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東北失業女工自述 五萬塊徹底「賣」了自己

人氣: 169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4日訊】6月14日,澎湃新聞發表特約撰稿《東北國營廠下崗職工自述:幾萬塊啊,就把自己給徹底「賣」了》。作者叫劉心惠,東北一家重型機械製造廠工人。失業18年後才拿到僅五萬元人民幣的「買斷金」。文章中劉心惠講述了自己及和她同命運的姐妹的悲慘故事。

劉心惠是黑龍江齊齊哈爾人。1998年3月1日失業,2016年8月才拿到「買斷金」(五萬塊),簽了字摁了手印。該廠失業的工人最多的工齡有四十幾年,最少的也有十幾年。飯碗就這樣沒有了。

劉心惠表示,初下崗時找工作比上天還難,女工多數又沒有什麼技能,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也基本上是體力活,工資只有二百塊錢左右,什麼待遇也沒有。家裡上有老下有小,錢對於他們太重要了。

「到手的錢我一分也沒敢花,都存到了銀行。五萬塊對於我來說也算是巨款了,留著交養老保險,或者以備遇到什麼重要的事情。」「自從下崗以後我們似乎陷入了一種集體焦慮,沒有安全感。」

劉心惠的一位姐妹失業後,這些年她有工作就做,先後在超市打工,還做過送貨員,像個男人一樣搬運貨物。

她最後一份工作是在街上烤串,熬到半夜,時常有醉酒的人耍酒瘋,自己要機靈著點小心防範。一站好多個小時,腿都腫了。等沒有客人的時候才可以回家,一個人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在無人的街道,總是疑心後面有個人跟著自己,掉一片樹葉都會嚇出一身冷汗。

久了身體累垮了。急性胰腺炎,轉到省城哈爾濱醫院重症室搶救,當時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陷入昏迷狀態,極度的危險。現在什麼也不能做了。過了年住了兩次院,沒有好轉就出院了,沒有錢了。

劉心惠的另一位姐妹也把錢存銀行了,留著將來給兒子買房子付首付。她現在還在打工,月工資八百,是正式員工的一個零頭。早上七點半上班,下午四點半下班,中午不能回家,週六值班,節假日也要值班,沒有值班費。沒有保險,她一年交最低養老保險六千多,掙的錢差不多只夠交保險,而且保險費還在每年遞增。她的丈夫現在也去了外地,因為在工作中被意外砸傷,身體不能再吃力,只好去外地,尋找機會。

劉心惠後來去了外地,到了東營,給親戚打工。在外打工的生活很不易……後來父親重病,她又回到東北。到家的當夜,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經常又哭又鬧的,不久得了腦梗,癱瘓不能自理。

劉心惠媽媽同事的小女兒失業後做了「小姐」,令所有認識她的人很震驚。家人感覺抬不起頭來。她的父親抄起棍子沒頭沒臉地打,甚至把她關在家中,拿繩子捆起來,想過最壞的打算,養她一輩子。但是父母最終還是會老去的,她的兒子還小,丈夫失業以後開出租車,後來得了糖尿病,一隻眼睛瞎了,經常發脾氣打人。喝醉酒半夜把人打出門去是常態,日子沒辦法過下去了……

大陸90年代末「下崗潮」氾濫,「下崗潮」席捲東北,東北有千萬工人失業。究其原因,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親自主導的所謂國企改革。此後的國有企業,一路膨脹成為壟斷企業,成為江澤民集團和腐敗分子掠奪百姓和斂財的國家機器。#

責任編輯:方明

評論
2018-06-14 9: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