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轉化再教育」下的悲劇(1)

馬三家勞教所外景。(明慧網)
人氣: 25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2000年的9月中旬,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所長蘇境在大會上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為『法輪功』動用的經費相當於一場國際戰爭。』她強調這是上面的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轉化法輪功。」

這是2016年4月14日,馬三家倖存者尹麗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的證詞。

轉化」,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部圍繞著「洗腦轉化」(也稱「再教育」)這一核心,針對大陸所有法輪功修煉者。據中共公安部統計,1999年以前,法輪功學員人數達7千萬—1億人。

為了逼迫學員放棄信仰,完成「轉化率」指標,中共各級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機構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包括酷刑、性侵害、精神病藥物……中共各級行政機構也參與了這場迫害。

19年來,中共針對法輪功的「轉化再教育」,掀開了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製造了難以計數的人間悲劇。

馬三家倖存者親訴遭遇

2000年9月,遼寧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因為拒絕「轉化」,從遼寧省遼陽教養院轉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尹麗萍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2016年4月14日,尹麗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向議員展示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照片。(李莎/大紀元)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坐落在遼寧省瀋陽市于洪區馬三家鎮,又名馬三家勞教所。1999年10月29日,為了配合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設立了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女二所,蘇境出任所長。

2000年9月22日,中央「610辦公室」關於開展「教育轉化」攻堅戰的實施意見再次提出的轉化標準就是出自馬三家。2001年2月6日,由遼寧省委、省政府決定成立專門用來「教育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特殊學校——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在馬三家教養院掛牌,由女二所所長蘇境任校長。

一進馬三家,四分隊隊長張秀榮就告訴尹麗萍:到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必須都得「轉化」,這裡是勞教,是專政機關。

半個月的洗腦教育後,尹麗萍沒有被「轉化」。

四分隊隊長張秀榮開始來硬的。她邊拳打腳踢,邊說:「就你沒寫『三書』(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等),因為你,我的分隊都進不來新人,今天你寫也得寫,不寫也得寫,就是寫假的也得寫。」

大陸民生觀察工作室的《受害者曝光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內幕》一文曾披露,馬三家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上級撥款10,000元。

尹麗萍說:「我不懂什麼叫『三書』,你身為警察隨便打人你在執法犯法。」

張秀榮說:「誰看見我打你了,你給我找出證人來。」

張秀榮開始用刑,她拿起桌上的兩根大電棍直奔尹麗萍而來。

「電棍辟啪地閃著刺眼的藍光,電擊著我的臉、脖子、手和腳。我的呼吸開始困難,臉開始抽搐,人已無法正常站立,身體虛弱地倒下……」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的眼光開始對視這個生命,好像一切都靜止了,她在我的面前突然變得非常的渺小、可憐和卑微。我心中想起了我的師父,想起了師父的教誨:『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澳大利亞法會講法》)』那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境界?我無暇去想圓滿,怎樣去愛這個電擊我的人?她在迫害大法的信徒,她的生命將會去哪裡?……我沒有了痛苦的感覺,師父慈悲的能量灌透我的全身。」

此刻,窗外突然狂風四起、雷聲大作,天都黑黃了,震耳的雷聲在窗前炸響。

「我完全沒有了懼怕與痛苦。我鄭重地告訴她:我生命的最後一念都不會放棄法輪大法。」張秀榮扔下電棍、奪門而逃。

由於拒絕「轉化」,2001年4月19日,尹麗萍等法輪功學員被從馬三家轉到男牢——張士勞教所。

尹麗萍表示,進了張士勞教所,一個膀大腰圓的男警察手裡拿著名單點名,之後就開始念一份上面下達的對不「轉化」學員的宣告條例: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我們九個被分別分到了九個房間。我被分到第一房間。房間裡有一張大雙人床和一個木製落地衣架,四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裡。」

到了晚上,尹麗萍問一直待在房間裡的中年男人:「你們為什麼不離開我的房間,我要睡覺。」

其中一個男的說:「睡覺?你要睡覺?哈哈。這裡不『轉化』沒有讓睡覺的。」

就在被轉到男牢的第一個晚上,尹麗萍被集體性侵。

尹麗萍說,「晚上10點左右,走廊裡突然傳來了鄒桂榮(法輪功學員)淒慘的喊叫聲,她不停地喊著我的名字,『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她不停地喊這兩句話。

「聽到她淒慘的叫喊,我拚命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拚命地衝到了走廊,我抱住鄒桂榮死死地不撒手,看管我們的男犯不停地打我們,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褲子在腳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幾乎一絲不掛。我和鄒桂榮都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間。」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的記憶就停留在這裡……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

他們還不停地說:「你別裝死啊,死了也得『轉化』。」

「我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尹麗萍的思維靜止了下來,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一切的喧囂,好像離她是那麼的遠、那麼的遙遠。

「我的思維定格在了學校:從小學到初中老師們教我愛黨、社會主義好、撿到一分錢要交給警察叔叔……這一切一切的思維瞬間在我的腦海裡浮現,然後瞬間崩毀瓦解,腦子裡出現了邪黨的黨旗,黨旗在灰暗的空間飄蕩著,一群幽靈在鐮刀斧頭下狂笑悠蕩著。這一幕絕非形容,是那時腦中真實所見。」尹麗萍在一份自述中表示。

尹麗萍和鄒桂榮的遭遇並非個案。2000年10月,馬三家發生震驚世界的性侵事件: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蹂躪。

18名拒絕「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被輪姦 各地勞教所效仿

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干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堅持修煉不「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

馬三家的罪惡至極的「轉化」手段成為各地勞教所效仿的目標。

2001年5月24日,以副所長史英白、十二隊隊長張波為首的警察把非法關押在十二隊的60名拒絕寫「決裂書」的女法輪功學員強行送進男勞教隊摧殘折磨,被綁、吊、毒打、電擊等,有幾名女學員被警察和犯人輪姦。

黑龍江省賓縣松江鎮法輪功學員譚廣惠因上訪被綁架進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2001年6、7月間,幾個警察強行把譚抬進男勞教隊輪姦。她還告訴有機會接觸的法輪功學員:萬家醫院給她打了一種針劑藥物,在藥物作用下,她眼睛看著警察在強暴,卻一點感覺都沒有。7月中旬萬家勞教所迫害15名法輪功學員的慘案曝光後,勞教所突然讓譚廣惠家裡接人,譚廣惠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從2002年8月至12月,貴州女子勞教所曾將法輪功女學員關入男所(即中八勞教所)警備大隊的禁閉室(不足4平方米),由兩名男吸毒勞教人員猥褻、姦污。其中一名涉嫌吸毒勞教人員叫王建強,貴陽人。

貴州省女子勞教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周女士28歲,被警察隊長顧興英關在一樓警務室所謂「攻堅」時,遭到從外面進來的三個男畜生強暴、輪姦,持續時間大約40、50分鐘。第二次,周女士被關押在三樓「攻堅室」,流氓隊長顧興英又從外面叫了兩個男畜生進去。

2007年,黑龍江省鶴崗市一位女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綏濱看守所期間,警察竟將這位女學員推到男號房,對男犯說:「你們可以輪姦她。」這位女學員後來又被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

據明慧網引述一位大陸女法輪功學員的上書說,僅她就知道至少有三次把女學員扒光衣服仍進男牢房。她回憶說:「2004年新年期間,我被關在馬三家教養院,一天,女二所所長蘇境走進關押嚴管大法學員的一樓,一位學員對蘇境說:『你不是說網上說18名女大法學員在馬三家被脫光了扔進男牢是假的嗎?你看那個(手指著對面房間一個30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不就是曾經被你們扔進男牢的嗎?』蘇境什麼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馬三家是江澤民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樣板基地

明慧網報導,江澤民要求將馬三家勞教所作為「洗腦、轉化、再教育」法輪功學員的試點,作為樣板向全國推廣。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表示,在中組部、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中央政法委、中央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司法部的直接指揮和干預下,馬三家設計實施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洗腦轉化和酷刑方法,並由以上中央部委向全國推廣,後來更從針對法輪功學員擴展到了普通上訪民眾。

2000年8月29日,司法部教育轉化工作經驗交流暨表彰會,李嵐清致信,羅干和王茂林講話,重點推薦馬三家勞教所的經驗,尤其是馬三家的5條轉化標準,自此成為全國的轉化標準。

2000年9月22日,中央610關於開展教育轉化攻堅戰的實施意見,再次提出的轉化標準就是出自馬三家勞教所。

到2000年11月,根據中央610辦公室和司法部的一份內部機密文件,馬三家教養院已先後接待了來自25個省市31批500多人次的參觀考察。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也曾披露過各地部門組織去馬三家勞教所學習經驗。

2001年2月26日,中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中央610辦公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行同「法輪功」鬥爭「先進」事跡報告會。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所長蘇境在會上報告轉化經驗。

馬三家受害者控告江澤民及追隨者

尹麗萍於2015年7月6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寄出控告書,要求法辦江澤民。

尹麗萍說:「江澤民命令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江澤民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挑起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導致我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學生輟學……」

2016年,尹麗萍也向美國國會遞交了一份參與迫害她的部分責任人名單,其中包括江澤民、薄熙來、王立軍、聞世震,以及一些包括馬三家警察在內的參與迫害的獄警。她說:「所有參與迫害的人應為自己的所為負責,承擔後果。」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5年5月底到2016年10月25日,近21萬大陸和海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

迫害者的厄運

經常去馬三家視察的遼寧省政法委書記丁世發,患腦出血多年,目前基本是植物人狀態。

中共洗腦轉化專家劉紅松,曾去馬三家勞教所做「轉化」工作,後得了喉癌。

對馬三家迫害法輪功負不可推卸責任的遼寧前省委書記王珉、省人大副主任王陽、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等「遼寧幫」成員接連落馬。

瀋陽市原副市長祁鳴,2016年落馬被查。遼寧省曾投資10億元進行監獄「改造」,僅瀋陽馬三家一地就投入巨資5億多,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祁鳴時任瀋陽市財政局局長。

瀋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張東陽,被宣布「雙規」,他曾負責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的審批。當時瀋陽市各區縣,大批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等勞教場所迫害。#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16 1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