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反酷刑日 看中共祕密使用的「酷刑」

中共部分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人氣: 30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6日訊】2003年3月14日下午,上海提籃橋監獄醫院三樓東邊的一間病房。瞿延來被送到這裡。

一名男犯戴著一次性手套拿進來5根繩子。繩子看起來很髒。後來聽犯人說,這綁繩從來不洗的,什麼愛滋病人、皮膚病人、傳染病人都綁,上面屎尿也沾帶了不少。

他們把瞿延來雙手手腕用繩子綁緊,兩臂拉開固定到病床的中部;雙腳的腳腕用繩子綁緊,兩腿拉直,床腳處有鐵欄杆,就固定在那裡;胸部用繩子和病床的床頭連在一起,拉緊繫好——這是中共百種酷刑之一——「死人床」。「被5根繩子綁在床上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瞿延來說。

瞿延來,1977年出生,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品學兼優,曾獲黑龍江省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特等獎、數學一等獎。1997年7月開始接觸法輪功,一直到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才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2002年9月30日深夜,瞿延來被上海警方劫持,非法判刑5年。期間多次遭受毒打、死人床等酷刑,幾度命危。

上海交通大學高材生瞿延來(明慧網)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6月26日國際反酷刑日,至少4,22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發動迫害。中共各級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警察對不願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包括毒打、電擊、火刑、開水燙、烙鐵烙、冰凍、水牢、「約束衣」、「老虎凳」、「死人床」、毒蛇咬、性侵犯、野蠻灌食、灌不明藥物、灌糞湯……這樣的迫害,已經持續19年了。

以下僅舉數例:

性虐待

2016年4月14日,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在國會大廈舉辦主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China’s Pervasive Use of Torture」)的聽證會。

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講述了她在遼寧省「黑監獄」遭受群體性侵害並被錄像等恐怖經歷。

尹麗萍向美國國會議員展示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照片。(李莎/大紀元)

尹麗萍說:「2001年4月19日那一天,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那天早上我和另外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祕密轉押到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是專門用男人性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的一所黑監獄。我們9個人被分別分到了9個房間。我被分到第一房間,房間裡有一張大的雙人床和一個木製落地衣架,4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裡。

「晚上10點左右,走廊裡突然傳來了鄒桂榮淒慘的喊叫聲,她不停地喊著我的名字,『麗萍、麗萍』,『 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她不停地喊這兩句話。

「聽到她淒慘的叫喊,我拚命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拚命地衝到了走廊,我抱住鄒桂榮死死地不撒手,看管我們的男犯不停地打我們,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褲子在腳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幾乎一絲不掛。我和鄒桂榮都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間。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的記憶就停留在這裡……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

尹麗萍還在聽證會上展示了多幅酷刑迫害照片,她在講述親眼所見的身邊人遭受酷刑及被迫害致死的經歷時,淚流不止。她說:「我們之間曾經相互有約:其中誰能活著出去,就要把這麼毫無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來到了這裡,講出了她們再也無法講出的話。」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普遍,而且惡劣。2000年,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干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之際,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堅持修煉不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之後這一瘋狂惡行被其它勞教所及監獄效仿。

《法輪功人權報告》中「對婦女施暴」部分有這樣的描述:數十萬遭到羈押的法輪功女學員中,沒有幾個能逃過被剝光衣物的羞辱(有時是長期的)。有些更慘烈的實例是,女學員被警察強暴或輪姦、陰道遭電棍電擊、硬毛刷插入陰道刮搔的凌虐,或是赤身裸體被丟入男牢房裡等等。一位死裡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裡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像的。」

野蠻灌食

「(灌食的)管子一下子插到肺部,趙旭東當時發出很大的慘叫聲……這時只見趙旭東喉嚨裡一直發出響聲,看著極其難受的樣子,可是手腳被捆在一起無法活動。快晚上了,有犯人發現沒動靜時,人已經死了。當時在場的一個犯人說:『這麼好的一個人就這麼給迫害死了,想起都心驚,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壞的人,可沒想到這裡的人更壞,簡直是殺人不眨眼,對這麼好的一個人都能下得去手,經常想起那一幕,永遠也忘不了,太觸目驚心了。』」這是趙旭東的母親——甘肅「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簡稱蘭州石化,或稱蘭化)退休職工白金玉女士在控告江澤民書中的敘述。

趙旭東生前和妻子為女兒過生日。(明慧網)

趙旭東於2004年2月5日在蘭州市看守所被強制灌食致死,年僅36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趙旭東死亡時七竅流血,背部呈青紫色、太陽穴有明顯傷痕,原先一頭烏黑發亮的頭髮,在61天內,有三分之二全白,160斤的體重只剩皮包骨……

2002年8月,黑龍江法輪功學員王霞被非法判刑7年,關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期間,她遭到各種酷刑迫害,包括野蠻灌食、電擊、吊打、性侮辱虐待、大頭針釘入指甲、不明藥物摧殘等。

灌食時,獄警把王霞綁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無法運動,灌食管長期插著,一至兩個星期才抽出一回。

王霞被投入監獄前110多斤,後來僅剩下40多斤,骨瘦如柴,身體幾乎沒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僅剩骨頭,腳完全變形,幾次出現生命危險。

法輪功學員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前後的照片對比。(明慧網)

 

王霞遭迫害後照片(明慧網)

醫學灌食是為了挽救無法正常進食人的生命。在中共監獄裡,「強制灌食」是一種殘忍的酷刑,隨時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在中共監獄裡,從警察給法輪功學員灌的食物中看到,中共使用包括:濃鹽水、濃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糞水、高濃度酒,甚至摧毀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灌食時,他們故意來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慘烈劇痛;有時管子插到氣管、肺部,造成有的法輪功學員在被灌食過程中當場死亡。

冰凍

2008年1月19日,遼寧女子監獄。一個大鐵盒被裝上水,用於凍冰。

遼寧法輪功學員趙會軍,被兩名犯人姜平、文連英用膠條捆成球、封嘴,然後把她按在冰盒裡。冰碎了,又往她身上澆涼水。衣服乾了接著灌。

兩個犯人這樣做的目的是強迫趙會軍放棄修煉法輪功。趙會軍說,「見我還不簽字,(他們)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往身上澆涼水,抓住我的頭髮在地上拖,用皮帶抽,用摩砂皮鞋踢踩腳趾,直到打累了或我休克了為止。」

犯人姜平還怪笑著對她說:「監獄裡什麼叫人性?打死你這樣的,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冰凍」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酷刑之一,這種酷刑可導致人全身凍殭、凍傷、神經麻痺、局部肌肉壞死,重者致全身癱瘓、失語失憶,甚至死亡。

寒冬裡,中共警察或指使犯人將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下,甚至扒光,或者直接將人用冰冷的涼水澆透,或讓人踩在冰上、趴在冰上,或者直接把人埋在雪堆裡。

錐刑

吉林省四平監獄。關押在這裡的詐騙犯楊建國,是專門給監區長做飯的,他也是這個監獄的打手,身上總是帶一個鐵錐子。

「他用鐵錐子剜梁振興身上的肉,扎他的頭;對著他拳打腳踢,從床上打到床下,然後抓住他的頭往牆上撞,他們把這叫『看星星』。」一次,犯人顏德全把梁振興的頭和大腿扣在一起,背上再坐幾個人,之後又有更多的人往上撲,他們起著鬨,狂笑著……

「我看到梁振興兩年多都戴著腳鐐,只有一天沒帶,那天說是北京來檢查團。」

梁振興(明慧網)

以上是大陸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向明慧網的投書中所敘述的。梁振興是震驚世界的長春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參與者之一。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成功插播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真相片。長春有線電視網觀眾逾百萬人,很多人因此得知真相。對此,江澤民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

梁振興後被判刑19年,關押期間遭到「錐刑」、「抻床」、十來根電棍同時電擊、野蠻灌食等多種酷刑折磨。梁於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年僅46歲。

毒蛇咬

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有一種酷刑令人毛骨悚然:毒蛇咬。

湖北安陸市公安局。法輪功學員潘菊英2000年8月9日被綁架,一直被關押在這裡。潘菊英自述道:「2000年8月11日下午,惡警陳新運用兩條蛇水淋淋地往我身上提,並強行把我的左手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再強行把我的腳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毒蛇爬到了我的腳背上,冰冰涼……」

山東臨沂蘭山辦事處計生辦。2000年7、8月,臨沂市4名法輪功學員彭成旭(煦)、孫茂蘭、趙夫欽、趙夫敏,被綁架劫持在這裡。

山東省臨沂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頭目,還指使打手買來一條蛇,放在籠子裡餓著。蛇餓極了就將頭從籠子裡伸出來半尺長,被擠在籠子上縮不回去。打手們就提著籠子讓蛇去咬彭成旭的脖子。咬完後的第二天,彭成旭在傷口處拿下一粒蛇牙來。

電擊

2004年5月7日,遼寧龍山教養院。原遼寧省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在這裡遭受電棍電擊。從下午3點到晚上9點多,高蓉蓉被連續6個小時電擊,造成她的面部嚴重毀容。高蓉蓉後被迫害致死。

高蓉蓉生前照片。右為高蓉蓉被電擊毀容10天後照片。(明慧網)

2002年,大連市法輪功學員王雲潔,在馬三家教養院遭電擊導致乳房潰爛。

王雲潔在馬三家教養院遭電擊迫害致乳房潰爛。(明慧網)

有毒藥物

2000年11月,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女法輪功學員張付珍進京,為法輪功請願,被平度市610警察強行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成大字形綁在床上。警察強行給她打了一種毒針。爾後,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在床上掙扎著死去。

整個過程「610」(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2007年1月18日,黑龍江省木蘭縣法輪大法弟子常永福被迫害致死。死亡時,常永福雙耳、眼角流血,鼻子、口中有血塊。

常永福生前被關入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迫害他後,為了推卸責任,將其送回木蘭縣「610」辦公室。「610」將其送入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對其注入了不明藥物,待藥物發作後讓家屬接回家中。常永福含冤而死。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常永福遺體臉部嚴重變形。(明慧網)

強制墮胎

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

為了逼迫一個懷有六七個月身孕的法輪功女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獄警們將她的雙手用粗繩子綁上,繩子的另一頭繞經房梁上的滑輪,拽在獄警手裡。然後,獄警把墊在她腳下的凳子蹬開,孕婦的整個身體被懸空。房梁離地有三米高,警察一鬆手裡的繩子,孕婦就急速下墜,臀部著地,重重摔下,獄警再手拉繩子將人吊起,如此這般來回折磨她,直到她在無以言表的痛苦折磨中流產。

更殘忍的是,警察還強迫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見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對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折磨的王玉芝的採訪報導)。

中共迫害示意圖:強行給修煉法輪功的孕婦打胎。(明慧網)

寧夏銀川東門計劃生育醫院。法輪功學員郭文燕2003年被警察綁架後,強制送到這裡墮胎。由於胎兒大,醫生怕出事故,他們於是強迫家人簽字。

女嬰被流產下來時活著,還哭出了聲。婆婆說:「還活著呢!我們抱回去養。」

沒想到,醫生聽到女嬰哭聲,一把掐住脖子,不一會兒孩子就沒了聲音,被活活掐死!

開水燙

蓋春林,男,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居民、法輪功學員,2005年4月17日被綁架,19天後即被迫害致死。

家人看到蓋春林遺體臉上有燙傷,扭曲變形;右胸有燙傷。驗屍結果顯示:食管都燙熟了,用手一擼都掉皮,心尖變白色。

法醫鑑定,蓋春林是被開水燙死的。

蓋春林(明慧網)

熬鷹

原中共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辦公廳官員張亦潔女士,在大陸被非法關押期間被強制「熬鷹」。

她說,「他們曾經連續四十二個晝夜不眠不休地對我『熬鷹、攻堅』……在那次四十二晝夜『攻堅』中,我被強迫晝夜站立,只要眼皮一打架,她們就用棍子朝頭上猛抽,不讓我片刻闔眼……後來我實在撐不住了,一打瞌睡,那個剛從醫科大學畢業的女警就明目張膽地往我嘴裡塞藥片(不明藥物)……

「一天夜裡,我突然滿口牙齒全部鬆動,兩顆門牙朝兩邊凹翹著,中間裂開一道大縫。當後來偶然照到鏡子時,我驚呆了,我簡直不敢相信鏡子裡的那個白髮蒼蒼形容枯槁的老婦是我!如果沒有信仰的支撐,我決不可能活著走出那魔窟。」

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李秀珍在濟南監獄遭迫害期間,獄警們曾連續28天基本上不讓李秀珍睡覺。李秀珍實在睜不開眼,獄警就用膠帶紙黏在她眼眶周圍上下上拉扯,有時還用掃帚棒支起眼皮。而在山東濰坊勞教所,獄警為剝奪法輪功學員的睡眠,竟然採取用手指彈眼球、用濕毛巾抽打眼睛的方式進行折磨。

約束衣

「就在當天晚飯後,天還不黑,三隊姓崔的年輕警察指使幾個吸毒犯把我拖到樓下,副隊長胡兆霞指使幾個吸毒犯強行給我穿上『約束衣』,然後用繩子把我的胳膊反綁在椅子上,兩條腿捆在椅子下邊……疼得我大汗淋漓,大聲哭喊,他們就用膠布黏上我的嘴,並使勁抽打我的臉,致使我噁心嘔吐,生不如死。」

「就這樣一直殘酷折磨了十個多小時,第二天早上七點多才鬆綁,脫掉『約束衣』,當時我的四肢已失去知覺。」這是河南省焦作市法輪功學員王俊英女士在其控告江澤民書中的自述。

約束衣示意圖(明慧網)

「約束衣」是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此衣由細帆布製作。

獄警將此衣給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穿上,將法輪功學員手臂拉至後背雙臂交叉綁住,然後再將雙臂過肩拉至胸前,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或者椅子上,嘴裡再用布塞住。

據目睹者口述,有的受刑者,雙臂立即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被活活痛死。

2003年5月22日,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女法輪功學員孫士梅,40多歲,被用此刑吊了一天一夜,5月23日被解下時全身早已冰涼。

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約束衣」虐殺致死,包括:原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博士耿颯、河南石油勘探局採油二廠會計張雅麗等。

活摘器官

「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這是2009年,遼寧省錦州市一位在現場擔任持槍警衛的目擊證人向「追查國際」披露的內容。

2002年4月9日下午5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裡,兩個軍醫(一個瀋陽軍區總醫院軍醫和一個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年輕軍醫)將一名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在人完全清醒、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這位女法輪功學員已經經歷了一週的嚴刑拷打、強暴等等,傷痕纍纍。

2006年3月,原遼寧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員工安妮,作為第一名證人,向海外媒體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她的丈夫在遼寧蘇家屯醫院參與了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活體摘除手術。安妮披露,曾有約6,000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這家醫院的地下集中營中,她在醫院時,已有4,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分別摘取不同器官,然後扔進醫院改造的焚屍爐中焚屍毀跡。

此後,「追查國際」通過上萬通電話調查,至今獲得60個調查錄音、1,628份資料證據,證實:自1999年以來,江氏犯罪集團控制全國勞教所、監獄、集中營,與軍隊、政界、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聯手,形成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出售器官、活體試驗、販賣屍體、販賣活人牟取暴利。特別是軍隊、武警醫療系統大規模涉入,達到了隨意攫取、殺人如麻的地步。

2016年,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華府公布最新獨立調查報告。調查顯示,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為6萬—10萬例,這些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學員。

穿越生死

上海法輪功學員瞿延來在其控告江澤民書中說:「被5根繩子綁在床上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我想1天不是由24小時組成的嗎?!1小時不是由60分鐘組成的嗎?!1分鐘不是由60秒組成的嗎?!我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沒問題!那我就一秒一秒地堅持到迫害結束的那一天吧!」

他也曾被強制灌食。「3月13日早上灌食時,我抽出的胃液竟也變成黑色的,獄醫說我的胃也出血了,下午就趕緊把我送到了上海市監獄總醫院。」

瞿延來在控告江澤民書中表示,他對中共施暴警察沒有絲毫的怨恨。「這段時間,雖然有很多人對我行惡,但我心裡對他們沒有絲毫的怨恨。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幹的壞事以後都是要償還的,他們在無知中對我行惡,其實就是在害自己,我心裡真的很可憐他們,後悔的就是我沒能制止他們的惡行。」

「那時我最後悔的就是自己以前背的師父經文太少了,只有《論語》和師父講法、經書中的零星句子,我就反覆地背這點東西,就靠這極少的師父的講法,支撐著我以異常平和的心態面對這一切苦難。」

「李洪志師父在《境界》這篇短文裡寫到:『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為瞿延來提供辯護的律師郭國汀說:「瞿延來先生是我的第二位法輪功當事人,(他)也是引起我對法輪功極大興趣的原因,因為他竟能連續絕食絕水780天!直到我正式成為他的辯護律師為止。」

郭國汀律師(陳明/大紀元)

「開始時我一直不相信一個人竟能連續絕食絕水兩年多!然而,事實是在這絕食期間,他曾先後四次生命垂危,被送進醫院搶救四個月。在絕食期間,他一直拒絕進食,長期被強制灌食。而強制灌食實質上是一種極難忍受的酷行。」據明慧網2013年12月份的一份調查,被局部統計的442位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有154人被灌食致死,灌食致死率高達35%。

「面對聖徒般的瞿延來,我不能不探索是何種原因,使得瞿延來具有此種超凡脫俗的承受苦難的能力?唯一的解釋便是真信仰的偉大力量。」郭國汀說。#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26 1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