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中共迫害致瘋 法輪功學員任東生含冤離世

任東生(明慧網)

人氣: 15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0日訊】2018年9月12日凌晨2時許,天津市靜海區法輪功學員任東生在歷經數年被迫害致瘋的折磨後,含冤離世

任東生,天津市靜海區人,因很會做飯菜,與妻子開了個小飯店,生意興隆。

在25歲時,任東生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膝關節、踝關節腫脹,以致無法幹重活;到了36歲時,又得了風濕性心臟病,嚴重時會大口大口地吐血,吃了中西藥,也無效。

妻子張立芹也身患多種疾病,一家人飽受身體上、精神上的痛苦。一天,任東生絕望地對妻子和孩子說:「我買包藥,咱三口人一起走吧,留下誰在世上也是受罪。」說著三人抱頭痛哭。

2003年,任東生修煉法輪功後獲得新生。經過三個多月的修煉,他的病神奇般地痊癒了,面色紅潤,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重新工作後,他常常早上4、5點起床,一直忙到夜間11點,總是開心地笑著。妻子身體也康復了,一家人其樂無窮。

慘遭酷刑折磨

2006年3月8日,任東生因修煉法輪功被靜海區國保、「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綁架,半年後遭冤判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港北監獄(現濱海監獄)迫害。

任東生在那兒曾四次被關進「小號」(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狹小的屋子)折磨,六次遭受「地錨」迫害。每次當他的手腳從「地錨」酷刑被解開後,他站不起來,由犯人抬著回監室,身體要經過長時間才能恢復。

中共酷刑示意圖:地錨,雙腿之間呈130度,雙腿撕裂般地疼痛;兩隻手被銬在一個腳踝下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被銬在另一個地環上。(明慧網)

獄警曾經用打火機燒任東生的手指。刑事犯包夾(專門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在隊長的指使下,六七個人輪番毆打他,抽嘴巴,打腦袋,拳打腳踢,還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被群毆五次以上。

有一次,任東生被包夾打倒在地,該包夾用腳踩住他的腳趾使勁碾,直到把他的腳趾甲被碾掉。包夾給他戴上手銬腳鐐,故意把飯、菜放在或倒在地上,讓他搆不著,要想吃飯喝水就得用嘴叼或被迫用手抓著吃。

被迫害之前的任東生和妻子張立芹。(明慧網)
迫害致瘋的任東生。(明慧網)

在監獄裡任東生被逼迫吃過一種白色藥粉,包夾欺騙他說是「板藍根」。他還曾經被注射不明液體。

以上的情況,有的是任東生偶爾清醒時回憶起來的,更多的是曾被關在一起的難友告訴家人的。

不放棄修煉 被迫害致瘋

2011年3月7日,任東生服刑期滿時,當天一大早,八旬老母帶著孫子去濱海監獄接他回家(妻子張立芹當時也被劫持入獄)。沒想到濱海監獄和靜海縣「610」相互勾結,把任東生轉送洗腦班繼續迫害。

一週後,當祖孫倆再去洗腦班接任東生時,才發現他已經語無倫次、精神失常了。

苦苦等了五年,任母盼回來的是一個瘋瘋癲癲的兒子!老人老淚縱橫,哭倒在街頭。

自打任東生回家後,大部分時間處於瘋癲狀態,披散著長髮,經常走失。在病態下他把屋子翻得亂七八糟,砸壞家具。每當電閃雷鳴、下雨之際,他便站在雨裡大吵大鬧;半夜睡覺時,突然就跑出去,一走就是好幾天;再次回家時,滿身污垢,脾氣隨之也變得暴躁,並伴有幻聽。

當別人言語無意中提到警察時,任東生馬上顯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語地說「得趕快逃走」,不然的話,警察不會放過他。於是他就會逃到外面去,睡在路邊地頭,幾天後蓬頭垢面地回來了。夜間睡覺時,他經常會突然驚醒,大聲喊叫:「我不怕你。」

偶爾清醒時他說:「我要不放棄信仰,他們(獄警與犯人)會把我打死。」

任東生從一個健康的好人被迫害成了瘋子,靜海縣國保、「610」、當地派出所仍然不放過他,還經常到家來騷擾。有時他不給他們開門,他們就拚命地砸門,攪擾得四鄰不安。

揭露迫害 要求賠償

妻子張立芹為丈夫任東生被迫害致瘋一事奔走於監獄、監獄管理局、司法機關、當地縣政府、「610」辦公室等,過程中不斷遭到騷擾、恐嚇。

在此干擾下,任東生的情緒更加不穩定、愈加癲瘋。張立芹不得不離家,一邊打工一邊控告。

多次上訪,投訴無果,於2017年6月20日張立芹向最高檢察院、天津市檢察院等部門郵寄了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濱海監獄張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在押人員的刑事責任;並依據《國家賠償法》相關條例向天津濱海監獄郵寄了《刑事賠償申請書》等,主張醫療費、殘疾金等賠償。

同年9月19日,天津市檢察院第二檢察分院卻以濱海監獄「沒有犯罪事實」為由向張立芹下達了《不立案通知書》,並稱濱海監獄的警察都簽了字,證明沒有人毆打過任東生。

張立芹正告他們:「作偽證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她終於收到天津市一中院的立案通知書。

2018年6月12日上午9點,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進行了詢問程序,賠償委員會由副院長葛渤海在內的五位法官組成,詢問賠償申請人任東生的基本情況及賠償的請求事項等;最後問是否願意調解,委託人張立芹,事隔一日後告知法院,不同意調解。

2018年9月4日,張立芹作為原告接受天津市高級法院第一次問詢,講述了丈夫在天津港北監獄遭受的迫害。

張立芹到天津市濱海監獄敦促刑事賠償事宜。(明慧網)

法官問關於賠償的問題,張立芹把律師整理的法律意見書交給法院說;「希望法院能為我家伸張正義,還我家以公道!」法官問;「一中院做了鑑定了嗎?」她說:「沒有,一直要求做,但置之不理。任東生刑滿被釋放,釋放證不是我們家裡的人簽的字,我們都不認識的人,我找不著這個人。」

張立芹在講述丈夫的病情、孩子承受社會的壓力和家裡經濟困難時,不禁潸然落淚,法院的工作人員也低下了頭。

任東生一家所承受的苦難,是千千萬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庭的縮影。

明慧評論:追查納粹戰犯延續至今,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都會將他們繩之以法。任東生雖然沒有等到法院的公正判決,但是他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已不遠。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8-09-20 10: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