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性侵 毒針 電擊 瀋陽第一看守所殘害女性暴行

遼寧省瀋陽市看守所,也稱瀋陽市第一看守所,是瀋陽市非法關押和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明慧網)

人氣: 18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1日訊】遼寧省瀋陽市第一看守所,是瀋陽市非法關押和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看守所採用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摧殘。

明慧網報導,凡是在瀋陽地區被綁架或瀋陽警察跨地區綁架的女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勞教、判刑前,都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也稱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數年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被中共公安部、省總工會、省公安廳和市公安局先後表彰成「全國看守所管理機制創新示範單位」、「遼寧省優秀公安基層單位」等所謂「榮譽」稱號。

下面列舉典型案例,以揭開瀋陽市「標兵看守所」的面紗,還原其真實面目。

用礦泉水瓶口插陰道

瀋陽市遼中縣(現遼中區)長灘鎮法輪功學員王紅,2000年12月1日,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迫害。

王紅生前照片。(明慧網)

看守所的獄警指使以牢頭孟麗為首的幾個刑事犯用礦泉水瓶口多次反覆插入王紅的陰道內,進行毫無人性的折磨、4月天氣用冰水澆、把開水灌入瓶中燙她的後背及小腹。

被非法勞教期間,王紅在張士教養院、龍山教養院等地遭暴力毒打造成急性腎衰竭;2001年8月22日,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王紅被家屬從龍山教養院接回家;8月31日,含冤離世,年僅39歲。

王紅被迫害的照片(2001年8月回家後照)(明慧網)

在浴室裡被綁坐老虎凳

興城市趙家灣法輪功學員宋彩虹,於1999年10月31日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關押在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

宋彩虹生前照片。(明慧網)

2002年8月22日,瀋陽市中級法院、檢察院直接到馬三家教養院開所謂審判會。宋彩虹和另兩位法輪功學員高呼「法輪大法好」,遭警察們殘酷圍毆。

非法勞教期即將結束時,宋彩虹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先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期間,看守所獄警將她弄到一間浴室裡,綁坐在老虎凳上。她的雙腿腫脹,還被銬上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獄警用大棉被捂著宋彩虹毆打。在酷刑折磨下,宋彩虹堅持高喊「法輪大法好」,獄警強制給她注射藥物。一個多月以後,宋彩虹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2011年12月30日,宋彩虹被綁架到葫蘆島拘留所,副所長張俊峰帶領幾個獄警長時間毒打她,致使她急性腎衰竭。2012年1月15日,她被迫害致死,年僅41歲。

每天被灌濃鹽水、注射不明藥物

在瀋陽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馬廉曉被獄警用手銬連續「背銬」兩天。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從2003年月5日起,她每天被插胃管,灌濃鹽水,還被注射不明藥物。

馬廉曉(明慧網)

看守所一男所長下令:「天天給她灌!上午灌完下午再灌,銬在刑凳上!」

2003年7月11日,遼寧省建設科學研究院職工、57歲的馬廉曉,在單位講法輪功真相時遭人惡告後,被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集賢派出所警察綁架。

2003年月,馬廉曉被冤判八年;10月13日,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釋放,由家屬背回家。

馬廉曉至今仍無法正常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被野蠻灌食 薅頭髮

2004年6月28日,鐵嶺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胡英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

胡英(明慧網)

胡英自述:「副大隊長徐豔非常狠毒,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灌食,還將玉米糊裡倒進大半袋食鹽(每袋一斤裝)。獄警段國雲教唆犯人打我,將我的頭髮薅了一地。」

遭綁架九天 被迫害致死

2006年8月7日,原瀋陽航天新光集團有限公司會計、法輪功學員溫英欣在瀋陽市大東區小北地區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後,被瀋陽市大東區公安分局小北派出所警察綁架;8月8日,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

溫英欣生前照片。(明慧網)

8月16日晚10點,年僅34歲的溫英欣在瀋陽739醫院離世,遺體上有傷。警察聲稱「搶救」了五個多小時;有關人員給她的家人的答覆是:「溫英欣是腎衰竭死亡」。

溫英欣原本身體健康,體重120多斤,一個年僅34歲的健康人,從被抓到死亡一共九天時間,排除慢性腎衰竭之說,她怎麼會得急性腎損傷?警察說:「溫英欣跑了好幾次都沒跑成。」如果沒有對她進行酷刑的折磨,她的遺體上就不會有傷痕,她也不會得急性腎損傷。

她被電得滿地打滾 渾身抽搐

警察用幾個最大電量的電棍,電得劉志滿地打滾,渾身抽搐、抖動,腦袋發木。她被銬上幾十斤重的腳鐐被鎖在地環上。

劉志年輕時的照片。(明慧網)

2009年10月22日至2011年6月,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劉志被非法關押在瀋陽看守所迫害。她經常遭看守所四小隊隊長趙瑩迫害,被拽頭髮、搧耳光,腳踩臉,毒打致昏迷。

犯人用鉗子夾住並使勁掰劉志的腿。劉志被定位迫害26天,警察在飯菜裡下毒藥。她被迫害得雙腿都不能站立,手腳抽搐,眼睛睜不開,話說不清了。

2011年7月,劉志被綁架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就被迫害致癱瘓,不能自理。

強行脫光衣服侮辱

2010年1月3日上午,31歲的瀋陽市法輪功學員杜玉紅女士被瀋陽市鐵西區公安分局興順派出所綁架,遭到鐵西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內五人毆打,揪頭髮、打耳光等。

當晚9點多,杜玉紅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被看守所裡的獄警暴打,拳腳相加。獄警還用拖鞋堵在她的嘴裡,強行將她脫光衣服,推到監室內。

從1月5日開始,杜玉紅拒穿監服,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看守所的獄警、大夫對她採用暴力灌食,最後一次灌食,連續三次插管,十分痛苦。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野蠻灌食。(明慧網)

「蘇秦背劍」酷刑

在瀋陽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牛桂芳絕食,以抵制迫害。看守所獄警隊長沈翔宇拽著她的頭髮,獄警趙敏、一個醫務室的大夫、兩個女雜役把她綁在床上,把一根黃色管子,從鼻子插到胃裡,然後灌黃色黏糊糊的東西。

牛桂芳(明慧網)

2012年月5日下午1點多鐘,兩個瀋北新區「610」人員、兩個國保大隊警察,把牛桂芳弄到新城子街派出所,拉上窗簾,將門反鎖,強行她按手印。牛桂芳不配合,他們就把她的雙手背過去,用「蘇秦背劍」酷刑折磨,當時,她的手、胳膊被掰傷、腫脹。

酷刑演示圖:所謂「蘇秦背劍」。(明慧網)

牛桂芳是瀋陽市瀋北新區51歲的法輪功學員,2012年7月1日,被瀋北新區公安分局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綁架。

2013年1月17日,牛桂芳被瀋北新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子監區(原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

持續十幾天被打毒針

2014年3月15日,吉林省通遼市法輪功學員趙淑雲被放回家時,已被迫害得目光呆滯、雙手發抖、生活已經不能自理。

2013年3月21日下午2點左右,趙淑雲在家裡被瀋陽市警察跨省綁架到瀋陽市看守所。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趙淑雲被蒙上被單毒打,右手臂被打得抬不起來,好幾天都動不了。她遭野蠻灌食,灌鹽水玉米麵糊糊。

她雙腳被鐵鏈子直接銬在鐵床的床頭上一個星期,身體整天只能保持一個站立姿勢,痛苦無比;她還被獄警毒打,用高壓電棍電擊。

連續十幾天她被注射毒針後,出現流口水、記憶減退、視力明顯減退、視物不清、整天不睡覺、全身乏力、腹脹、噁心嘔吐等症狀。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

被放回家時精神失常

瀋陽市皇姑區法輪功學員邢安梅女士在經歷了一年的迫害後,於2017年4月14日,冤獄期滿回家。當她出現在親人面前時,她的表情異常恐懼。

邢安梅(明慧網)

被放回家的邢安梅,精神恍惚、走路不穩,連自己的親朋好友都認不出來。她不分白天黑夜地大喊大叫;夜裡更是不睡覺、半夜一、兩點鐘出門往外走;有時打人、罵人;有時拿著家裡的菜刀要砍人;偶爾流出一句:「法輪功學員還天天被人灌藥。」

從她斷斷續續的話語中得知,她在看守所時經常挨打,被灌藥,被關小屋,戴腳鐐,左手被銬在地環上,就連拉屎撒尿都不放下來。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明慧網)

邢安梅是在2016年4月14日被瀋陽市大東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上園派出所的,之後被關押到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12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