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遭中共迫害」系列報導之高智晟(一)

酷刑中未倒下的「中國良心」高智晟 你在哪

人氣: 73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我就跟大哥聯繫,夢到他不好了,身體有問題一樣,嚇醒了。」耿和說著她5月23日凌晨1點的一個惡夢,那個夢跟她的丈夫高智晟有關。

2017年8月13日早晨,時年53歲的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再次被突然失蹤,至今316天,杳無音訊。耿和說:「大哥也經常去詢問,他們(中共官方警察)不說真話,一會兒說在北京,一會兒說在榆林,現在又說不知道。」

他的這次被失蹤,「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2017年9月14日緊急聲明中表示,可能與他當年6月接受香港一雜誌的專訪有關。

高智晟,這位被外界譽為「中國良心」、敢同中共抗衡而令當局害怕的律師,已不是第一次遭受這樣的迫害。

2004年底,高智晟開始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並隨後連續公開上書中共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並參與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因此,高不斷地遭到中共當局長期、非人的酷刑迫害。

四次上書與被迫害

2004年底,高智晟開始代理並調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案件,當時他及其家人隨後就受到來自中共政法委的威脅恐嚇。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首次寫信給中共人大常委會及吳邦國委員長,反映大陸司法系統存在的知法、違法問題,以及嚴重剝奪法輪功學員人權的現狀,呼籲人大關注和改變此狀況。他曾表示,「哪怕這封信的發表之日,就是我的入獄之時。」

2005年高智晟三次致公開信給當時中共最高當權者胡錦濤和溫家寶:

10月18日的公開信披露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酷迫害案例及諸多具體事實和細節,建言停止迫害;

11月22日的公開信抗議因他的公開信受到當局對其本人和他全家非法的迫害;

12月12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的公開信中,他寫到他是用顫抖的心、顫抖的筆去寫那些被迫害6年來的法輪功學員的慘烈境遇。

第二天,高智晟在大紀元網站上公開退出中國共產黨。

高智晟2005年12月13日退出中國共產黨。(網絡截圖)
高智晟2005年12月13日退出中國共產黨。(網絡截圖)

2006年3月8日,蘇家屯事件後,高智晟公開表示要參與調查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真相。

2006年8月,高智晟被中共當局吊銷執照,同時被祕密綁架酷刑4個月;12月22日,高智晟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高智晟被強制失蹤至少6次,最長一次達20個月,其間飽受酷刑折磨,包括被扒光衣服,用煙燻雙眼,用電警棍電擊、竹籤插其生殖器,向昏倒在地的他撒尿等等。

在被酷刑的同時,中共當局還以其妻子兒女的性命要脅高。事實上,高智晟的妻子不僅被當局毆打,他們的女兒耿格因接受不了這一切的迫害甚至要自殺。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被中共迫害得門牙都掉落了。(視頻截圖)

一直到2014年8月7日獲釋,高智晟幾乎不能走路或說出完整且可理解的句子。可是,被折磨成「老人」的高智晟不僅沒有被放行到美國與妻兒團聚,反而連看牙、散步運動的權利都失去了,只能進食流質食物;並被軟禁在陝西省偏遠村莊,遭受24小時全天候監視。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妻兒們在2009年3月成功逃到美國。

酷刑折磨細節

高智晟多次遭中共當局酷刑折磨,他說,最終在神的護佑下得以生還。

以下節選部分均來自高智晟本人的述說或他撰寫的文字。

「2006年8月15至12月22日,我總共被關押時間是129天。其中被銬住雙手的時間是600小時;被固定在特製的鐵椅上的時間是590多小時;被左右雙向強光燈照射的時間為590多小時。129天裡,被強制盤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過的時間是800小時左右;被強制擦鋪板的次數為385次。」

2007年9月被酷刑:

「行至一拐角處時,迎面撲來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後脖頸處被猛然一擊,眼前感到整個地面飛速向我砸來,但我並未昏迷。接下來,感到有人揪起我的頭髮,迅速套上了黑頭套,被架上了一輛憑感覺是兩側面對面置有座椅而中間無椅的車上。我被壓迫趴在中間,右側臉著地,感到有一隻大皮鞋猛然踩壓在我的臉上。」

「『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

「其中一人嘴裡叼上了五支煙,用火點著後猛吸幾口,另一人站在後面用力抓住我的頭髮,壓迫我低下了頭,另一人開始用那五支煙燻我的鼻子和眼晴,這樣反覆多次⋯⋯過了約兩小時左右,進來兩人換下辛苦用煙燻我的那倆位。我的眼睛腫脹得什麼也看不清了。」

「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籤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這樣的折磨持續到第三天下午時,我至今不知當時哪裡來的巨大力量,我是怎麼掙脫他們的,一邊大喊天宇和格格的名字,一邊猛的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悽慘及陌生。但自殺未能成功。感謝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中共黑監獄酷刑示意圖:鐵椅子(明慧網)

2010年被酷刑:

「他們將我拖出了車,可我的下肢像木頭,剛下到地上就砉然倒地,那一群人幾乎沒有了理智,其中有人喊『往死裡捶丫的,敢跟大爺們耍賴』,不低於四個人參與了那一陣短促的暴打,我全無能力保護自己,連地上打滾的能力都沒有了。」

「我並不看他們,一雙很大的腳,穿著毛面皮鞋,猛地在我的小腹上踢了幾腳,他一彎腰,一把揪住我的頭髮,把我揪得半坐起,我被揪得仰起了臉⋯⋯」

⋯⋯

儘管如此,高智晟明確表示,中共的酷刑無法使他噤聲。如今被失蹤的他,又不知會遭到怎樣的折磨?

七年前,高智晟的兒子高天宇曾被問,如果爸爸來了,你會說什麼?他說:「我一定哭很多,因為我終於可以見到爸爸了。」#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6-29 9: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