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國前車之鑑 澳洲5G網絡為何不讓華為參與

華為被前員工指控盜竊商業機密。(Pau Barrena/AFP)

人氣: 31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綜合報導)華為是否能參與澳洲的5G網絡項目成為近期的輿論熱點。未來數週,澳洲的內閣安全委員會將做出是否應將特定公司排除在5G網絡之外的決定。

在此前夕,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的一份新報告發現,華為是澳洲聯邦政治家們海外旅行的最大贊助商,引發外界質疑華為的動機。那麼,是澳洲多慮,還是華為不可信任?

澳洲新聞網站報導了華為澳洲公司董事長、前澳洲皇家海軍少將洛德(John Lord)週三在國家新聞俱樂部發表演講,希望澳洲人相信華為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影響。洛德表示,華為是一家私人公司,澳洲客戶的數據不會交給中共的間諜機構

澳洲衛報也報導了當日的活動。報導中說,洛德證實了華為內部有中共的組織。「是的,華為有一個共產黨支部。」洛德承認,「這是法律。實際上,在中國,四分之三的外企都有黨支部。」他說,在大公司中設立黨支部是中共的法律,這些公司必須要合作及分享任何所獲得的情報。

「(我們)沒有理由把大量信息發回中國。」洛德說,「那項法律在中國以外沒有法律效應。」

洛德提到的法律是中共的情報法,該法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的情報工作。

澳洲在擔心什麼?

一、前車之鑑

澳洲廣播公司的政治編輯普羅賓(Andrew Probyn)講述了英國與這個「中資電信巨頭」打交道的經歷,來幫助澳洲人理解需要謹慎對待華為的原因。

2005年,英國電信公司要進行一項耗資100億英鎊(約合170億澳元)的網絡升級,與華為簽訂了合同。華為負責提供路由器、傳輸和接入設備。

2011年,英國電信公司與英國政府的首席安全官員飛往華為位於深圳的總部,他們告知華為,從其提供的設備中檢測到了問題。

英國情報部門的消息人士告訴澳廣,他們在華為安裝的被稱為「核心交換機(core switches)」的設備內部探測到這些核心交換機在進行大量「通訊」——對方是誰無法確定。

英國的這一漏洞事件並未公開,但澳廣了解到英國電信為此更換了許多核心交換機

英國情報與安全委員會(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ommittee)2013年6月的報告說:「這意味著英國政府直到華為得到合同時,都沒有意識到那些合同與來自有潛在敵意國家的公司有關係。」

不僅是英國,2012年,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經過為期一年的調查後,公開發布了一份報告。該報告的調查小組收到了大量有關華為的設備從事可疑行動的報告,例如,把美國公司的數據發送給中國。

報告還稱,從華為前雇員那裡得到華為的內部檔案顯示,華為向一個實體提供特別網路服務。該雇員相信這個實體是解放軍的一支精銳網絡部隊。

二、中共套路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網絡安全專家尤倫(Tom Uren)在《澳洲金融評論報》撰文,中共當局數十年來進行了積極和廣泛的網絡間諜活動,其情報法迫使企業協助他們的間諜活動。對澳洲來說,將華為置於澳洲5G網絡的風險太大。

中共被認為是美國、英國及澳洲政府部門數據被洩露的背後原因,包括氣象局、CSIRO和澳洲議會電子郵件系統。除此之外,中共還對西方公司的知識產權、商業材料等從事盜竊行為。

美國今年3月發布的美國貿易法301條的調查報告詳細介紹了中共總參三部(3PLA是一個軍事黑客部隊,也稱為61398部隊)與中國企業之間的密切合作。

尤倫解釋,構成5G網絡的設備不只是一個基礎設施。它可以看到網絡內的所有連接並具有控制權──可以看到誰何時、在哪打電話給誰,可以控制發送路由數據。這種設備可以被入侵的方式有很多種。

尤倫告訴澳洲新聞網:「主要擔心的是,他們(華為)可以隱蔽地攔截我們的通信,從而獲得我們設備上,例如電腦、電話、任何帶有信號的設備上的信息。」

尤倫說,加入這個網絡會讓他們有機會破解我們的數據,並將其反饋給中共政府。

三、華為背景

中共的情報法「賦予」了華為協助政府的「責任」。那華為背景到底如何呢?雖然今年3月23日,華為對外公開董事局成員的變動,但其第一、二號人物仍在華為繼續發揮作用。

華為創建者、總裁任正非仍為董事會成員。任正非於1974年進入軍隊,從事軍事科技研發工作。1987年創立華為公司。此後,華為成為中共政府和軍方的電信類業務最大承包商。

卸任不久的華為二號人物,原董事長孫亞芳具國安背景,曾在大學畢業後就進入中共國家安全部從事通信工作,後來在國安部的安排下於1992年進入華為。孫亞芳表示不會退休,將繼續在華為治理體系中發揮作用。

華為雖是全球第二大電信巨頭,但華為卻不是上市公司,其內部資金運作情況外界更無從知曉。

華人如何看華為?

澳洲華人社區對華為現象也有諸多討論。在一個華人論壇上,就華為受質疑是否與其總裁任正非的黨員身分有關時,署名為「qqyang 」的網友說:「中國共產黨的黨章和自由民主社會的政黨黨章涵蓋的範圍很不一樣,你說有哪個政黨可以法外拘禁自己黨員的?先不論他是否有這個政治理念,但他一天是中共黨員,一天黨就可以決定他的命運和行動。這個是事實吧?」

另一位署名「軟件工人」的網友說:「華為能發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國開行的貸款,為了替華為搶訂單,尤其是不發達地區的客戶(比如非洲)提供高額低息貸款,而這些貸款最後往往成為中共對外無償援助的一部分。所以越窮、別人越賺不到錢的地方,華為越是能賺到高額利潤。說白了,就是政府直接給華為送錢。華為的競爭對手哪一個有這樣的待遇?而華為並非上市公司,其股權結構完全不透明,換言之,賣多少賣多貴完全是管理層說了算,將來能不能償還本金沒人知道。這種行為跟股權激勵完全是兩碼事。但這種做法搞了十幾年,政府完全不管,這在中國絕無僅有。華為的競爭對手哪一個能這麼幹?」

華為熱衷贊助政界出訪為哪般?

就在洛德在國家新聞俱樂部極力為華為辯護的前一天,華為又被曝出其已成為澳洲聯邦一級的政治家赴海外旅行的最大的企業「贊助」商。資助規模超過任何企業。

澳洲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獨家發布給澳廣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2010年至今,華為向澳洲聯邦國會議員贊助了12次到中國的旅行費用(包括國際商務艙航班、中國境內旅行、住宿和膳食)。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負責人漢森(Fergus Hanson)表示,華為此舉引起外界對其動機的質疑,他們想要做什麼,還有他們打算如何影響澳洲政治,特別是涉及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時。

華為澳洲公司通信總監米切爾(Jeremy Mitchell)表示,華為不會因此舉而道歉,並會繼續邀請媒體、企業、智庫和政治人物們來參觀了解。

華為澳洲公司董事長洛德當聽到澳廣報導華為是此類出訪最大贊助商時也感到驚訝。

澳洲的回應

在澳洲,對華為的安全擔憂是政界人士共有的。聯邦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說,政府有能力在國家安全考量下排除哪些公司做5G供應商。

昆士蘭國家黨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本週一在議會表示了擔憂,「華為與中共有著密切的聯繫,必須向其(中共)報告安全信息,中共可能會利用華為監視我們。」

聯邦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自由黨參議員福西特(David Fawcett)日前警告聯盟黨的同事不要讓華為參與5G網絡的建設,因為該企業與中共過從甚密。一些工黨議員也贊同這樣的警告。

工黨國防事務發言人馬爾斯(Richard Marles)表示,聽取國家安全機構在這些問題上的建議很重要,並表示他會支持對華為的禁令。

本月,澳洲與所羅門群島簽署了連接兩國的海底高速網絡線纜一期工程的合同,這一耗資數百萬澳元的合同,徹底阻斷了華為的介入。

2012年,在澳洲安全情報機構(ASIO)的建議下,華為被禁止參與澳洲國家寬帶網絡(NBN)的建設。#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