驗,正也是北宋邵雍梅花詩的末首指出的世局:「數點梅花天地春,欲將剝復問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為家孰主賓。」誰能主賓?歷史早有明確的答案,天地存亡唯道德耳,看倌們!邵雍的梅花詩介紹到此,從天門萬古開到今天的世局變化,精彩萬千的戲碼總離不開道德的規範,正所謂:「人生為何來世間,苦海翻滾無寧日,天道開傳莫徬徨,修煉身心能得兼。」@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京一對姊弟黃莉和黃強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前後的生死故事,一個中共模範黨員家庭所教育出來的優秀青年,忠黨愛國的成長歲月所建立起來牢不可破的思想,卻因六四而動搖甚至是破滅了。黃強親身經歷中共如何利用他們這些年輕警察假扮學生模樣,放火燒鬧北京城。
  • 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的時候,筆者正在美國求學,六四過後不久在朋友的家中看到當時全美著名的電視訪談節目,正在訪問一位到美的中共高級官員。節目現場播放了天安門前坦克車正在對學生壓進的畫面,當節目主持人問到如何解釋中共所述沒有一個人傷亡的新聞跟如此令人不寒而慄的鏡頭時,印象中那位中共官員表示這樣的錄影帶是假造的,此舉激怒了節目主持人,因為中共官員糟蹋了媒體「說真話」的天職。
  • 筆者認識一位很有名氣的中醫,他說自己從四五歲開始就會拿著縫衣服的針對著洋娃娃扎針,後來除了學習西方醫學也跟隨父親學習中醫,醫治過許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歲還未得到父親的真傳,他說:九十多歲的父親還在考驗我的德行。他能看見車禍現場亡者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也能精準的感知病人的患處,他表示人身體的光會反應出健康狀態......
  • 至此,我真切地明白了,他們想用最良知的味道,讓下一代承傳著數千年來不能改變的道德文化。因為,一方水土養育著一方人的口味與體質,真材實料的熱乾麵,要養出腳踏實地的炎黃子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