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學者:非法家庭分離難題應由國會解決

美國學者指,美國政府可以執行法律,同時也允許非法入境的家庭團聚在一起,但只有國會採取行動才行,而不是反過來施壓總統大赦。圖為美國國會外景。(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人氣: 5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非法入境家庭分離問題一直困擾美國政府多年,有學者指,美國政府可以執行其法律,並允許非法入境的家庭團聚,但只有國會採取行動才行,而非反過來施壓總統大赦。

簡單回顧2018年非法入境家庭分離問題

為保證美國邊境安全,美司法部2018年開始執行「零容忍」邊境政策,對非法入境的外國公民進行逮捕;但隨之當局對分離兒童與父母的問題也引發公眾的新一輪爭論。

根據國土安全部(DHS)的數據,從今年4月19日到5月31日,在美國邊界有1,995名兒童與1,940名成年人(成年父母)分開。

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在6月18日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政策是依據法律規定,將非法移民家庭成員分開處理。

她強調說,家庭分離的狀況並不是新產生的,這個問題在過去幾十年中一直在發生和擴大。

三天後(20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令,允許年幼孩子和被拘捕父母團聚。隨後,加州聖地亞哥的地方法庭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將父母和子女分開,以及已分離家庭必須在30天或更短的時間內重新團聚。

司法部律師本週五(29日)也表示,在這些家庭的移民訴訟未決期間,不再將家庭分開,而是改為將家庭拘留在一起。通常這種非法入境的案件需要數月或數年才能解決。

但反川普移民政策團體對此仍表示不滿。這些組織週六(6月30日)在華盛頓特區等地組織抗議活動,再次提出反對分離非法入境的兒童和父母,更甚者還提出廢除前沿移民執法機構。

學者:應由國會解決 而非指望總統大赦

對長期存在的非法入境問題,以及衍生的家庭團聚問題,究竟根源在哪兒?而又應該由誰來解決?美國傳統基金會的國土安全政策分析學者尹塞拉(David Inserra)從法律角度提出了四條意見。

他說,川普政府正在努力弄清楚如何即執行美國法律,又能讓非法入境的家庭成員呆在一起。但解鈴還須系鈴人,他認為,非法移民問題應該由國會來解決,而不是指望總統大赦。

尹塞拉說,由於現行法律存在的漏洞和限制,如何處理非法入境家庭分離問題正變得更加複雜和困難。但並非沒有解決辦法。

圖為2017年5月23日站在墨西哥華瑞茲城與美國之間邊境牆的一墨西哥家庭。(HERIKA MARTINEZ / AFP / Getty Images)

第一步 關閉弗洛雷斯和解協議

「簡單的解決方案就是國會廢除弗洛雷斯和解協議,允許非法入境的​​家庭團聚,然後國會為他們提供適當的拘留設施以及資金支持。」尹塞拉表示,國會要做的第一步就是關閉弗洛雷斯(Flores)漏洞。

1997年,克林頓政府簽署了「弗洛雷斯和解協議」,已解決多年以來關於移民部拘留非法入境的兒童待遇問題。該和解協議允許政府只能拘留無人陪伴的兒童20天,之後必須把他們釋放到「限制最少」的環境中。

2016年,美國第九巡迴上訴法庭裁定,弗洛雷斯和解協議也適用於跟隨父母的兒童。也就是說,現在有外國公民非法越境到達美國,即使父母仍被拘留,美國政府也必須在20天後將陪同到達的兒童從拘留所中釋放。

而比較常見的是,在偷渡入境後,一些父母申請政治庇護以避免被驅逐出境,而庇護申請可能需要數月時間進行評估。

因此,美國政府的選擇是要麼拘留父母直到他們的案件結束、同時在20天後釋放孩子,要麼還有一種做法就是釋放整個家庭,美國政府當然知道被釋放的許多人永遠不會出現在移民法庭聽證會上。從克林頓後的歷屆總統都採用過這兩種做法。

第二步 修復威爾伯福斯法案漏洞

尹塞拉認為,國會應彌補威廉·威爾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法案漏洞,以便讓不管哪個國家的無人陪伴兒童都能迅速回到母國的家庭。

2008年,總統小布什簽署威廉·威爾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販運受害者保護令法案(William Wilberforce 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Reauthorization Act,TVPRA),規定要確保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無人陪伴兒童「免於立即返回本國」,除非這些國家是加拿大或墨西哥。同時,該法案還規定將這些兒童的案件納入標準的移民法庭系統。

川普政府則認為許多舉目無親的移民兒童實際上並不是販運人口的受害者,因此大多數兒童應該「及時返回本國」。同時,川普政府還對TVPRA 提出多項修正案,包括希望國會將無人陪伴兒童申請庇護的時間限制在抵達美國一年後,並且希望終止「特殊青少年移民(SIJ)」簽證被非法移民濫用的情況。

現任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曾表示,TVPRA法案刺激了偷渡交易。「這項法律導致很多家庭把孩子交給走私者,讓他們獨自一人漂泊在美國。」

她認為,因為美國聯邦移民法中的漏洞,阻止了非法移民家庭中的未成年成員被拘留並遣送回國。

第三步 修復現行庇護審查程序

在偷渡入境後,比較常見的是父母帶孩子一起申請政治庇護以避免被美國當局驅逐出境,這對美國的庇護審查程序造成前所未有的壓力。

「中美洲的暴力事件和奧巴馬政府的執法不嚴,都鼓勵了(中美洲)個人前往美國,最終庇護申請的數量激增」,尹塞拉說。

截至2018年1月21日,移民局已經積壓了31.1萬起庇護案件,到了「災難性」的積壓水平。在過去五年來,政治庇護案件數量增長了17.5倍,而新的庇護申請比率也增加了三倍以上。

當庇護申請在移民局第一次面談被拒後,申請部分會轉到移民法庭,所以這些年移民法庭要處理的相關案件也隨之激增,從2008年的5,100件增加到2016年的近92,000件。

但是移民局批准的庇護案件並沒有隨著申請總量增加,2012年移民局共批准2萬8,000件庇護申請,但2016年則變為2萬455件。

尹塞拉提議說,可以對移民體系進行幾處修復。第一,美國可以考慮要求庇護申請者先在墨西哥的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由於人不在美國,沒有人被拘留,合法的尋求庇護者也更容易待在那裡。

第二,要求先偷渡入境、後申請庇護的人士解釋,為何他們不向墨西哥等政府尋求庇護,以及為何他們不在美國領事館申請庇護。

第三,美國與墨西哥、哥斯達黎加和巴拿馬等國家達成尋求安全的第三國協議,確保尋求庇護者在前往美國途中不會繞過這些國家。

過去,川普也多次公開批評墨西哥政府在非法移民問題上的不作為。「他們走過墨西哥就像走過中央公園一樣,這很荒謬。」他說。

第四步 支持移民法庭和裁決

因為非法入境和申請政治庇護的人數大增,美國移民法庭早已不堪重負,出庭平均等待時間從2008年的438天已增加到現在的721天。

而其它部門的情況也類似。2018年1月31日,美移民局(USCIS)為防止政治庇護申請積壓增長,再次申請恢復「後進先出」原則,集中處理21天內提交的政治庇護申請。還有,國土安全部的庇護官員也表示,對未決的申請處理沒有時間來處理。

尹塞拉表示,國會應該提供資金增僱更多移民法官、檢察官以及國土安全部庇護官員等人力。要這個系統有效運作,就需要所有的職位都配備妥當。

「美國可以執行其法律,並允許非法入境的家庭團聚在一起,但只有國會採取行動才行」,他說。

他認為,事實上,川普政府的新行政命令無法解決上述問題,應該由國會來解決,而不是反過來要求總統大赦。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7-01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