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誰在澳洲校園裡監控和脅迫中國留學生?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8月7日在新南威爾士大學演講。(UNSW)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綜合報導)當講師卡瑞克(Kevin Carrico)班裡的一位中國留學生找到他,滿臉焦慮和恐懼地訴說她在中國的父母被當局有關人員警告的時候,卡瑞克感到震驚。

大學課堂裡的「眼線」

卡瑞克是澳洲麥考瑞大學的中國問題研究講師,之前在卡瑞克的課上,這位中國留學生做了一次課堂演講,內容以藏民自焚為主題。卡瑞克認為,很顯然,是某位課堂上的參與者將此事報告給了北京當局。然後這位學生在中國的父母就被警告要「看好」女兒,因為女兒在學校的演講「很反動」。

卡瑞克說他得知這個消息時其實並沒有覺得意外,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個中共將嚴密的監控體系安插進澳洲教室裡的典型案例。

此事折射出中國留學生的兩種角色:替中共當局監視他人的學生以及被監視的中國留學生。事實上,即使中國人身在自由國度澳洲,也未能擺脫中共的言論遏制和壓迫。

前中共外交官揭中共如何監控留學生

前中共駐悉尼領館外交官陳用林曾撰文揭示中共駐澳使館與當地學術界學聯的關係,他寫道,「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學聯)是直接由中共駐澳使領館控制的團體。為了方便操控(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中共不僅在各大學設立學聯,而且還設立了『澳大利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陳用林作為曾經的中領館外交官,非常熟悉其內部運作。他在去年的一次演講中說:「當地華人組織的學生會,每個都是領事館設立的,開會都在領事館進行。」具體說,是由中共駐澳洲大使館教育處和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指揮運作。

據陳用林揭露,中共領事館在學聯的人選上,首先挑選公派的學生,特別是訪問學者;不是公派的學生則先考查他是不是「熱愛中國共產黨」,這一點最主要。同時還用其它方式控制學生。

陳用林說,領館控制學生方法很簡單。中國留學生首先是在中國長大、被洗腦的,所以他們以為愛中共就是愛中國;另外,每個中國留學生在澳洲畢業後,畢業證書必需得到領事館認證蓋章,回國後才能作為文憑使用;再有,十幾年前領館就開始對學生進行領事登記制度,把所有學生的聯繫方式都登記在案。

中共當局就是通過操控中國學生會,讓留學生互相監視和舉報留學生在課堂上及其它場合的言行。

中共利用「敵對言論」扭曲真相

卡瑞克講師後來在接受Inside Higher Ed採訪時,透露了自己的學生因為言論而使中國境內親人被警告的事,他雖然僅僅是強調了需要保護在澳洲的國際學生的言論自由和質詢權利,但旋即受到中共黨媒的攻擊。

中共黨媒《中國日報》的英文版刊文,將「所有中國學生都是間諜」的話扣在了他的頭上。卡瑞克說:「我從沒說過這句話。」

卡瑞克說,這實際上是無端捏造的說法,從根本上扭曲了真相。

他認為,不論是「所有中國學生都是間諜」,還是對所有澳洲華人移民的懷疑,或是認為反外國干涉法將會禁錮學者的擔憂,其實「沒有任何有理智的人會認同這些想法。事實上,這些言論和事情都從未發生過」。

但他表示這件事讓他看明白了「中共是怎樣利用『敵對言論』來操縱信息,將中國留學生和反對中共滲透的人對立起來,從而輕而易舉地扼殺關於中共滲透的話題討論」,並且「用編出來的迫害來掩蓋真正發生的壓迫」。

而真正的壓迫,正是中共利用的一部分留學生,延伸到自由社會的校園裡的滲透,即對海外的中國學生、學者群體繼續進行監控和打壓。

澳洲總理演講表明澳洲政府態度

中共媒體和一些學者們一直發出澳洲「反華」的譴責聲,試圖將澳洲政府置於包括留學生在內的華人社區的對立面上。

上週,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於新南威爾士大學進行有關國際教育的演講時表示,高等教育在中澳兩國關係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總理將演講地點選在有著較高比例中國留學生的學府,被認為是希望增進中澳兩國的相互理解。

特恩布爾在演講中談及中國學生對澳洲的重要性,介紹了幾位在澳洲高校就讀並取得成功的中國學生。他並讚揚「有中國血統的澳洲人為澳洲做出了傑出和推動性的貢獻」,並說華裔澳洲人是澳洲多元文化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

不過他也提醒,澳洲支持的是尊重每個國家主權的國際秩序,「就我們而言,我們採取行動以促進澳洲的繁榮,確保決策獨立性,以保護我們國民的安全和自由。」

總理的演講表明,澳洲政府從來都是歡迎中國留學生的。那麼,總理說的澳洲採取的行動(反外國干預立法)對中國學生是好事還是壞事?

「真正保護中國留學生言論自由權利」

事實上,受到中共監控的留學生們是需要保護的,而澳洲政府反外國干預的行動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這種保護,讓中國留學生們能夠像其他學生一樣享有言論自由,同時維護高校的學術獨立。而對於替中領館監視留學生的間諜,則提供懲罰的法律依據。

卡瑞克認為,「我們關於中共勢力滲透的辯論,絕對不是針對從中國來到澳洲大學的留學生們,也不是為了調查和起訴中國背景的澳洲移民們。實際上,這場辯論正是為了確保留學生們享有自由發言的權利,而不用擔心某位同學會把自己的言行舉報給中共大使館,讓自己在國內的家人受到牽連。」

他進一步點明,「某些人企圖挑起更大的事端」,「使我們偏離這場辯論的核心」。然而卻「沒有人真正去關心那位中國學生後來到底怎麼樣了」。

他呼籲公眾將注意力集中於實際發生的威脅事件上,而不是那些從來沒有人說過的狂言上。#

責任編輯:宗敏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