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名畫欣賞

【文史】青綠山水與名作《江帆樓閣圖》(1)

「青綠山水」「金碧山水」知多少
作者:飛鴻踏雪

唐.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11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時光回到唐代,唐玄宗皇帝召見當朝的青綠山水名家李思訓(註),讓他繪製大同殿的壁畫和影壁(在唐代時稱「掩障」)。嗣後,李思訓以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了大壁畫。

壁畫完成後,有一天早朝問事時,玄宗皇帝告訴李思訓說:「夜裡,朕從你畫的掩障山水中聽到了流水聲。」(「卿所畫掩障,夜聞水聲」)。這一則《唐朝名畫錄》中的記事,見證了古代「通神佳手」──畫家李思訓「國朝山水第一」的封號,真的不是浪得虛名。

通神佳手李思訓 青綠山水里程碑

李思訓的山水畫筆法遒勁、意境高超,風格奇特,被品為「神品」,尤其在「青綠山水」、「金碧山水」畫作上的成就,代表了一個時代的高峰、後代的開山。晚唐書畫家、繪畫理論家張彥遠(公元815—907年)在所著《歷代名畫記》〈論畫山水樹石〉中說:「山水之變,始於吳,成於二李」,二李指的就是李思訓和他的兒子李昭道。

李思訓的畫作盡說了「青綠山水」山水畫的精妙和「金碧山水」的光彩,而且對後世的畫風形成重大又深遠的影響,在有宋一代更是成了師法的範本。

北宋《宣和畫譜.卷十》評李思訓的畫,得筆法又得氣韻,「畫皆超絕,尤工山石林泉」,「今人所畫著色山往往多宗之,然至其妙處不可到也。」宋朝時人的著色山(青綠山水)多師法李思訓,但是遠不及他的妙處。反觀他人畫不出來的境界,像是急湍、潺湲間煙霞縹渺的情狀、氣韻,在李思訓的畫中都能神妙地展現。

這種妙畫神工來自何處?《宣和畫譜》說:「人品甚髙若不可及。」換句話說,人品的高度成就畫的藝術高度。李思訓為「通神之佳手」,乃是「技進乎道而不為富貴所埋沒」才能成就的。

青綠山水

(傳)唐 李思訓《懸圃春深圖》。(公有領域)

「青綠山水」和「金碧山水」,指的都是同一種畫風的中國山水畫。金碧山水是在青綠山水畫中加上「泥金」。青綠山水流行於隋、唐和北宋末年的宮廷。許多史料都有這樣的記載,隋朝展子虔繪的《遊春圖》,是中國第一幅完整獨立的山水畫,是現存最早的山水畫卷軸,同時也是青綠山水的起源。到了唐代李思訓和李昭道父子形成第一個青綠山水的高峰。

青綠山水的主要特徵是:工筆加上重彩。所謂的工筆就是以寫實的技法勾出整體輪廓,勾出各部位的組織結構,再隨類賦彩,力求畫得越像越逼真越好。青綠的顔料取自礦石,如石青、石綠等,這種顏料色澤沉著亮麗,覆蓋率高,經久不變。(坊間為了便利使用者,業者依顏色的深淺分成頭青、二青、三青,頭綠、二綠、三綠來販售。)

李思訓的山水畫,在青綠之上以金粉或描上金線,產生了「金碧輝煌」的效果,並且形成一種畫風,這樣的畫風,人們把它概括稱為「青綠為質,金碧為紋」,也就成了「金碧山水」的起源。

青綠山水名家

青綠山水在李思訓父子時期,已發展得相當完備。李思訓被尊為山水畫北宗之祖。

除了李思訓父子外,唐朝的閻立德、閻立本兩兄弟,以及以水墨畫聞名的王維也都畫過青綠山水。王維之青綠山水仍以自然風光為主,而李思訓的作品則以宮殿樓閣為主。到宋代青綠山水達到鼎盛的階段,王希孟得到宋徽宗指導,畫出大青綠山水畫《千里江山圖》。

宋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局部。(公有領域)

南宋的趙伯駒、趙伯驌兩兄弟也以大青綠為主,並開始加入文人水墨畫的技法,論者讚之為「精工之極,又有士氣」。

之後,隨著文人畫的蓬勃發展,水墨山水也興起了,青綠山水轉而低調發展。雖然如此,元朝畫家錢選和明吳門畫派、吳門四家仍然偶有金碧山水作品,畫風大都淺淡雅致。

中國名畫欣賞】 近看青綠山水名作《江帆樓閣圖》

北宋時御藏李思訓的畫還相當多,《宣和畫譜》記載有十幾幅,今人不得見。現有藏於台灣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江帆樓閣圖》傳為李思訓之畫,但是不見於《宣和畫譜》的記載。《江帆樓閣圖》構圖和樹石與隋展子虔《游春圖》相似,畫上鈐有「緝熙殿寶」的南宋內府藏印。一說也有可能是北宋時的模本。

清代安岐則認為「的確是唐畫無疑,宜命為真跡」。他說,《江帆樓閣圖》「傅色古豔,筆墨超軼,雖千里希遠不能辨其青綠朱墨,傳經久遠,深透絹背,有入木三分之妙,的確是唐畫無疑,宜命為真跡」。

唐.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李思訓的《江帆樓閣圖》描繪的是江岸上的秀麗景色,包括江水本身。近景是略帶青翠的丘壑,起伏的丘壑上長著各色豐茂的樹木;中段是高大的古松林,林中有若隱若現的青殿朱廊。旅人、訪客點綴於庭園、山徑之中;畫面的上半部、遠景是浩渺的江水,風帆數片,漂浮在波紋粼粼的水面,展現空闊而無限幽渺之感,結合岸邊丘壑上的豐富生態,整幅畫有著一種雄厚綿延的氣象。

青綠山水金碧輝煌 

《江帆樓閣圖》這幅畫的建築物、風帆、山體輪廓等景物大都先勾墨線再以金線勾描,少數山岩直接以泥金敷染。在青綠山水的峰巖間和山石輪廓勾畫金線,是北宗常見的技法之一。而滿江的水紋也都勾繪著細細的金線,勻稱的弧線泛著夕日金波,畫面因此顯得金光閃閃,金碧輝煌。

唐.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在泥金和金線的巧妙運作下,《江帆樓閣圖》可說已將山野逸趣與殿宇的富麗完美地結合,既具有裝飾意味,又保有宏偉不凡的氣勢。

唐.李思訓《江帆樓閣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蘊蓄動力 彷彿會動的畫

《江帆樓閣圖》有個特點,整幅畫彷彿蘊蓄著動力,畫中很多東西似乎都是活的,都會動。

請看,遠處浩瀚的江水正蕩漾著,幾葉風帆漂搖於萬頃波光之上;近處,江岸邊,錯落有致的桃、古松、竹等鬱鬱蔥蔥,隨風而動;其它生長在岩縫的雜樹也一樣,風來就動。而且它們也以姿態取勝,枝椏穿過來岔過去,本身就動感十足。

特別是占有畫面中央明顯位置的老松,叢叢松葉,像振翅欲飛的羽翼,無數的羽翼正在拍打、鼓動著,無形中,帶動整幅畫彷彿也活了起來、動了起來。

那不會動的岩石呢?畫家把岩石的外形和岩石的層次、肌理都以「類雲頭皴」的線條來勾繪,來表達,岩石的走向又忽左忽右,使這個已營造出完善空間感的岩岸,乍看之下,在靜默中緩緩地動著,似動非動。

註:李思訓生年約在公元651-716年,在唐代開元年中受任左武衛大將軍,人稱「大李將軍」,他的兒子李昭道,官至中書舍人被稱「小李將軍」,父子倆合稱「大小李將軍」。

《宣和畫譜》記載宋朝御藏的李思訓之畫有:山居四皓圖一,春山圖一,江山漁樂圖三,群峰茂林圖三,神女圖一,無量壽佛圖一,四皓圖一,五祚宮女圖一,踏錦圖一,明皇御苑出遊圖一。@*#(本文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千年前漢宮後宮嬪妃過怎樣的生活?讓五百年前的仇英來引領你進入漢宮春曉……仇英初學畫就得到文徵明父子的讚賞,因此,仇英與文人們、收藏家互動頻繁,得以臨摹唐宋名畫。
  • 《漢宮春曉》描繪了114個人物,在畫家有序的安排下,漢宮嬪妃及侍女次第出場。《漢宮春曉》不是靜態的,展現種種情節,增添了很多歷史想像空間。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這並不是西方社會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紀,歐洲就經歷過黑死病,一種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歐洲爆發(14世紀)的五年之內,估計就有超過2千萬人喪命,是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後便消失了,但300年後又再次捲土重來。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這是許多古老民族的共同傳說。舊約記載的主神創世時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動植礦物等等,那也是為人預備一個能賴以生存的環境,和生命得以循環不息的範圍。所以人是世間的主體,是萬物之靈。這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根源,也是米開朗基羅藉以讚頌主神造人之榮恩的創作主體。
  • 柯爾生於英國卻是像早期典型的美國人自學而成,而英國成長的經歷與教養背景,給了科爾另一種視角。他的人物畫並不像學院派訓練出來的準確,但是風景畫卻能讓人屛息凝神,蕩氣迴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