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六(下)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不拘禮法俗世中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18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動盪的世局中,歲月變成了人性中的大考驗,竹林七賢的友誼最終也因人志有不同而各分東西。嵇康、阮籍、劉伶對執掌大權的司馬氏集團持不合作的態度。嵇康的剛強性格也讓他得罪小人而遭滅頂。阮籍在嵇康被殺害後佯狂隱世,劉伶一樣沉醉酒飲之中,向秀在嵇康被害後被迫出仕。阮咸入晉為散騎侍郎,只是不為當朝所重。山濤起初「隱身自晦」,但40歲後投靠司馬師,歷任尚書吏部郎、侍中、司徒等。王戎以其強盛的功名心,歷仕晉武帝、晉惠帝兩朝,自有其亂世為官之道,然也最不為後輩稱道。

前篇說了嵇康和阮籍些許事蹟,其詩文也都展露出修道品行。面對生死難關還能真情相對的友誼至今仍為人敬佩。向秀對嵇康的懷念即屬其中,他曾做《思舊賦》來悼念嵇康:「將命適於遠京兮,遂旋反而北徂。濟黃河以泛舟兮,經山陽之舊居。瞻曠野之蕭條兮,息余駕乎城隅。踐二子之遺跡兮,歷窮巷之空廬。嘆黍離之愍周兮,悲麥秀於殷墟。惟古昔以懷今兮,心徘徊以躊躇。棟宇存而弗毀兮,形神逝其焉如。昔李斯之受罪兮,嘆黃犬而長吟。悼嵇生之永辭兮,顧日影而彈琴。託運遇於領會兮,寄餘命於寸陰。聽鳴笛之慷慨兮,妙聲絕而復尋。停駕言其將邁兮,遂援翰以寫心。」

山濤少年孤貧,卻很有器量,他有個賢良的妻子韓氏,食貧而不怨。不僅如此,她還勸山濤與阮籍、嵇康的交往當以識見和器度為之。夫妻以德相知相守如此,定能成就美事。果然當山濤位居三公時,他仍儉約如昔,所得俸祿,用以周濟親故,並不養姬妾,與結髮韓氏相守始終。

王戎雖自幼即聰明過人。但卻留下為人小氣自私的故事。他家的園子裡,種植著美味甘甜的李子樹。王戎除了留著又大又甜的李子自家食用以外,也拿來營利。他擔心別人在買了他的李子後,用種子去種植,日後影響了他的李子生意,索性在賣李子之前,先把李子核鑽了洞,才拿去賣。他甚至對自己的親人也吝嗇至極,在當時就得到一個「膏肓之疾」的稱號來形容他惜財如命的不可救藥!

最後,我們來看看阮咸。他是阮籍的姪子,字仲容曾官至始平太守,又被稱為阮始平。南朝宋人顏延之寫過《五君詠》來這樣形容他:「仲容青雲器,實稟生民秀。達音何用深,識微在金奏。郭弈已心醉,山公非虛覯。屢薦不入官,一麾乃出守。」他也是不拘禮法,但常見真心的行事風格,《世說新語》中記述山濤這樣評論阮咸:「清真寡欲,萬物不能移也。」這樣的心性來琢磨音律肯定十分有成就。

白居易就寫過這樣的詩來抒發他聆聽也名阮咸的琴聲:「掩抑復淒清,非琴不是箏。還彈樂府曲,別占阮家名。古調何人識,初聞滿座驚。落盤珠歷歷,搖佩玉錚錚。似勸杯中物,如含林下情。時移音律改,豈是昔時聲。」

《舊唐書》音樂志裡記載:「阮咸,亦秦琵琶也。而項長過於今制,列十有三柱。武太后時,蜀人蒯朗於古墓中得之。晉竹林七賢圖阮咸所彈與此類,因謂之阮咸。咸,晉世實以善琵琶知音律稱。」 但是物換星移,昔時樂聲不復再現了。

竹林七賢的事蹟留給後人深刻的印象,掩卷回顧值得詩記之:「漫漫長路伴君行,滾滾紅塵隨風轉,不拘禮法俗世中,真道修心才是贏。」@#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本期節目主要點:中共戰術有變?對香港「明修棧道 暗度陳倉」;通靈人揭831太子站秘密;獅子山中秋人鏈壯觀。
  • 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曼議員(Shaoquett Moselmane)的一名華人雇員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被曝與中共統戰組織關係密切,曾參加中共中央黨校的培訓課程。而莫索曼議員多次去中國訪問,費用常由中共負責。
  • 在港人自6月份爆發的抗爭還有1天就達100天之際,15日,週二將在美國國會作證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以及香港大學《學苑》前總編輯、7月1日進入香港立法會宣讀宣言的梁繼平,受NY4HK組織的邀請,與在紐約的港人和支持者見面。黃之鋒表示,香港今次的運動沒有領袖,每個香港人都自發地去做;他呼籲國際社會與港人一起,對抗中共的壓迫;梁繼平認為五大訴求其實就是港人要求全面民主化,中共的表現說明它不懂得管治一個自由的社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