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43)

作者:李科林

自傳小說:黑與紅(大紀元)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公費醫療

美國年滿六十五,低收入的老人,可以申請免費看病、吃藥、住院的醫療卡。醫療部門給你遠擇醫院和醫生的自由,也可以選私人醫生。

看病必須事先予約,失約兩次又不事先通知,就要罰款。有急病可呼叫911。

有次,鄰居老太太心臟感到不舒服,要進城看病,希望我能陪她一起去。我正好也要去買東西。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很嚴肅地對我說:

「老先生,你以後可不能這樣陪她坐公共汽車來看病了,應該立即呼911。」

天曉得,我又不是醫生,我想你醫生沒有聽筒,恐怕也很難看出病人心臟有多嚴重。

醫生立即呼叫911要求派急救車。不到五分鐘,急救車呼嘯而至。醫生、護士、氧氣、擔架,一應俱全。我作為陪同,也被要求一起上醫院,而且坐在司機旁。

平時,在街上,總聽見刺耳的嗚嗚聲和紅燈閃個不停的急救車,而今,我居然也坐鎮車頭,照樣嗚嗚聲不斷,一路上闖紅燈,如入無人之境,大大地風光了一番。

抵達醫院急救室,醫生、護士又忙亂了一陣,病人安穩了下來,我才開始給她兒女打電話。不久,她女兒來了,我算完成了陪伴任務可以離開了。忙了一上午,東西也沒買成。

病人住了三天醫院,心電圖、打針、吃藥,不交任何費用,連三天的飯錢也不付,此乃美國的公費醫療是也。

生活拾零

大三藩市地區,氣候宜人,夏日涼爽,海風習習,大可與北戴河、青島媲美。現在是八月,最高溫才攝氏24度,晚上,有的家還開暖氣,要蓋薄棉被。

公共交通四通八達,有公共汽車和可以入地下,也可上地面的電動車,這裡叫「捷運」。成人票價1.2元,老人只要0.50元。

老人上車車身會自動降低,殘疾人坐輪椅上車,車門會降下車梯,輪椅進入後,再升高進入車內。司機還要將輪椅用帶子固定好,下車時,照樣再來一遍,乘客都耐心等待著,毫無怨言。

車頭外可放置兩輛自行車,車內前面六個座位上,有明顯的標誌:

「這是法律——此坐專供年長和殘障人士乘坐」

英文、西班牙文和中文俱全。

這不由得使我想起在國內公車上也有兩個「老弱病殘孕」象徵性的專座,有的小青年,占了座,不是打磕睡,就是故意把頭轉向車窗外,裝沒看見。

這種人只有何包蛋能治他們。他一上車就哈著腰,躬著背,哎喲、哎喲地哼個不停,這麼一來,誰也不好意思裝沒看見了,只好起身讓座。但下車時,卻看見這老頭,怎麼直起腰桿,噌噌地飛下了車?

此乃何包蛋拿手的「上車有座術」是也。

這裡中國城的物品齊全,物價也便宜。可以吃到豆漿、油條,甚至有南方人愛吃的油炸臭豆腐。如果以一個在美國月收入一千美元的普通職工,和一個在國內月收入一千元人民幣的職工相比,這裡的一千美元就頂用得多。

如蔬菜 0.49~0.69一磅,黃毛雞7~8元一隻。中國人愛吃的所謂鳳爪(雞爪)、豬蹄、內臟等,就更便宜。蝦3~5元一磅,活魚4~7元一磅。聞起來臭,吃起來香的榴槤8~10元一個。中式自助餐,中午9元,老人打九折(有魚,有蝦)、晚上15元(有螃蟹,龍蝦)。我和老伴每月的伙食費,有二百元就足夠了。

缺點

說了半天,這好、那好,美國的毛病也不少。

因物力雄厚,浪費驚人,辦公室下班,人去樓空,但仍燈火通明。國富,也養了一批懶人,特別是少數族裔,黑人、墨西哥婦女,生一個孩子,政府補助幾百元,有的成了職業生育家了,背一個,抱一個,後面牽著兩三個。

中學生有不少吸毒,有的有錢的臺灣家庭,將小學或初中畢業的孩子送到美國來,找一個親戚擔保和照顧,自己卻坐鎮臺灣,望子成龍。這些脫離了父母嚴格管教的孩子,好的沒學到,卻學會了打架、吸毒、早戀,親戚也管不了,成了社會問題。

美國人將這種把子女扔在美國就不管的現象,稱之為空降部隊。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自己去獨立作戰,死活不管了。現在美國移民局已注意到這一問題,如無父母陪同,一般都不給予簽證。

在地鐵車中,人們看完報,到處亂扔,我看英文報,可以不用化錢買,不像在國內,廢報紙都要留著,稱斤賣破爛,回收到廢品公司,進造紙廠再生產。

感謝同學們在北京四十度的高溫下,耐心地看我這份囉嗦的彙報。我很惦記大家,特別是馬大的心臟、祝旺的腸胃、肖基的血糖、基勤的術後、寧悟的前列腺、朝體的美尼爾……以及其他同學的健康。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此謹向各位同學致以發自內心的問候,夏日炎炎,望多保重,祝身體健康!

我是住在三藩市附近奧克蘭市的居民,離機場不遠(四十分鐘地鐵),離市中心最近(十分鐘公車)。同學們如有出差、探親、旅遊路過此地,請光臨我家,我會機場迎送,粗茶淡飯、導遊觀光、購物訪友,當盡地主之誼。就此擱筆。(待續)#

點閱【自傳小說:黑與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6 年,在胡耀邦的主導下,全國無數的冤假錯案,得到平反昭雪。但五七年的右派分子,得到的待遇不是平反,而是在歷次運動中從未聽說過的什麼改正
  • 我們兩人婚前的「談情說愛」就在這一聲驚嚇中大功告成了。
  • 平時,我沒有機會那麼長時間,近距離地看過她,現在,盯著她仔細地看,才感到她是那麼的純,那麼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觸動我內心深處心的女孩。
  • 我表弟妹是醫生,平時沒事,她和表弟下班以後經常來看望我父母,最近兩位老人的病情突然惡化起來,上海的家庭工很翹,表弟請了好幾位,一聽兩個老人都有病,一個是心臟病,一個是胃出血,就不願意幹了。他們不得不打電報通知我們在京的子女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