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效記憶術(3)語言化提高記憶

對記憶來說,語言化很重要
作者:池田義博 譯者:劉格安
《超高效記憶術》書封圖片(麥田出版提供)
  人氣: 4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二章介紹了以「閱讀」為重心的「三循環反覆速習法」。

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速度,持續學習,其餘全部交給大腦搞定即可。

雖然光靠三循環反覆速習法也很有效,但第三章要介紹另一種深入利用大腦,好讓學習升級的方法。

各位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嗎?明明以為自己腦中已經具備知識,到了正式上場時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考試當天,考卷發下來,大致瀏覽一遍以後,發現內容都是自己在家讀過好幾遍的東西,甚至可以想像那些內容都寫在課本或參考書的哪幾頁。

你心想:「這些我都有把握!」但真正開始動筆之後,卻不知道為什麼答不出來。這種感覺就好像明明能夠想起藝人的臉,卻想不起他們的名字一樣。

一開始你會有點慌張,不過你決定先寫下一題,反正那些內容你肯定知道,寫著寫著就會想起來了吧。可是沒想到寫完其他題目以後,你還是想不起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終於考試時間結束了。測驗結束後,問朋友答案是什麼,結果果然是你早就知道的答案⋯⋯

「我明明記得,卻想不起來。」

潛意識裡存在記憶是千真萬確的事。那究竟為什麼寫不出答案呢?問題出在那個答案的相關知識在腦中的保管狀態。

正如前文一再強調的,人的大腦非常優秀,而那份優秀有時會造成麻煩。

大腦習慣彙總學習內容的各項要素,盡量從整體的角度去檢視。比起注意每一個細項,大腦會優先記憶整體的概念。由於是概念而非文字,因此是一種很抽象化的東西。等到再次在學習中遇到那個抽象化的東西時,就可以知道「啊,這是在講那件事吧」,進而想起學習內容的整體概念。

這在許多學習事物的情況下都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但在考試時卻是有點麻煩的能力。因為無論解答形式是選擇或敘述,大部分考試都必須以文字的形式來表現答案。也就是說,在面對知識或思考方式時,必須以語言而非心像的狀態加以認知。

如果目的純粹是為了鍛鍊思考力,那麼我想使用這種學習方法絕對沒有問題,但在重視輸出結果的考試或測驗中,卻必須能夠從抽象的概念當中,以具體的語言形式取出答案。

為此我們需要事先確認能否以語言的形式輸出,例如用口頭的方式說明內容,或是以文字的形式書寫等等。

明明記得卻寫不出答案的真正原因就在這裡。

此外,相信很多人都有在教科書或參考書上,將理解的部分做記號或畫底線的經驗。這麼做確實能讓人覺得好像記住內容了,同時也能獲得自己真的有在學習的滿足感吧。可是如果在那個階段就結束的話,只是記住抽象化的概念而已,而且還存在無法以具體的語言寫出答案的陷阱。

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不妨事先確認一下,自己能否用語言說明書中做記號的部分。那會進一步成為自己的經驗,也有助於強化記憶。

若是以考試為目的的學習,那麼知識不能光靠以往所謂的右腦作業,亦即光靠心像記憶是不行的,連同左腦的作業,亦即語言化的作業也是很重要的。

全面活用右腦與左腦雙方的「腦力」,將使各位的大腦逐漸進化為「可靠的大腦」。

*練習用語言說明重要的部分。在面對知識或思考方式時,必須以「語言」而非「心像」的狀態加以認知。

─ ─摘自:《超高效記憶術》/麥田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類的大腦在接收外界資訊時,約有八成是來自眼睛,也就是視覺。因此,學習時使用的感官也是以視覺為主,但如果在記憶時將視覺與其他感官結合,更有助於提升記憶量。
  • 海馬迴就像法官一樣負責審理資訊,決定「這個是重要資訊,所以留下吧」或者「這個不太重要,可以丟掉了」。我發現如果要讓大腦誤以為是重要的資訊,大致上可以分成三個條件。
  • 「容易記的」先開始,心情、效率最好。
  • 我常有機會接受來自雜誌的記者訪問。從記者做筆記的方法,當場就能判定出對方究竟是不是一位能幹的記者......
  • 記憶會運用到所有的感覺,不只視覺或聽覺,像觸覺、味覺、嗅覺或是運動感覺、按壓感覺、痛覺等等,所有的感覺都可以成為記憶的助力。
  • 模擬考的時間分配或考場位置、與女朋友見面的約定、家庭成員的生日、音樂會的時程等等,不管是哪一樣,都是跟學習內容沒有直接關聯的事項。像這些事務,根本沒有必要特別去記,只需寫在行事曆上就可以了。
  • 當人們說自己「忘掉」某件事時,事實上多半是完全不曾「理解」過這件事。
  • 課本跟參考書都做過了,自己辛苦地記下內容,但記憶卻無法清楚地維持到考試的時候......
  • 若是在實驗室裡流著汗拼命地記,在考試時卻怎麼也想不起實驗過程,最後發現自己只記得一些派不上用場的小事,那麼肯定會心痛不已。
  • 因年齡不同,人用來記憶的方法也會有差異,因此配合年齡選擇記憶方式,才是合理有效的記憶方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