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大代表為何上紅通名單?

周建華放棄數億身家護教堂始末

周建華接受大紀元採訪。(劉寧/大紀元)

人氣: 8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艾爾蒙地報導)「僅存的一絲希望──中國要改朝換代,成為民主自由的國家,中國才有希望,中國人才有希望,包括我在內。」浙江省樂清市原村支部書記、人大代表和常委周建華忍住奪眶淚水堅定地說。

周建華的曾祖父被評為富農,祖母在1958年被活活餓死,父親則在文革中被批鬥、關押,他說:「在中國有無數的家庭有類似的經歷,在中國,你只要有點作為,共產黨就拿個帽子給你戴上,拿個繩子拴在你脖子上。」

樂清市人大常委 聲明退黨

周建華表示,自小從有印象起,家裡的生活、人權都受到壓榨、剝削,「拿最差的糧食,想打你就打你」。因此,在他幼小心靈中便埋下了奮發圖強、出人頭地的志向。周建華經商後廣交朋友、助人為樂,他說:「做生意講誠信,我們那個年代也講『江湖義氣』。」二十幾歲時就有人想推選他當村長,但他當時在做生意非常忙,就沒答應。

但過了幾年,周建華仍當上了村長。但他遭遇了難題:要不要加入共產黨

因為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周建華被要求入黨時很矛盾。他一開始是拖著,沒有主動寫入黨申請書。後來老村支書幫他遞了申請,就當了七八年村長。周建華後來從預備黨員轉正,升任村支書。他說:「我們那屆村支書換屆,等我成了黨員才生效。」

周建華的生意也越做越大,發展成樂清市的一級企業,他成為當地的繳稅大戶、慈善商家。

劍橋集團工程業績(周建華提供)
劍橋集團工程業績(周建華提供)

但身為基督徒,他內心有很大的疑惑,周建華說:「這矛盾很大阿,我信奉神,入黨宣誓時,內心沒發誓。」

凡是中國人都知道,成為共產黨員會有不少好處,做生意政府支持度大一點、名片拿出來吃香一點,在中國,凡事靠「關係」,成為黨員就有了很多關係。儘管周建華對自己的信仰堅定不移,但仍半推半就地成了共產黨員。

他說:「我離開中國後,半年沒繳黨費就不是黨員了,但我還是要聲明退出共產黨,代表我一家五口人,拒絕再相信共產黨。」

周建華說,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最終要消滅宗教。對來自西方的基督教,共產黨一直認為「是敵對勢力對中國的滲透」,除了在中國各地拆教堂、十字架,2017年年底還開始抵制耶誕節,前不久,中共宣布網上所有的《聖經》和基督教相關書籍都被下架、禁止銷售。

「三改一拆」的算計

周建華原先在中國從事建築業,他的公司是溫州建築十強企業,是樂清最大的建築公司。他從1990年代開始,參與了十多處教堂建造,但中共政府對宗教始終採取控制和打壓的政策,根本不同意擴建。

周建華表示,大部分教堂的建築申請遞交後都不予批准,最多只允許按照原有的大小規模重建。但因他是黨員,公司又有影響力,加上有些政府官員也是基督徒,所以在多次請求下,當地政府默許了一些教堂的新建和擴建。

周建華多年來參與建設了柳市、柏巖、下塘、壩頭等十幾座教堂。2013年,他透過關係得知中共準備大規模、私下打壓基督教,利用「三改一拆」運動來達到目的。

所謂的「三改」是舊城區、舊廠房、城中村改造,「一拆」則是拆除違章建築,中共想要有正當性、合法性來拆除教堂,藉此掩蓋其打壓基督教的政治意圖。

周建華認為,「三改一拆」有多個好處,中共政府可以光明正大要求當初建教堂的公司負責拆除,一方面是因有建築圖紙,拆遷代價小一點,他說:「在中國,政府要你拆,建築公司不拆,你能生存嗎?」

第二個好處是政府不用出錢,所有的費用要由建商負責。中共還希望能找到基督徒官員、政協代表或有分量的商人來協助「三改一拆」運動,以此起到「警示」作用,而周建華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但周建華不願意協助中共拆除教堂,決定外出「躲一躲」,他說:「如果躲一躲,政府拿不到直接證據,拆遷的合法性少了一半,或許這些教堂可以保得住。」

憑著這個信念,周建華冒著損失巨大業務的風險,將公司轉交給妹夫鄭月勝處理,輕裝與妻子來到美國。當時,他還以為自己上下打點,三個月後,或「運動」過去不久就可以回國。

2013年11月,周建華到美國後沒多久,中共就正式展開溫州地區「三改一拆」運動,鄭月勝在中國也受到威脅,各處室官員上公司找麻煩,要求周建華儘快回大陸,最後鄭月勝發現情況不樂觀,2013年底,也決定前往美國。

中共要求教堂自行拆除違法的建築和十字架,但所有教堂都進行了抵制。2014年初,中共開始出動員警包圍教堂,用強制手段拆除教堂,不少基督徒被抓捕,一些牧師也被判刑。

但是周建華參與建造的十幾間教堂,都因建設公司負責人出逃,因而幸免於難,暫時沒有被強拆。他說:「儘管有些教堂在運動中稍微破損,但絕大部分都完整保留了。」

中共自己造的違建

對於自己的這些遭遇,周建華說是「共產黨挖了這個坑,設了這個陷阱讓你跳」。

溫州號稱東方的「 耶路撒冷」,周建華一家五代都是基督徒,他的曾祖父是家鄉的第一個基督徒,一百多年過去,他們村裡現有400多名基督徒。溫州是中國基督徒人口比率最高的城市,幾乎每兩三個村子,就有一座教堂。

周建華起先可以建教堂,他認為中共官員們的心態是「我想拆就拆,你要建就建吧」;或有些人覺得自己兩年就離職了,或快要退休了,所以乾脆作個順水人情,就讓他們蓋了。而且,他曾多次與政府打交道,說明教堂是公益性、非營利性,最後官員睜隻眼、閉隻眼。他說:「中共官員沒有批給你,但他允許你蓋,可是你只要不聽中共的,他就說你是違法、違章。」

中共素來是嚴格立法,選擇性執法,最後造成人們普遍性違法。

周建華說:「基督徒需要聚會,需要有活動空間,但中共政府不批給你,我們只好違建。」

建造教堂過程中,政府並不是很嚴格,雖發了公文禁建,但卻不實際阻止。周建華說:「政府不批審教堂建設,所以迫使人們違建、違章;蓋的時候,城管、街查大隊都沒有作為,最後一句話說拆就拆,把人投入的金錢、情感都拆沒了。」

含冤上了紅通名單

原先以為中共「運動」過去後,就會出現轉圜的餘地,周建華一直認為自己還有機會回到中國,所以出境時只帶了兩萬美金,沒有轉移資產出國,「很多人都不相信我沒錢,因為帶錢出來是正常的,不帶錢是不可思議的。」

在二女兒與妹夫一家都平安抵達美國不久,中共就發出聲明。第一份聲明是說周建華欠巨債、攜巨資潛逃美國;後來又通報他騙取銀行貸款、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周建華說,就是找不同罪名往他身上套,「中共政府一向以經濟罪名來打擊政治異己和宗教人士。都是子虛烏有的,我也沒有攜款潛逃。」

2014年中共紅色通緝令上聲稱周建華「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騙取貸款、票據承兌罪」。對此,周建華笑說:「每次罪名都不一樣,看哪一樣比較適合我。」

殘存希望 受迫害四年不發聲

被發出紅色通緝令,周建華百口莫辯,他說:「如果我真的打算轉移資金,那是很容易做到的。」但因為抱著回中國的希望,他一直不願意出面說明解釋,這些罪名都是共產黨因為他不配合而採取的打擊報復手段。

周建華說:「我們一家受迫害大了,但一直不敢說。」

隨著時間流逝,周建華身上的現金逐漸用完了,信用卡也被凍結。當時連妹夫家的孩子一起算,他要承擔四個留學生的費用。但在美國沒有身分無法工作,周建華不得不開始思考,回不去中國,該怎麼辦?

周建華遭中共強占公司、被迫流亡海外可獲得美國政府庇護,但他說:「只要有鬆動了,或許可以改變,可以再把公司做起來。一級企業的資產還是不少啊,回去還可以撿起來。」所以他遲遲沒有申請宗教庇護,他說:「我不想捅破中共這層紙。」

另一方面,周建華與妻子也是中共一胎化政策下的犧牲品。夫妻倆的第三胎,孩子8個多月時,遭醫院活生生引產,周建華說:「生下來哭了一夜,打了第二針,扔到垃圾桶裡。」他的妻子也遭結紮;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周建華夫婦又意外懷孕,順利產下第三子,後來政府得知周太太結紮沒成功,仍有生育能力,再次替她進行了結紮手術。

後來周建華夫妻通過「一胎化」庇護留在了美國,妻子也申請到了工卡,開始去當保母、看護,掙很少的一點工資生活。但周建華身上背著紅色通緝令,找工作時有很大的困難。他說:「福利好一點的工作都要身分背景調查,誰敢用上了紅通名單的通緝犯啊?」

儘管公司遭中共賤賣資產,逐一移除項目,但周建華估計帳目上還有過億的人民幣,因為他離開時,建橋建設集團還有很多房產、項目,部分工程餘款都未收,不過他再也不抱希望,周建華說:「因為中國只有一個聲音啊,他說你捲錢潛逃那就是潛逃。」

這4年多以來,周建華始終沒有發聲,因為他仍奢望把錢拿回來,他說:「少一點沒關係。大半輩子創業多辛苦啊,說沒就沒了。」他也一直盼望自己能從紅色通緝令上被除名,他說:「因為這是假的,若是真的,我就不會有這盼望了。」

人若沒有信仰 就會自己造神

周建華在美國一無所有,半生積蓄損失殆盡,這對於一般人而言實在是很難接受的,但他說:「作為一個基督徒,因為我的出走,保全了十多處教堂,我沒有後悔,只有感恩!」

他與妻子省吃儉用,透過幫助,加盟餐飲生意,從新開始創業。周建華每日工作十幾個小時,從事最底層的勞動,他說:「我們很能吃苦的。」唯一讓周建華擔心的是自己的親友仍受到中共的騷擾,無論是在中國或海外都不得安寧。

周建華已婚遷居美國的大女兒收到中國多位同學的訊息。周建華表示,那語氣一看就知道是國內警察要求女兒同學,逼著他們寫的。信中要求大女兒勸周建華回中國認罪,否則會影響了女兒、女婿的工作機會,半恐嚇、威脅地希望大女兒以親情讓周建華就範;至於二女兒在美國生活也遭跟蹤,工作地點、用餐時間都被記錄,再透過國內親友傳到美國,讓一家人生活在恐懼中。

周建華大女兒收到中國同學傳來勸其讓父親「回國」的訊息。(周建華提供)
周建華大女兒收到中國同學傳來勸其讓父親「回國」的訊息。(周建華提供)

周建華說:「人不能沒有信仰,中國沒有了神,人們就自己造神。」他認為中國共產黨因為不相信神、沒有信仰,所以才會如此跋扈、失去人性底線的殘忍。周建華說,因為信仰神,所以他學會謙卑,儘管他失去了一切,但仍感謝全家人能平安團聚。對他而言,這就是神蹟,就是幸福的希望。◇#

責任編輯:孟文瀾

評論
2018-05-16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