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爾本內城區房租高漲 租客無力承受

維州有12個城區的住房,對於餐飲業的工作者來說很難負擔,這些地區的房租占其收入最高達60%。(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瓊玉墨爾本編譯報導)最新數據顯示,墨爾本內城區的房屋租金越來越高,使餐飲業工作者無力承受。專家認為,為了避免對低收入者造成經濟壓力,以及對企業造成不利影響,商家或許需要為員工的住宿提供一些補助。

據都門(Domain)新聞報導,由國家住房(National Shelter)組織、社區銀行(Community Sector Banking)、SGS經濟與規劃公司(SGS Economics and Planning)近日公布的2017年12月房租客負擔性指數(Rental Affordability Index)報告,維州有12個城區的住房,對於餐飲業的工作者來說很難負擔,這些地區的房租占其收入最高達60%。另外還有60個城區的房屋租金占其收入的30%至38%,也令他們無法承受。

該報告顯示,低於家庭收入15%的房租被視為具有可負擔性房租,占家庭收入20%至25%的房租被視為可接受性房租。

對於年收入只有5.5萬澳元的餐飲業員工來說,墨爾本中央商務區(CBD)、菲茨羅伊(Fitzroy)、里士满(Richmond)和南墨爾本(South Melbourne)這樣的城區,他們是根本住不起的。

其它一些城區如羅薩納(Rosanna)、奧克雷東(Oakleigh East)和馬瑞巴農(Maribyrnong)對他們來說也不具有可負擔性。

國家住房(National Shelter)組織行政主管皮薩爾斯基(Adrian Pisarski)認為,墨爾本內城區和中部地區需要提供更多具有可負擔性的住房,以免給(低收入者)造成經濟壓力和導致無家可歸的現象,對企業也會產生不利影響。

他說:「做兼職工作的人們(餐飲業或零售業員工)真的很難找到(房子住), 這給商家的經營造成了巨大壓力,我認為我們將看到雇主不得不為員工的住宿提供補助,以便他們能夠住在離工作地足夠近的地方。」

皮薩爾斯基認為,當房租令人無法承受時,就會影響人們的健康和幸福,繼而造成其它一些社會問題。

維州租戶聯盟(Tenants Victoria )的拉薩爾(Devon LaSalle)指出,在2006年至2016年期間,維州房租的漲幅超過了工資的漲幅(工資中位數上漲了約35%,而房租中位數上漲了75%以上),從事兼職工作的人和低收入工作者受到的影響最大。

報告還顯示,不只是兼職工作者面臨的住房形勢比6個月前嚴峻了,對於年均收入8萬澳元的租房住的家庭來說,房租讓他們無法承受的城區數量已從47個增加到了55個。

在普拉蘭(Prahran)、溫莎(Windsor)、諾斯科特(Northcote)和艾芬豪(Ivanhoe)等城區,那裡的住房對這些租客來說已從有些負擔不起變得負擔不起了。

社區銀行(Community Sector Banking)的巴倫(James Barron)說,許多家庭為了租房住,不得不到離市中心更遠的周邊地區尋找住房,這使他們離工作地點、託兒中心和其它服務場所更遠了。

他說:「我們不希望在城市邊緣製造現代貧民窟,我們應該能夠為低收入者提供足夠的可負擔性住房和社會住房,但我們沒有。」

皮薩爾斯基說,令人失望的是最近聯邦政府的預算中沒有包括任何有關可負擔性住房的內容,儘管稅收並不是導致房價和房租上漲的唯一因素,但卻是由它開始的。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