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疆「再教育營」倖存者的證言

人氣 6278

【大紀元2018年05月20日訊】新疆被指正籠罩在紅色恐怖中。當局公開招標修建大量集中營,隨意抓人、關押,一名在「再教育營」被監禁8個多月的受害者近日對中共當局的迫害做出證言

美國之音5月19日引述一名新疆監獄和「再教育營」的倖存者向美聯社的證言,指新疆已經成了一個監控無孔不入、居民可以被肆意拘禁的地方。

現年42歲的奧米爾.貝卡利出生在中國,父母是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人。2006年他移居哈薩克斯坦,並在三年後取得了當地國籍。

去年3月,貝卡利回中國探親,幾天後被抓捕。警方審訊的焦點是他和哈薩克斯坦一間旅行社的合作事宜。當局指控,他們幫助中國穆斯林獲得當地旅遊簽證,協助這些人逃離中國。

貝卡利不停地被訊問,坐在老虎凳上。他被吊起來,只有腳能勉強夠到地,四天四夜不讓睡覺。平日裡,他的手和腳被鐵鐐綁著,再和床拴在一起,身體無法直立。

審訊者要把他的護照燒掉,威脅他「活著出不去」。當局讓他承認危害國家安全,組織、煽動、包庇恐怖分子。在哈薩克斯坦外交人員的干涉下,貝卡利被警方釋放,卻被投入了「再教育營」。

在那裡,他和40個人被關在一間屋子裡。每天凌晨起床,唱「紅歌」;他們要學漢語和中國歷史,特別是共產黨是如何「解放」新疆的。吃飯前,要高喊「感謝黨」等;上課時,一再重複地唸口號。

最令他難以接受的是,他們要不停地聲討伊斯蘭信仰,自我批評和批評親人。貝卡利拒絕這麼做時,他被靠牆罰站5個小時。一個星期後,他被單獨囚禁,24小時不給進食。

在戒備森嚴的營地關了20天後,他想到了自殺。直到去年11月底,貝卡利獲釋,得以離開中國。

直到今天,他仍然無法走出那段陰影,每天晚上無法入睡。「當你自我批評、否認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民族時,那種精神壓力是巨大的。」他流著淚說。然而,幾個月後,他的父母和妹妹也被關進了「再教育營」。

據美國國務院的統計數據,中國新疆自治區至少有幾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中。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和一些學者說,這個數字可能高達近百萬。

長期研究新疆問題的美國新奧爾良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歷史系助理教授萊恩.圖姆(Rian Thum)5月4日在華盛頓的一場討論會上說:「以我們能獲得的最好的數據來看,維吾爾群體中5%到10%因為他們的民族身分而成為這些再教育中心的目標,這意味著人數在50萬到100萬之間。」

而德國科爾塔爾的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的一項新研究報告顯示,中共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推動新疆地區各個角落的集中營建設,迄今為止已耗資超過6.8億人民幣。政府公開招標承包商建設這些集中營,同時招募有犯罪心理學專業知識或軍隊及警察背景的營地工作人員。

據明慧網近期報導,目前新疆每個市縣都設有專門迫害少數民族的集中營,僅在烏魯木齊市就有33個集中營。除了維吾爾群眾,不少法輪功學員也被關進集中營。

自中共強硬派人物陳全國2016年夏天出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以來,新疆的安保不斷升級。新疆被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人造監獄,出門坐車實名制、快遞實名制,商場、機關、小區……幾乎是入口的地方都需要人臉識別刷卡才能進出。

有評論稱,當局寧要穩定不要發展的政策導致整個社會瀰漫著焦灼不安的氣氛,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暗中相互舉報,已經達到風聲鶴唳、人人自危的程度。在這種高壓下,新疆的發展早已經停滯,現在包括烏魯木齊在內的新疆大小城市基本上都是一片蕭條。#

責任編輯:李新安

相關新聞
新疆拘押數萬維族 美國擬制裁中共官員
中共迫害新疆維族!美國擬制裁中共官員
顏丹:新疆牛奶包裝袋上印紅歌意欲何為?
新疆借送牛奶派「紅歌」被指糖衣毒藥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胡編再下套逼宮 習湖南視察被耍
【時事縱橫】蓬佩奧聯歐抗「無法無天惡霸」
【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驚奇】逃離中共體制成潮流 下一個是誰?
【西岸觀察】是誰創建美國?1776 vs 1619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