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ANU校長坦言不為接受捐贈放棄學術自由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欣怡澳洲堪培拉編譯報導)6月8日,澳洲國立大學(ANU)官網發佈了校長施密特(Brian Schmidt)就放棄接受捐贈,退出與拉姆齊中心(Ramsay Centre)長達6個月的談判而撰文亮明觀點:事關原則,絕不妥協。

施密特在文中先引用了英國QS(Quacquarelli Symonds)高等教育機構近日公佈的「2019年世界大學排名」:ANU在澳洲大學中保持了排名第一,進入世界大學排名前25。

「ANU認真對待自己的國際聲譽。該聲譽建立在ANU自由的學術研究氛圍和學術自治上。」施密特說,「由於正常的工作方式不能滿足捐贈者的要求,ANU曾經拒絕過捐贈,今後也將如此。我們以開放和良好的初衷來尋求機會,但如果無法按潛在捐贈人的要求辦事,我們會如實奉告。」

他還說:「ANU董事會贊同放棄就西方文明學位與拉姆齊中心商討合作和捐款的事宜。因為拉姆齊中心要求介入課程選擇和人員配備,這是任何其他ANU捐款人都沒有被給予過的權力,和ANU學術自主的原則不符。」

「一旦開出先例,大學原有的公正(學術環境)將被完全破壞。」

對於人們猜測ANU退出談判的具體原因,施密特接著做了具體的解釋。

「一時眾說紛紜,以為與現有的西方文明的課程設置有關,ANU退出談判與這毫無關係。」他說,「捐贈人對ANU感興趣,是因為ANU在該領域的國際聲譽。ANU提供的150門西方文明課程設置廣博,涵蓋歷史、文學、哲學、藝術和音樂等,需要18年時間才能學完。」

施密特解釋,感謝拉姆齊中心考慮ANU為捐贈的對象,ANU之所以開始談判是希望有機會提高西方文明領域的教學和研究,並為學生提供高額的獎學金。

「歸根到底,不管捐贈人對甚麼感興趣,ANU對他們持統一的原則,」施密特說,「ANU對課程設置和人員安排全權負責」,「拉姆齊中心有影響課程設置和人員安排的想法」是ANU不能接受的。

施密特在文章末尾強調ANU具有獨特的民族使命:幫助澳洲瞭解世界,也協助世界來瞭解澳洲。從偉大的自由傳統角度來說,大學和媒體一樣,是激烈爭辯和討論的場所。有關西方文明研究方法的爭論必定將會持續下去,但ANU退出和拉姆齊中心的談判不是因為爭論,而是ANU不會為金錢犧牲學術自由。

拉姆齊中心基於已故保羅.拉姆齊(Paul Ramsay)的慷慨捐助於2017年3月成立,主席是澳洲自由黨資深人士、前總理何華德(John Howard)。拉姆齊中心的目標是:通過推動與西方文明建立發展有關的研究和討論來推動教育,實施方式包括與大學合作建立獎學金和教育課程。

責任編輯:楊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