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百度:曾經得白血病患者的真實故事

在我前後已有四人得了白血病,他們都是按照醫學的治療方案治療,相繼死去,我因為修了法輪大法活了下來。(明慧網)

人氣: 6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1日訊】我在二零零五年底得了白血病,二零零六年初走進法輪大法修煉。我當時是在一個外資企業工作,因工作環境關係,我知道在我前後已有四人得了白血病。他們都是按照醫學的治療方案治療,相繼死去。我因為修了法輪大法活了下來。今天借這個機會,和大家講一講我的經歷。

面臨死亡

二零零五年我在公司上班,在車間還當了個小頭頭。丈夫買了一輛小型貨車幹出租,兒子上幼稚園,我工作如意,家庭順心,可以說也算是個別人羡慕的人。

我身邊就有修法輪大法的,因受媒體宣傳的影響,我排斥大法。法輪功學員看我家買車給我送來了車掛護身符,勸我「三退」保平安,我不但不感激,還把人家大罵一頓。

沒過幾個月我就得了白血病。因在外地打工,大城市消費不起,就回老家治療。

剛回去的時候我生活還能自理,法輪功學員耐心給我講真相,我心裡排斥,她告訴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我有益。丈夫說她:「醫學上都解釋不了,念那幾個字就好了嗎?!」

後來我就水米不進了,在醫院還昏迷過去。丈夫喊醫生搶救,醫生在辦公室坐著沒動,說讓家屬給準備後事吧。丈夫急了,衝進辦公室扯著衣服領子把醫生拽出來了,醫生這才給我輸氧氣。我醒來了,看到弟弟在大哭,丈夫還在跟醫生吵,讓醫院幫忙聯繫120救護車轉院,到市內大醫院治療。他們認為沒有必要了,但也同情家屬,沒有和我丈夫吵。在丈夫的堅持下聯繫到了120。

司機來了也表示同情,可也說沒有必要了,有可能開半道就得往回開。在我丈夫的堅持下,120司機想了一會就答應了。此時天已經黑了,打電話又通知家裡人準備錢,家人便出去借,五元,十元也不嫌棄,借了一大包,我媽還要把自己攢的二萬多防老錢拿出來,我兩個姐姐不讓,說大夥先幫幫再說。

獲新生

這時,給我講過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又來告訴我:千萬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的我已經沒有路可走了,時不時也念了幾句。

到達市內大醫院已經是半夜。搶救完以後,醫生把家屬找去說要有思想準備,說我的情況很不樂觀,血小板只剩一萬多,建議住特護病房。我沒有同意。

第二天醫院下來催款單,入院時交的一萬多元已經花光了。醫院每隔一天給患者驗一次血,主治醫師讓我丈夫上血庫去給我買血,說我入院時輸的400CC血消耗的差不多了,我自己的身體沒有造血的跡象。100CC血那時是六百元錢,400CC的血就是二千四百元,自己拿現金去血庫提。我心痛錢,不同意,這幾天花的錢對我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我問主治醫師能不能從食物上補?其實我也只能喝個小米粥,嘴裡都爛了。主治醫師說不行,他告訴我,人出血全靠血小板凝固止血,體外出血可以幫你包紮,如果內出血就危險了,還建議我去住特護病房,因為我身體沒有免疫力,怕傳染。我不同意,醫生無奈的走了。

在我入院的幾天裡,丈夫與醫生們也吵了幾架,輸血的時候要家屬簽字:有可能傳染甲肝、乙肝、愛滋病……做骨穿、腰穿的時候要家屬簽字:有可能癱瘓、有可能成植物人、有可能死亡……我丈夫提出疑問時,他們告訴說:這是我們院的規定,家屬簽字我們就做,不簽字我們就不做。我丈夫也壓抑的恨不能從我住院的十三樓跳下去。

就在他在走廊裡抽煙的時候,遇上了一位大法弟子。他告訴我丈夫,他自己以前是個老藥簍子,煉法輪功十四年沒有吃一片藥。他的鄰居原是白血病人,也信大法,也十四年沒吃一片藥了。丈夫回來說給我聽,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念。我倆就一起念。

隔一天再驗血,我的血小板上升到八萬,我的情況穩定了。醫院有個退休返聘的老教授親自領著一幫醫生到病房問我是吃什麼補品補的?她接觸血液病患四十多年,沒有一例這麼樂觀的。我當時因為害怕沒敢說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的,但我心裡知道,我想起就念。有些藥用了會有副作用,但在我身上什麼症狀也沒有,醫生也納悶。

第一次化療出院後,雖然我自己感覺身體已經恢復正常,法輪功學員也教我煉功,看書,但是到了化療的時間我又去醫院化療去了。醫院有個打掃衛生的是信基督教的,說起來和我還是老鄉,對我很好。每次到我們的病房打掃衛生的時候都勸我信基督教吧,信基督教如何好。第一次說我沒有吱聲,第二次說的時候我說我不信,我要信法輪功。當時她就翻臉了,衝我喊:「人家信法輪功的都不上醫院,你來幹什麼?」

我一下被她噎得一句話都沒有了,心想:「是呀,我來幹什麼?」於是我在心裡發誓從今以後我再也不來了。

出院後,醫囑每天吃的口服藥我一片也沒吃,上千元的藥加上病志什麼的全讓我給燒了,我丈夫每天出去幹活也不知道,到期該回去化療了我不去,他才知道,他哭了,打電話找我媽,告訴我媽說你姑娘到期不回去化療,要在家煉法輪功,這可不是打麻將這次輸了下次贏,這要賭輸了可損失慘重呀!我媽說:「她的病咱這家庭也陪不起,比咱有錢的都陪不起。也確實有煉法輪功把病煉好的。她要煉就煉吧,當真有那一天媽不埋怨你。」

如今已經十二年了,我一片藥也沒用,身體比二十多歲時還好,我一米六六的個子過去沒有過百斤,如今一百四十多斤。認識我的人都說我人變漂亮了。

感恩大法師尊從地獄中把我拽了回來,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和一個全新的家!

--轉自《明慧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8-05-21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