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端午節 他們的親人以淚洗面

對失去親人的家庭來說,端午節臨近之際,也是家人痛苦之時。(fotolia)
人氣: 250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17日訊】楊寶森,警察用鐵管子將他的10個腳趾甲全打得翹起來,還用冷水將他渾身上下澆透,然後把他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挨凍,並給他灌上白酒。在獄中他受盡了9年的折磨後,於2018年4月7日被迫害離世。

82歲的老父親終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見到自己時時擔心牽掛的女兒。女兒的身體非常瘦弱,雙腿已不能行走,被人背著出來見面。那是在今年2月7日,沒想到這一次卻是父親和女兒孫敏的永別。

李德成,遼寧省蓋州市法輪功學員,陷冤獄13年6個月的他在最後的5年多裡,全身癱瘓,身體沒有了知覺,只有一隻眼睛能動,看到昔日的親人朋友,常常流出淚水,於2018年3月22日晚含冤離世,終年72歲。

對失去親人的家庭來說,端午節臨近之際,也是家人痛苦之時。

截至6月17日,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在2018年裡至少有1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中有十位超過60歲。

楊淑文,女,65歲,大連市金州區人,多次遭警察綁架,被冤判4年6個月,在遼寧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結腸癌,保外就醫後不久,於2018年1月1日凌晨離世。

崔海,女,69歲,武漢市居民,遭5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19天後,於2018年1月1日含冤離世。

範金萍,女,64歲,河南南陽市人,被非法關押共達11年,被停發退休金,十幾萬元人民幣被搶,2018年1月初,淒慘離世。

吳業鳳,女,55歲,遼寧省瀋陽市人,2009年2月,被冤判5年,後被關押在遼寧女監;遭受電棍電擊,被灌下不明藥物,多個器官衰竭;2018年1月7日上午不幸離世。

王文中,男,43歲,山東省沂水縣沙溝鎮于溝村人,2012年10月,遭非法判刑7年半;2018年1月12日,被山東省監獄迫害致死。

色桂容,女,58歲,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韓家園林業局居民,曾兩次被冤判共8年,被關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出獄半年後,於2018年1月23日晚含冤離世。

王彩雲,女,52歲,哈爾濱道外區居民,遭受了3年的冤獄,於2017年10月30日走出了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回家時,身體虛弱至極,於2018年2月24日離世。

冷冬梅,女,49歲,遼寧鳳城市人,歷經10年冤獄折磨;2015年12月,又被綁架、祕密誣判3年;2017年7月,保外就醫,於2018年2月25日晚離世。

高素貞, 女,64歲,石家莊市長安區肖家營村人,為營救法輪功學員被冤判4年半,被關押在河北女子監獄受盡了折磨,於2018年3月5日被迫害致死。

成海燕, 女,江蘇省南京市人,曾被非法判刑10年、被關押在精神病院裡遭受迫害兩個半月、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被關押洗腦班多次,被逼迫與軍人丈夫離婚等。2018年3月28日,她含冤離世,終年63歲。

孫根羅, 男,南京市人,曾十次被非法抄家、兩次被非法刑事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關洗腦班遭受迫害。2018年3月上旬,他被迫害致離開人世,時年近70歲。

楊寶森,男,吉林松原市乾安縣人,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遭受近9年折磨後,於4月7日凌晨3點含冤離世,終年61歲。

劉金玉,女,大連市人,在遼寧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導致患腸癌晚期,直到她生命垂危時,才被放回家,半個月後,於2018年4月15日悲慘離世。

羅井山,男,黑龍江省雞西市虎林市雲山農場居民,被非法判刑兩年半,在獄中身體受到嚴重的迫害。2018年4月1日,出獄時,不會說話,不能行走,渾身浮腫,於5月3日含冤離世,終年65歲。

蔡莉莉,女,天津市西青區人,2017年11月1日,被非法判刑2年10個月、勒索罰金15,000元人民幣,於2018年5月15日含冤離世,時年69歲。

呂樹彬,男,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東寧市人,於5月17日被呼蘭監獄所謂「保外就醫」放回家時,已經完全不能自理。在經歷了12天極度的痛苦後,於5月29日凌晨含冤離世,終年56歲。

林世華,四川省德陽市什邡市居民,遭受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看守所、拘留所等迫害,直到2017年9月14日晚10點左右,70歲的他還被騷擾、監控,被劫持一天。於2018年4月4日含冤離世。

冤獄9年 受盡酷刑

終年61歲的楊寶森是吉林省松原市乾安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遭受了近9年的折磨。

2008年12月23日,楊寶森在家被當地宇宙路派出所警察杜學明帶領一夥人撬門入室後綁架、抄家、搶劫,並在派出所裡遭受酷刑折磨。

2009年3月末,在不通知當事人和家屬請的律師的情況下,乾安縣法院祕密庭審楊寶森和法輪功學員宋生。在非法庭審中,楊寶森為自己辯護,審判長王木坤等稱自辯無效,草草收場,分別枉判楊寶森、宋生10年和12年。

5月6日,楊寶森被劫持到公主嶺監獄後,遭受「死人床」、電擊、澆冷水、往嘴裡灌白酒等迫害。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澆冷水。(明慧網)

楊寶森曾被六監區教導員李哲關到嚴管隊,受盡百般折磨70天,後被送回六監區。他仍然每天煉功,20天後,又被關進嚴管隊。

嚴管隊隊長王繼東等用4根電棍同時電他,電沒了,又取來了兩根電棍繼續電。楊寶森的前胸、後背、大腿慘遭電棍的肆虐。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電棍電擊。(明慧網)

9月20日,楊寶森再次被銬在「死人床」上一個星期,之後就被送進公主嶺監獄醫院。10天後,他被押回監區,因不屈服,不久又被關進嚴管隊。當時,他身體已虛弱不堪,無力說話。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死人床(明慧網)

2018年2月10點半左右,家屬接到通知,趕到公主嶺市中心醫院,看到楊寶森正在輸液。監獄裡的三名警察把守著他,其中一名是他所在監區的警察。

醫院給楊寶森診斷的結果為:腦白質疏鬆、小腦萎縮、肺結核、多發空洞、肺化膿、肺葉多發炎症、二型糖尿病酮症等。

在住院期間,曾來過一個穿便衣的男人,態度強硬,要把楊寶森帶走。家屬要求他拿出帶人的書面文件,此人說:「什麼都沒有,帶走!」還過去拎著楊寶森的耳朵質問:「能不能聽見?回去吧!」就強行把他帶走了。

3月7日,楊寶森被允許保外就醫,當時他已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說話困難,回家一個月後含冤離世。

對八旬父親沉重的打擊

2018年3月8日上午10點20分左右,獄方打電話給孫敏的父親,說孫敏吃完早飯後暈倒過去,正在監獄醫院裡被搶救。

中午12點50分,孫敏的父親趕到醫院。然而,孫敏已經辭世。父親見到了女兒的遺體,摸了摸她的手和臉,已經是涼的。

父親被醫生告知,女兒被轉來時,已經處於死亡狀態。

孫敏的離世對父親是個沉重的打擊。女兒雖近50歲,但看上去不過30幾歲,總是一副笑眯眯的可愛模樣,愛幫助人,是個聰明、善良的女子。

孫敏是鞍山市一名德才兼備的優秀中學教師,擁有哲學學士學位及省級的科研項目、國家級科研論文。從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項目、論文、教案、課件等獲得一等優秀成果獎、一等獎等十多項殊榮。

孫敏生前照片。(明慧網)
孫敏獲得的各種獎項、證書。(明慧網)

孫敏遭到綁架、洗腦、勞教、判刑等迫害,以及被迫流離失所15年多。2016年6月,她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7年;2017年10月10日,被轉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女兒遭受過殘酷的迫害,她的手曾被綁到背後,頭和腳被按到一起,身體被壓平;被抬起來往水泥地上摔、被抓住頭髮撞牆,致使顱骨二處斷裂、後腦勺被打碎一塊,並且沒有得到醫治。

遼寧女監有個十二監區,也叫「集訓矯治監區」, 是2010年增加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被稱作是「魔窟中的魔窟」,女兒最後的日子就是在那兒度過的。

女兒到那兒不到一個月後父親就接到監獄的電話,獄警稱,她時刻有生命危險,還找她父親要錢,說是給她治病。父親斷然回絕:「你把人放了,我給她治。」 孫敏的父親要求見女兒,被拒。那時孫敏被迫害得出現多種疾病。

自2002年女兒被迫流離失所後,十多年來父親沒過過一天安生的日子,整日為女兒提心吊膽。因長期思念女兒,父親整日悶悶不樂、唉聲嘆氣,如今女兒被迫害致死,父親更是悲痛不已。

悲慘離世 家人生活無依

李德成,2001年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2003年被非法判刑7年,2011年被非法判刑6年,累計被非法判刑達13年6個月。

李德成被迫害致全身癱瘓在床5年4個月,於2018年3月22日晚出現生命危險,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而離世。

李德成(明慧網)

他曾是退役軍人,修煉前,在蓋州市東關副食品廠工作,多年患有腰椎間盤突出、嚴重胃病等。當這兩種病痛起來時,他的腰彎著不敢動彈,幾乎喪失勞動能力。

1997年9月,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改掉了喝酒的惡習,疾病全不治而癒,身體恢復了健康。

2011年10月12日晚,李德成因到蓋州東城辦事處線溝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人構陷,被當地國保大隊、派出所綁架到看守所,之後被冤判6年,被送往大連南關嶺監獄八監區。

一個多月後,家屬接到通知,趕到醫院。醫生說李德成活不過三四天。監獄長說,李德成是在洗臉的時候摔倒的,但是家屬知道那是在撒謊。

家人看到李德成時,他一直昏迷不醒,他的手依然被戴著手銬。家屬要求摘掉,警察拒絕,說如果摘了,他們就得被處罰,因為檢察院的人三天兩頭去那裡查。

看到警察這樣沒有人性,探視的兩位親屬跟警察吵了起來,拍的照片被警察搶去刪掉了,並被停止探視。

在醫院中的李德成。(明慧網)
李德成骨瘦如柴。(明慧網)

2013年1月17日,李德成被送到當地醫院治療。當時他骨瘦如柴,左側臉已萎縮,左眼塌陷失明,右側身體沒有知覺,喉嚨處有管,不能說話,需要鼻飼及特別護理。

後來,家裡承受不住高昂的住院費用,把李德成接到家中護理。

李德成的身體繼續惡化,平時身上插著導尿管,帶著尿袋,喉管是被切開的,常常被噴出的膿痰堵塞。家人必須24小時護理,就這樣他癱瘓在床5年多。

李德成的家人無一倖免於迫害。那是2003年1月29日半夜(臘月廿七半夜,那年臘月廿九是除夕),全家五口被祕密綁架,包括沒有修煉法輪功的80多歲的老岳父和小兒子,在鮁魚圈租的住處被洗劫一空。

在萬家團圓之時,家裡三人被關押,只有老岳父和小兒子在極度恐慌與孤獨無助中,度過除夕和大年。一家人一別就是七八年。

因為信仰「真、善、忍」,他妻子被非法判刑7年;大兒子李廣被非法判刑兩次,一次8年、一次4年。

李德成的大兒子李廣。(明慧網)

岳父無依無靠,被親屬接走後,被送到老年公寓;小兒子無人照料,到處流浪,過早承負起養家糊口的重任。

這場迫害給李德成一家人及其親屬身心所造成了巨大傷害。如今李德成又悲慘離世,一家人居無定所、生活無依。

求公道的艱難之路

為了給女兒討回公道,還女兒清白,孫敏的父親決定,無論時日長短一定將女兒的死因查明。家屬聘請了律師將向有關部門控告遼寧女子監獄草菅人命。

2018年4月12、13日,孫敏的父親和家人及聘請的兩位律師來到遼寧女子監獄討個說法。當問監獄方面是否收到《關於孫敏死因調查的申請及訴求》時,監獄說收到了。家屬讓監獄在文件收到的憑證上簽字,對方說讓領導看看再說,但家屬接到的是一份空文書,沒人簽字。

父親最後一次見女兒時,孫敏說:「別人不冷我冷。」家人從這句簡單的話語中知道她遭受了怎樣的折磨。

父親針對申請和訴求的內容讓獄方做出答覆,對於孫敏的死因有個說法,獄方變著法說不能提供,或說要請示監獄領導,或說要麼向上級機關申請等等,不斷推卸責任、拖延時間。

據知情人透露:遼寧女子監獄十二監區有個叫李曉芳(音)的犯人,是專門從事「轉化」(強迫放棄修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她曾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說,她有的是辦法讓法輪功學員死了都查不出原因,「把你衣服全脫了,潑上水,然後開窗吹你……」#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18 7: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