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創作人權作品遭打壓 藝術家王鵬畫室面臨強拆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抗議中共當局強拆。(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抗議中共當局強拆他的畫室。(王鵬提供)

人氣: 12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國人權藝術家生存狀況艱難。因從事反映暴力計生的創作,藝術家王鵬不斷受到當局打壓,其在北京老家的畫室目前亦面臨強拆。王鵬表示,計生政策造成諸多惡果,當局依然在掩埋真相。

北京人權藝術家王鵬週三(8日)深夜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消息,其在北京平谷上紙寨村的自建畫室,要被非法強拆,一分不給。王鵬在畫室前打出橫幅「非法強拆欲逼人權藝術家走投無路」,表示要誓死抗爭。

 

王鵬於2003年入住中國宋莊畫家村,因創作暴力計生方面的作品,同時為弱勢群體發聲,於2014年7月17日被通州區國保毆打、驅除,王鵬被趕回老家平谷區上紙寨村,自建畫室。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花200多萬建的畫室。(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花200多萬建的畫室。(王鵬提供)

王鵬9日告訴大紀元,目前畫室所在地他包(租)了30年。1998年十年到期後,又續租了20年。2016年,用了一年時間蓋起來的畫室,花了將近200萬元,把燕郊買的樓房賣了,才有錢蓋的畫室,蓋了3層,現在還借了30多萬元。

王鵬表示,這期間他一直在做計劃生育作品,國保經常騷擾他,不讓發推特、發作品。在今年8月份突然要強拆他的房子,他一開始還不知道,之前說要拆,沒當回事兒。

「到現在都沒有接到通知,都是鄰居告訴我的,今天還在量房子。」王鵬說,「東邊(鄰家)已經拆了,缸瓦蓋的結構,我蓋的都是混泥土,外面都是鋼化玻璃,地板也是相當好的。這邊也看到拆遷的圖了,在範圍之內。兩家之後,就到我這兒了。」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家東邊鄰家的房子已經被拆除了。(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家東邊鄰家的房子已經被拆除了。(王鵬提供)

王鵬的哥哥告訴他,按照規劃圖,這個畫室肯定要拆。「8月初知道這個消息。哥哥、侄子告訴的,拆遷圖已經出來了。他們都在瞞著我,一分錢不給。不動聲色,也不跟我談,就給我量地。」王鵬說,「聽說大隊開會,說是先大隊書記,再黨員,再村民。結果,現在先從我們這樣的人下手。」

王鵬因創作暴力計生方面的作品屢遭打壓,被當局警告禁止創作關於計生等人權問題的作品,不讓賣畫。王鵬表示,他從宋莊被趕到老家平谷,他的作品都在裡面,他們(當局)很不滿意這些作品。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的畫作:《因果》。抗議中共暴力計劃生育導致中國眾多嬰兒身亡。(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藉由畫作《因果》來抗議中共暴力計劃生育導致中國眾多嬰兒身亡。(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的畫作:《生與死的距離》。抗議中共暴力計劃生育導致中國眾多嬰兒身亡。(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藉由畫作《生與死的距離》來抗議中共暴力計劃生育導致中國眾多嬰兒身亡。(王鵬提供)

王鵬講述了自己參加今年5月27日中國第一屆鄉村建設展覽暨「曠野——百年中國鄉建」的經歷。他的作品《墓碑》因為反映中共「一胎化」政策導致4億兒童死亡的真實歷史,而被撤掉;他朋友的《萬里江山圖》因為把當下中共當局強拆、城管打小販的場景畫進去,而被審掉;他另外7幅畫作,也因為講述真實被改掉或撤掉。

現在自己蓋的畫室也要被強拆,王鵬表示氣憤。他告訴大紀元,「我正在畫室,怕他們搗鬼,我的畫,都在這兒。」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和他老家平谷的畫室。(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在他老家平谷的畫室裡。(王鵬提供)

王鵬給丁家喜律師看了他跟大隊簽的合同,宅基地後面的地,每畝3000/年租下來的,因是零散用地,可以蓋房,不屬於耕地。合同上也沒有說不讓蓋房子,自主經營,國家用地,會按照國家標準賠償,後來續租20年的合同,才10年,還有10年的時間。律師說,「他們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就是要強拆你的房子。」

王鵬與當地村大隊簽署的合同。(王鵬提供)
王鵬與當地村大隊簽署的合同。(王鵬提供)

王鵬說,「不拆,就抓你。第一種是簽了,統一拆遷,鋼鐵等可以要,幫你拉走,這叫『助拆』。另一種是不簽合同,就『強拆』,弄壞了也不給拉走了。我邊上的人(鄰居)都怕了。究竟是否給錢,不知道,但說一分錢不給我。」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老家平谷自建的畫室。(王鵬提供)
大陸人權藝術家王鵬老家平谷自建的畫室。(王鵬提供)

他表示,自己現在的收入就是租房、教書,養活家人。孩子正在讀書,今年剛考完高考,學習很好,美術很好,在中國傳媒大學、學動漫最好的學校。

「花這麼多錢,一分錢不給,活路給斷了。」他說,中國人權藝術家生存很困難。「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找我愛人教書的學校,找校長,嚇唬我愛人。連我的條幅,朋友都不給印。說印了,飯碗就沒有了。」

王鵬長年關注中共暴力計生的罪惡,「反映了真實的中國」。他曾在行為藝術《驅除與抗爭》圖集中寫道:我自1996年開始關注計劃生育問題以來,運用紀錄片、圖片、繪畫和裝置等多形式進行創作。隨著行動和創作的深入,我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計劃生育政策不僅是屠戮生命的絞肉機,它同時還荼毒良知,碾碎文明,泯滅人性,踐踏人權,它的存在已經成為人類的恥辱。當局已經察覺到多年計劃生育政策造成的諸多惡果,但是他們依然鐵嘴鋼牙,掩埋真相。#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8-10 3: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