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禍水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睡蓮(fotolia)

  人氣: 10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情緒到底是什麼?從哪裏來?誰在操控?情緒是不是生命原性的擾動?或是不可觸摸的原慾?或是對本我平靜的破壞?情緒仍為當今令人迷惑的千古之謎!誰能擺脫情緒?

有一天,一家五口人來看診,大家說說笑笑,像是幸福快樂的全家福。70歲的媽媽患有癲癇,晚上常發作,吃了安眠藥還是睡不著;76歲的爸爸是個成功的生意人,看的是膝蓋痛、失眠;大小姐42歲,看手腕骨折後遺症、失眠;二小姐40歲,患胃痛,失眠多年;小小姐38歲,自幼心臟不好、心悸、頭暈、失眠;看久了,連他們家小狗也帶來看病。

主角是病情較嚴重的媽媽,平日像溫柔的妻,慈祥的媽,可是她一旦生起氣來,臉就扭成一團。這家風平浪靜的日子少,狂風暴雨劇變的日子多!

針灸處理:癲癇,針百會穴對剌、神庭穴對剌、風池、囟會透前頂穴三針排刺、頷厭透懸顱、四神聰穴等輪用;情緒不穩,針合谷、太衝穴;嚴重失眠,針太衝、神門、神庭、神門透陰郄、通里、靈道三穴等輪用;食欲不好,針中脘、足三里穴;手腳酸痛,針曲池、合谷、足三里、陽陵泉、三陰交、太衝穴。每周針1次,隨著看診次數增加,大家變成好朋友,漸漸的談起家事、職埸事、感情事,事事關心。看似幸福的小家庭,家裏卻像個火藥庫,說話或做事,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地雷引爆,爆炸的是老媽的脾氣,老爸和3個女兒常是戰戰兢兢的,以免家裏烏煙瘴氣,所以大家都有睡眠障礙。出門逛街,只要女兒買衣服,她一定也要買一件,不管合適不合適,衣服多到沒機會穿。

最常的導火線是,看去很爽朗的老爸,因為他年輕時創下外遇的紀錄,這個禍根烙印在老媽的骨子裏,記恨從年輕罵到老,真是白頭偕老哇!不論老爸怎麼補償她,都難消她心頭之恨!老媽常因此生氣,所以癲癇也常發作。老爸說:「以前做生意,無論去多遠地方出差,絕不過夜,一定趕回家。她所有的要求,我一定照辦,她還是不滿意!醫生,你說我該怎麼辦?」

醫病醫心,有一天,老媽來看診,抱怨:「晚上吃了安眠藥還睡不著!」我對她說:「老媽!妳心裏裝那麼多垃圾、怨氣,怎麼會睡得著?原諒別人,也是原諒自己,少受些苦!」她馬上翻臉,讓我見識到她獨霸一方的霸氣!她氣沖沖的緊接著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她用這個觀念,常教女兒不要結婚,所以3個女兒都待守閨中。我等她情緒穩定下來,就對她說:「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男人還是很多的。」她擺個臭臉!我又說:「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天使能夠飛?」這是什麼問題?和她的病情有甚麼關係?她莫名其妙的搖搖頭望著我,我接著說:「因為她們都把自己看得很輕!」

有一次她哭訴陳年往事:在先生大家庭遭受的悽苦、先生的外遇。我拿面紙給她擦眼淚,並說:「喂,老媽!有一個小孩問上帝:『女人為什麼都那麼愛哭?』妳猜上帝怎麼說?有一種說法,上帝回答:『當我創造女人時,我讓她很特別,使她的肩膀能挑起整個世界的重擔,卻又柔情似水;我賦予她堅強,使她在別人放棄時,繼續向前,且無怨無悔的照顧自己的家;我賦予她細膩的感情,能在任何情況下都愛她的孩子,即使她的孩子傷透了她的心;我賦予她寬宏的力量,使她能夠包容丈夫的錯!其實我是用他的肋骨來塑造她的,就是要來保護他的心。最後我允許如有需要的話,她隨時都可哭,這是她的特權!』」她聽了喃喃自語:神經病!上帝也瘋狂!

老媽的情緒,仍然暗潮洶湧,3個女兒都有心儀的對象,但都不敢對老媽說,拜託我能動之以情,讓她們有個好歸宿。有一天看老媽心情還不錯,我就對她說:「老媽,每一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不要把自己過去的陰影加諸在孩子身上,這樣對她們是很不公平的,她們是無辜的!誰沒做過錯事?老爸一直很愛妳,浪子回頭金不換,妳今天不愁吃不愁穿,也是他的造化,他很誠懇的在補償妳……」

老媽聽了眼睛一瞪,臉扭成一團,治療未完成,就掉頭而去!受到情緒奴役的老媽,她認為我站在男人這邊,從此不再來診,也不准家人來看診。@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醫道》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明慧醫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針3個月後,媽媽說小孩子可以模仿大人講的2個字,例如好棒、很冷、生氣,但小孩子好像不瞭解字義。每次針灸完他也會跟著說「小勇士讚」,卻是一臉茫然!慢慢的可以模仿五個字,仍是無意識的跟著念,自己仍無法使用字詞表達。針灸加補腎,添腦髓,針四神聰、太谿穴。針灸第31次,針完小勇士突然大聲哭叫:「救命啊!」因為哭聲突然又很大聲,爸媽都愣了一下,又驚訝又覺得好笑,我問小勇士:「叫誰來救你?」孩子竟然回答:「叫哆啦A夢(卡通人物)快來救救我!」爸媽聽了笑歪了!
  • 這位高級技師每天清晨有外出運動習慣。在一個秋風瑟瑟的清晨,技師一如往常,天未亮,未戴帽子就出外運動。回家上廁所時竟晃來晃去,撞到門,走路不穩,好像喝醉酒似的,腦部一陣暈眩,如雷轟頂,自覺狀況異常,急忙到醫院掛急診,經過檢查醫生說是頭頂大腦梗塞。
  • 可憐的媽,歡喜做甘願受,好像要彌補21年來空白的母愛,任由兒子蹧蹋,沒有半點怨言!開始時體諒他被父親拋棄的創傷,加上生理的受傷,正青春年華,看到同學到處玩,自己卻臥床動彈不得,心情不穩在所難免,我也常安慰鼓勵他。但時間過了一個月,兒子沒有改進。有一次,他想喝冰的檸檬紅茶,媽媽說醫生有交代不能吃冰的食物,所以沒買給他喝,他就把晚餐摔在地上!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 一般久病無孝子,而這位老公,絲毫無厭倦之意,處處顯出他的貼心。從老婆車禍以來,第1到第155天在病房的日子,她做了什麼治療,老婆有什麼反應,都一一記錄。只要有益於老婆康復的方法,都是捨命陪君子,帶她去走路、游泳、爬山、唱歌、玩牌、彈琴等。
  • 一位大家閨秀,在28歲時嫁給醫生,當時親友都恭喜她,說她有富貴命,嫁給了金龜婿。她的先生很有事業心,想鴻圖大展,開拓疆土,把事業延伸出醫界,因此做了很多投資。而這位醫生娘就在診所幫忙,每天耳濡目染的,也學到了醫技。於是自己開始讀書,參加中醫師考試,聰慧的她,考取醫師執照後,很快的就有屬於自己的病患群,診務蒸蒸日上,夫妻倆開始各忙各的。
  • 人生即道場,現在她老人家90高壽,已是千帆過盡的沉寂,她仍癡癡地盼望著二兒子的訊息。那無怨、無休止的慈母心,好似她家門前的一顆大樹,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空中搖曳,飄送親情、思念之情給遠方的愛子。她靜靜地與人性決鬥,譜成生命悲愴的樂章。
  • 自有人類以來,人發自本能的向上天提出千古之問:人是什麼?我是誰?我為什麼活著?我連自己的心臟都無法操控?吃下去的食物,我也無法控制內臟運作?這些難以回答的問題,集古今中外的宗教家、哲學家、生物學家、動物學家等,都不斷地在探索著,至今眾說紛紜而難解。於是有些人走進了宗教,甚至出家想在佛門中了悟生死而解脫苦海。
  • 我說:「看來你是備受煎熬。你回想一下,當初你一定很愛她,才會選擇和她廝守終身。你多久沒表達對她的愛意了?有一首《雁丘詞》其首句寫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其實這個典故說的不是情侶。」他睜大眼睛看了我一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