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45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導)中共網絡封鎖和審查已眾所周知。很多人以為網絡內容審查是針對異議人士的言論,但中共在互聯網審查上變得更具侵入性和個性化,使得更多普通微信用戶感到憤怒和難以忍受。

據《南華早報》7月27日報導,像許多其他中國人一樣,一名60歲的退休人員在微信上與朋友和家人保持聯繫。曹先生拒絕透露名字,他起初覺得使用微信對生活很便利。

直到最近的一天早晨,他的微信帳戶遭到關閉,手機屏幕上彈出信息:「這個帳戶因傳播違反法律法規的惡意謠言而被永久封鎖。」

中共一直在嚴密監控互聯網用戶。網民們也知道在線文章會因批評中共政府而消失,他們會開玩笑地談論臉書和谷歌在大陸被禁止,也經常使用表情符號和委婉語來繞過中共審查的關鍵字過濾器。

但當今中共在網絡審查制度上更具侵入性,以及個性化。中國大陸有5億微信用戶,一些微信用戶因發布的、看似平凡的政治討論,而被封鎖帳戶。

普通微信用戶因無意言論被封帳號

這種暗中進行的懲罰令中國人感到恐懼。Inkstone採訪了五個人,他們的微信帳號在過去兩週內被永久撤銷,之前沒有任何警告,也沒有任何解釋,只收到模糊的「傳播惡意謠言」等信息。

這些人都不是政治活動家或持不同政見者。他們懷疑引起問題的原因可能是偶然提及的政治問題。

在曹先生所在的一個微信小組中,人們會討論時事。在他的帳戶被禁止前一天,有人在這個群組談論中共領導人的新聞。

曹先生在賬戶被封之後聯繫了微信,但未能重新激活帳戶。他別無選擇,只能一個一個地打電話給朋友和家人,告訴他們再也無法用微信聯繫。

「我必須向每個人解釋我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曹先生說。「這真是難以忍受。」

中共控制正在深入滲透

在中國,中共審查技術隨著互聯網的興起而發展。在線論壇經常被刪除帖子,微博也會屏蔽關鍵詞,並禁止用戶批評政府。

但微信更加私密,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用戶可以一對一或小組聊天,類似Facebook的「moments」,只有聯繫人之間可見;許多人還將微信與個人ID和銀行帳戶聯繫在一起,以便他們可以使用移動支付。

「微信就像一個半私人的地方,」美國喬治亞大學網絡政治專家韓榮斌(Rongbin Han,音譯)說。「在過去,我們知道一直有審查制度,但我們覺得我們仍然可以私下說話。現在,控制力度正在深入滲透。」

中共官方對在線聊天群體的規定於去年10月生效,當局表示用戶不得「傳播受法律、法規和相關規定禁止的信息或內容」。

然而,許多用戶認為在談論政治時他們使用正確的委婉語,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一旦在這種情況下,個人帳戶依然被封鎖,就會對用戶造成巨大衝擊。

許多用戶認為在談論政治時他們使用正確的委婉語,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一旦在這種情況下,個人帳戶依然被封鎖,就會對用戶造成巨大衝擊。(AFP PHOTO/Peter PARKS/AFP PHOTO/PETER PARKS)

杭州28歲的產品經理孫小姐(Riva Sun)表示,當WeChat突然禁止她在7月18日下午與她的1500名聯繫人交談時,她感到震驚。

她的兩個朋友也被永久撤銷了帳戶。幾小時前,有人發表了一篇關於共產黨權力鬥爭的文章。

在一家IT公司工作的孫小姐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她們三人同時被禁帳號的原因。

「我們沒有提到任何(中共)領導人的名字。我們沒有說任何消極的話,」她說。「如果用1到10去類別,而10代表最具挑釁性的(言論),我們所說的絕對是1的範圍。」

擁有微信的騰訊公司沒有回應Inkstone的詢問。

《華爾街日報》曾報導,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在內的公司被中共要求幫助政府搜索刑事罪犯、堵上異議人士的嘴巴。它們的技術也被用來建立城市監控網絡。

在一個由共產黨控制著法律系統和企業經營權的國家裡,中國互聯網巨頭們沒有選擇,被迫配合中共。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治學教授裴敏欣說,「大公司可能成為強迫婚姻的受害者。」

普通微信用戶被激怒

《南華早報》7月7日報導,像曹先生和孫小姐這樣的人被激怒了,他們認為自己無辜的言論,卻使他們失去了在線生活。

與此同時,他們擔心自己會以某種方式成為政府的目標。

「這種經歷也讓人們通過了解這個國家(中共)而變得政治化,」喬治亞大學的韓教授說。「他們以前認為只有政治活動家受到懲罰,現在他們也受到了懲罰。」

因朋友、家人、同事和客戶都使用微信,文章中的這些用戶用新手機號碼註冊了新微信帳戶。但他們表示,不會以同樣方式信任中國最普及的社交應用程序「微信」。

其中一位因安全問題拒絕透露姓名的用戶表示,從現在開始,他將避免談論「敏感話題」。

孫小姐為自己設定的目標包括:「把我的錢從微信中取出」;「更多地使用電子郵件和短信」。

中共審查制度不透明 逼民眾自我審查

南早報導,專家表示,中共審查制度是以不透明方式運作的。被定義為「政治敏感」的內容在不斷變化,互聯網用戶很少被告知為什麼他們會受到懲罰。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的審查研究員阮(Lotus Ruan)說:「結果是人們不知道在哪裡會越過紅線。」「當他們不確定什麼構成『敏感』時,會增加自我審查和過度審查。」

中共在更加收緊互聯網控制,無論是用戶還是科技公司,識別「紅線」更加困難。一些平台被永久關閉,影響了忠實用戶的網絡生活,而其它平台則道歉並承諾更好地審查材料。

「理想情況下,公司希望儘量減少審查,以保護其商業利益,」阮說。「但是當鎮壓行動如此激烈時,他們會希望通過過度(自我審查)來保證安全。」

《華盛頓郵報》文章說,據中國技術方面的專家薩克斯(Samm Sacks)表示,北京希望「制定全球網絡治理規則」。他寫道,北京的網絡治理計劃是為了應對網絡安全挑戰,支持國內技術,以及「擴大北京調查和控制在線傳播經濟、社會和政治信息的權力」。

文章說,長期以來,中國大陸的居民一直受制於一個複雜而封閉的審查制度:在最近的網絡自由報導中,非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連續第三年將中國列為世界上互聯網自由最嚴重的濫用者。在美國的中國公民以及美國人,現在面臨越來越多的(中共)審查制度或自我審查的壓力。#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8-07-30 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