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x ans de vacances

小說:十五少年漂流記(2)

作者:儒勒‧凡爾納(法國)

《十五少年漂流記》(野人文化出版提供)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通往船艙的門這時又開了。探出頭的是小柏利安三歲的弟弟,杰可。

哥哥開口問道:「杰可,你要做什麼?」

「快來!快來!裡面進水了!」杰可說。

「不會吧!」

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沒事的!不怕!我們都在! 」

柏利安一走進來就先安撫了孩子們。

接著,他提起煤油燈照向地板,果然看見地上流滿了海水。

這些水是從哪來的呢?是哪裡漏水了嗎?

看來似乎是如此。

主廳的前方是船長室,接著是餐廳和船員值勤室。

柏利安仔細檢查了這些廳室,判斷不是漏水,也不是水淹過了吃水線,只是剛才的浪帶來大量的海水,從沒有關好的船艙蓋流進艙內而已,沒有任何危險。

在回到主廳安撫了孩子們後,他才放心了些,再次回到舵旁指揮船隻。這艘船本身就造得堅固,加上近期才鍍上一層銅板,理應抵擋得了海水與浪的襲擊。

凌晨一點,狂風大作,夜色因為厚重的雲層顯得更濃了,船被海水包圍,彷彿航行在海面之下。海燕的鳴叫劃破天際,牠們的現身是否代表陸地不遠了?

非也,牠們的身影直到離岸幾百英里之外都還可見。這些海鳥就和這艘小船一樣無力抵抗,只能隨風漂流,更沒有任何外力可以減緩前進的速度。

一小時後,船頭又傳來撕裂聲,就連僅剩的前帆也破了,帆布條有如巨大的海鷗在空中亂舞。

「帆全沒了,」德尼凡大叫:「也沒有其他的帆可以換了!」

「沒差!」柏利安說:「只要速度不減就行!」

「說這什麼話!你要是這樣指揮……」德尼凡又說。

「小心後頭的浪!抓穩了,別被浪給捲走了……」莫可說。

話還沒說完,一波大浪翻上了船尾的甲板

柏利安、德尼凡和柯爾登被浪推到船艙蓋邊,三人都趕緊伸手扣住艙蓋。但實習水手卻在大浪橫掃過後和幾艘救生艇,包括兩艘平底船和一艘輕艇一起消失了。

除此之外,還有幾根備用桅桿和羅盤座也都不見了。這些東西不是應該收進艙房裡的嗎?好在一部分的甲板也被浪給沖走,水才能在短時間內排出,船也才不會因為承載過量的海水而沉沒。

「莫可!莫可!」

柏利安一喘過氣便大喊。

「該不會是被捲進海裡了?」德尼凡說。

柯爾登俯身查看後說:「沒有!沒看到他……也沒聽到他的聲音!」

「趕快救他……綁個救生圈丟下去!」柏利安下令。

在大家沉默的幾秒鐘內,有個聲音傳來。

「莫可?莫可?」

「救我!救我!」實習水手大喊。

「聲音不是從海面傳來的,是前面!」柯爾登說。

「我去救他!」柏利安馬上動身。

莫可趴在溼滑的甲板上,小心翼翼避著繩索鬆動的桅桿。

喊叫聲又一次傳來,但在那之後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同一時間,柏利安用盡力氣趕到了前方的艙門。

他大聲呼叫……

沒有任何回應。

難道他在剛才那聲呼叫後被浪捲入海裡了嗎?要真是如此,那這可憐的孩子應該已經離船很遠了,畢竟現在的船速不是浪能追得上的。要真是如此,那他就注定要迷失在這大海之中了……

不!一絲微弱的聲音又傳到柏利安的耳中。

柏利安一聽,趕緊衝到插著船首斜桅的起錨機旁,伸手碰到了正拼命掙扎的軀體……

是他,實習水手就夾在欄杆與船頭間的細縫中,一條繩索繞住了他的脖頸,越是掙扎,束得越緊。應該是這條繩索在大浪捲起時拉住了他,現在反而要因此窒息而死嗎?

柏利安抽出了小刀,費盡一番功夫割斷了纏住他的繩子後,將他帶到了船尾。

莫可在恢復了一點力氣後開口致謝:

「柏利安先生,謝謝你,謝謝!」

接著,他回到原本的崗位掌舵,四個少年重新振作,繼續與天一般高的浪搏擊。

然而,事情並不如柏利安所想順利,沒有了前帆的船,速度終究緩了下來,這麼一來,比船速還快的浪便能輕易追上他們並撲上船身。

還能做些什麼呢?他們不可能再升起任何一小片帆了。

當時是南半球的三月,也就是北半球的七月,黑夜已不算長。凌晨四點,第一道曙光再過不久就會從東方升起,照向這一片獵犬號遭受風雨襲擊的海面。或許待到天亮,狂風便會收斂一些?又或許,孩子們將會看到某塊陸地,他們的命運也會在幾分鐘內出現轉機?

等等吧!當黎明從天空那頭降臨時,我們就會知道答案了。

四點半左右,晨光緩緩伸出海面,逐漸延伸到了天頂。只可惜霧靄深鎖,視線所及之處大約只有四百公尺。頂上的雲快速流竄,暴風雨絲毫沒有趨緩,浪濤翻滾,海沫漫天。這艘船一會兒被抬到浪頂,一會兒又沉入浪底,翻來轉去好幾次都差點傾覆。

四個男孩注視著狂風駭浪,心想,獵犬號是不可能撐過這一天的,要是風雨再不停歇,大浪終究會掀開艙蓋,而他們就只能航向絕望了。

這時,莫可突然大喊:

「是陸地,陸地!」

透過濃霧的間隙,實習水手似乎在東方的海面上看見了海岸線。會不會是看錯了?那條模糊的輪廓和天邊翻騰的朝雲簡直沒有兩樣,很容易混淆。

「陸地?」柏地安回問。

「沒錯……是陸地……你看東邊!」莫可一邊指向被漫天霧氣遮蓋的地平線。

「你確定沒看錯?」德尼凡又問。

「絕對沒錯!絕對沒錯!我非常肯定!」實習水手回答:

「要是這團霧能再散開些……你們看……就在那裡……前帆桅桿右邊的方向……快看!快看!」

這時,海面上的霧氣正逐漸上升,露出了一段空隙。沒多久,船上的人已經可以看清幾海里外的景致了。

「沒看錯!……是陸地!真的是陸地!」

柏利安叫出聲來。

「而且是個低地!」

柯爾登觀察了海岸後也補了一句。

現在,陸地的存在已經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了。距離他們五、六英里的海平面上出現了一片不知是大洲或小島的陸地。獵犬號還被狂風推著前行,根據當下的風向,不出一小時,他們就會抵達那片陸地了。

要考慮的是,要是在抵岸之前撞上了沿岸的暗礁,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但少年們可不想考慮那麼多。這片意外得來的土地是他們眼裡唯一的避風港。

風勢仍然持續增強。獵犬號就像根羽毛被吹向岸邊。這一道海岸看上去就像在白布般的天空中畫上一條黑線。畫布的背景是高度約在一百五十到二百英尺間的懸崖,懸崖之下一片淺黃的沙灘被看似自內陸森林延伸出來的林木包圍。

啊!要是獵犬號能在不觸及任何暗礁的情況下登上這片沙岸,要是能有一處河口做為避風港,也許少年們就能平安渡過這場劫難!

船仍然全速朝海岸前進,柏利安讓德尼凡、柯爾登和莫可留在後頭掌舵,自己則走到船頭觀察那片離一行人越來越近的陸地,但看了許久仍然沒找到適合停泊船隻的地方。陸地上不見任何河口與河道,甚至是一片沙地也沒有,根本不可能輕易靠岸。

實際上,沙灘外列了一排礁岩,黑色的礁岩在濺起的浪花間忽隱忽現。看這景況,哪怕輕輕一撞,獵犬號也會立即粉身碎骨。

柏利安見此況,認為應該在船隻擱淺前把大家集合到甲板上來,於是打開了艙門大喊:

「所有的人都上來!」

狗一聽馬上衝了出來,接著十幾個孩子也先後爬出了艙門。幾個年紀較小的孩子在看到淺水處濺起的大浪時,嚇得大呼小叫。

將近六點時,船來到了第一道礁石邊。

「抓緊了!抓緊了!」

柏利安大聲喊著。說話的同時,衣服也脫了一半,準備好隨時搭救被激浪晃下海的人,他知道,船撞上礁石是遲早的事。

突然間,獵犬號遭到第一次撞擊,是從船尾撞上的,雖然整個船身都因此劇烈搖晃,但海水並沒有灌進來。

第二排浪緊接而來,船因此被推進了五十尺,還正巧避開了那一帶岩石尖銳的棱角。
船現在是左傾著,卡在退去的滾滾浪花間。◇(節錄完)

責任編輯:李昀

——節錄自《十五少年漂流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點閱【小說:十五少年漂流記】系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史傳猷低垂著眼神,彷彿已厭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爾的伸腰哈欠中才睜眼看看周圍。突然,他注目於三簧鎖鑰匙,抬頭看看司機。
  • 豬飼真弓是三枝子高中時認識的朋友,現在是當紅推理小說家。對於身為歸國子女、只有國三到高三住在日本的三枝子而言,真弓是屈指可數的朋友之一。曾隨著擔任外交官的父親旅居南美與歐洲的三枝子,當然無法適應凡事講求群體意識的日本文化,所以能成為好友的也只有像真弓這種獨行俠。現在兩人偶爾還會相約碰面,而且每次見面,真弓就會喟嘆藝文界和古典樂界還真像。
  • 廚房裡的羅衣聞聲走出來,兩隻手濕淋淋的,一路甩著水。她面色凜然地走到朱錦身前,看著門邊的男子。施一桐也看看她,二人來來回回在走廊裡擦肩而過這麼多回,只有這一次,彼此對視一眼,面對面看了個正臉。空氣裡交會著意念的電流,彷彿幾千年幾萬年的片段被翻出來。良久,才聽見施一桐輕輕說了一聲,依舊還是那一句,你好!
  • 該指揮為了尊重女方的意見,徵得了我妹夫的同意,先不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在看排練的時候,讓女方先暗暗相個面,然後再聽她的意見是否再見面。
  • 他們希望找到什麼?顯而易見。我的意思是,沒有其它可能,他們要找的一定跟那份報紙有關。他們又不笨,肯定以為我會把我們在報社編輯室的所有工作重點記錄下來,所以如果我知道布拉葛多丘的事,應該會記在某個地方。
  • 「妳瞧,多神氣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車呀!當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樣的體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沒料到,坐個汽車兜兜風,就嗚呼哀哉命歸黃泉了。而且還是在塞拉耶佛!這不是波士尼亞的首都嗎?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幹的了。我們本來就不該把他們的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搶過來。妳看看,穆勒太太,結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 他來了。他在新的搖籃裡。他在新家。他裹在齊亞拉先穿然後是我再來換艾莉綺穿的那件舊的黃色小衣服裡。露在毯子外的,上面是小腦袋,下面是小腳丫,到這裡為止一切都沒問題,沒有出什麼亂子,不過,那個小腦袋和小腳丫要說的故事,我花了些時間慢慢才聽懂。
  • 我這個年紀的人都記得,第一次聽到那場競賽時,自己人在哪裡,正在做什麼。當時我坐在小窩裡看卡通,螢幕忽然跳出一則視訊,說詹姆士·哈勒代已於昨晚去世。
  • 有一天,發生了一件帶來巨變的事。當時我在食堂裡拿了食物,坐在珍妮·庫蘭身旁。我不該亂說話,但她是我在學校裡唯一半生不熟的人,而且坐在她旁邊感覺很好。大多時候,她不會理我,而是跟別人說話。起先我都跟一些美式足球選手同坐,但他們表現得活像我是隱形人。至少珍妮·庫蘭表現得像是知道我存在。之後,我開始注意到另一個人,他經常開我玩笑。他會說:「呆瓜怎麼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