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王維洛:為何三峽大壩非拆不可(二)

三峽工程最主要負責人曾說,三峽上馬後,解決庫區水汙染要3千個億。專家指出,比造三峽大壩還貴,造它幹什麼?圖為三峽大壩資料照。(Getty Images)

人氣: 216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5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國土規劃、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發表一系列文章,探討三峽大壩為什麼非拆不可。事實上,當初三峽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結果原是「弊大於利」。那麼,是如何變為「利大於弊」允許上馬的?

三峽工程論證報告原是弊大於利

王維洛博士向大紀元分析,1986年胡耀邦與趙紫陽在位,政協官員堅決反對國務院自己說了算;要求必須做好三峽大壩工程的可行性研究、環境影響評估報告。

中央當局接受了,並成立可行性的班子,分為14個小組。王維洛表示,「從我來看,報告寫得還不錯。報告結論是三峽工程對環境的影響『弊大於利』。他們領導小組很不滿意,說這麼寫不行。」

王維洛介紹,當時生態與環境專業這個組,都是當時中國很有名且主要來自中國科學院的專家,是論證裡人最多的一個組。當時該組組長馬世駿、顧問侯學煜都是科學院院士,是中國生態環境領域的領軍人物。

馬世駿較會做官。王維洛說,既然領導不滿意,他就在結論後面加上一句:但是很多不利的東西,是可以通過人為的措施加以限制的。可侯學煜先生不同意,說不能這麼加。「因為我們現在知識還不夠,都不知道它的影響有多深刻?在什麼地方有什麼影響都不清楚,怎麼能提出措施來減少這個影響呢?說這半句不行。」

三峽工程論證改變了中國治國理念

「弊大於利」是主要部分,後加的是領導要求。王維洛說,所以其餘大家都在報告上簽了,報告就這樣交了上去。侯學煜是個書生、老學究,沒簽;小組中,北大教授陳昌篤是侯學煜的學生,也沒簽。就因為沒簽,之後,這2人都沒當上中國科學院院士。「講開了,中國這個三峽工程論證是一個改變了中國整個治國理念的一個工程。」

王維洛指出,參加這項工程論證的四百多名專家,當中簽了名的,他認識的至少有40多人最後當上了院士,不認識的還不知有多少。「沒簽的比他們簽的都要好得多,都很厲害,一個也沒有當上院士。不簽字就沒有這個機會!」

「中國的文人、讀書人都喜歡名和利,院士則是大家所嚮往的,永遠不退休,幾乎是部長級待遇。所以,要說大陸的教授、科學家們,他們為什麼有時候說話很不著邊呢?他要說話著邊,他名、利兩者都沒有了。」王維洛強調。

弊大於利被改成利大於弊

1991年8月,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評估這份報告原已將要通過。在最後的會議上卻突然稱報告提綱沒經過審批。王維洛說,當局找了個沒有理由的理由,於是報告重做。之後,從擬提綱、寫報告到環保局批准分別用了2個月時間。最後通過的報告結果:三峽工程對環境影響的結論,被改成了「利大於弊」。

王維洛指出,寫這份報告只用2個月時間,不可能重新調查,而在同樣的數據基礎上,不可能得出兩個截然相反的結論;這是違法、可笑的程序。之後,中共當局只對外發表了一個簡報,裡面只有簡短的提綱。王說,他找到了這份報告,發現其中的技巧。「用了什麼辦法能有這個特技,能把黑的寫成白的?」

「最後發現這次環境評估報告,把社會環境因素也都加進來。讓自然環境這一塊還是保持負的,還是弊大於利;在社會這一塊讓它來個大大的正數,就弄出一個『利大於弊』。竄改了三峽工程對環境的影響評估報告的定義。」王維洛強調。

是知識分子騙政治家?報告通過

當時,國家環保局先請55位專家讀過這個報告。王維洛分析:「這55個專家哪一個專家讀過這份報告?如果是有良心的、真正讀過這份報告的學者,會馬上把它給扔回去。但是,真不知道到底是知識分子騙政治家?還是政治家願意被知識分子騙!」這份報告通過了。

「自從三峽工程做了這個工程對環境的影響評估報告以後,中國所有工程做對環境的影響評估,都有這麼一份報告;最後的結論都是利大於弊,都照著它這麼做。就業、經濟發展、GDP,都一起往這個大馬杓裡燴。」王維洛指出。

中國的生態怎麼變壞的?誰也說不出來。王維洛進一步指出,因為每個變壞的都有這個報告「利大於弊」。一個國家到了這個地步!通過三峽工程可以看到中共當局是怎麼治理這個國家的;這是一個決策過程。

王維洛說:「如果決策過程裡都可以這麼造假!這麼明目張膽地把『弊大於利』改做『利大於弊』」,「我們中國還是國嗎?中國的知識分子的傳統到哪去了?知識分子撒謊、政治家撒謊、全民撒謊,撒的還都有道理!做得冠冕堂皇!」

「如果中國的大事在決策過程中,可以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來更改,那我們中國真不是個國了。不用『厲害了』。這是一個違反基本原則的事情。」王維洛指出,中共治下,中國一些知識分子的狡猾及墮落,導致了三峽工程的錯誤決策。

庫區水污染處理需3000億!為啥建壩?

另外,三峽工程最主要負責人張光斗曾說,不說假話我做不到,但是我儘量少說假話。王維洛分析,但能知道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嗎?1992年三峽工程批准時,總造價是570個億,最後完工時漲到2千2百個億。而在約2000年時,張光斗跟中央領導說,三峽上馬後,解決庫區水污染要3000億。

「比那個數字都大!他說的這句話是真話?假話?他要知道水污染處理比造三峽大壩都貴,造那個幹什麼?對不對!人只要用腦袋想,就能知道這個東西是不對的,這麼簡單的算術,中國領導人他比不出來!」王維洛指出。

中國的史書將會記錄三峽工程這個錯誤決策的過程,一個讓決策者十分丟人的過程。要恢復長江生態環境,唯有拆除三峽大壩,王維洛最後指出。#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5-28 3: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