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彼得: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 陰陽初分

人氣 7509

【大紀元2018年09月23日訊】

一個人

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字,是如何能有靈感?」事實上;純散文才需要捕捉靈感,並即時提筆直振。寫時事與評論分析,需要的是讓自己多聽、多讀、多看持之以恆,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個人獨立思考的時間與空間。

唯有享受「孤獨」,讓四周喧嘩,吵雜的聲音都散去,才能讓自己腦海中擁有一片清淅的思路,不斷地跟自己對話,排列組合發生過的時事,過去、現在、未來都得串聯成點、線再滙集成面。不能先認識自己就很難掌控心緒,勢必難以成「章」,對事就根本掌握不了幾分,又何來動力與養分來填補「幻想世界」的缺憾。

今年102歲的日本精神科女醫生高橋幸枝直至99歲高齡仍活躍於醫學界,甚至在百歲之後仍發表了兩本書,鼓勵日本老人向上。她生於1916年,歷經三朝大正、昭和、平成(將於明年結束),接受訪問時高橋幸枝說:「我從未仔細想過自己為何能活那麼久,只知道活一天就有一天要做的事,每天醒來都有病人要看,他們讓我有了目標去延續自己的人生。」(這一段話筆者感觸最深,從收音機的僑聲廣播電台到現在的ICN,「存仁社區論壇」近20年的歲月,至今仍保持永不重播的記錄,雖然有沉重的壓力,卻也在使命中,蛻變成一種約束自己的「幸福」。)

二戰前的日本,婦女要在職場上有一席之地是非常不容易的,高橋16歲隻身離開故鄉,到東京應徵海軍總部打字員的職位。後來她隨著部隊到了中國青島在偶然的機會下,結識了專門救濟貧困中國孩童的日本牧師,使她脫離了軍中生活,加入了救濟貧民的「愛心」工作。她說:「我看到很多孩子需要醫療幫助,有一天牧師表示,若你懂醫術就太好了,使我在26歲那年決定學醫。」

高橋表示:「日本在戰後缺乏醫務人員,我30多歲開始從醫,是一名內科醫生。後來決定轉當精神科醫生,是因為意識到日本在經濟發展階段,很多人因經不起壓力而病倒。應對精神病患需要豐富的人生經驗,這是一名年輕醫生難以勝任的工作。」50歲那年她在神奈川野建了首家有精神病科的綜合醫院,除了看病也幫助一些精神病患重返社會。(其實2000年之前,華人對美國政治也是一知半解,常被牽著鼻子走而誤入歧途,「存仁社區論壇」偏重於政治時事,最大的原因也在此,想建立同胞自我評估與思考的空間。)

這位人瑞的精神科女醫生高橋,這一段話最令人醒悟,她說:「因為當了醫生,讓我每天都必須為了病人好好地活著。我從未想過有一天要閒下來,也很少依賴別人,家務都自己做的。到現在,我也不願意給自己的房子建電梯,是為了每天可走那51個台階的樓梯,以便鍛煉體力。」100歲生日那天,她決定減少出診次數,改常拿起筆寫書,希望把自己看到的人生風景都記錄下來,並以一名百歲長者鼓勵日本老人向上。

天災示警

從極為恐怖的新聞報導、氣象預測、光是南北卡撤離疏散的人口,竟達百萬人之譜,後來超強颱風「羅倫斯」登陸時成為「氣壓風暴」的稱號,雖然如此;但也使南北卡汪洋一片,死亡人數到達至少23人,數十萬人失去電力回到原始生活。各級政府已將受災地區列為緊急救災級別,甚至出動直升機不斷的運送物資,北卡州長庫柏也宣布:「未來數天都會變得很漫長,因為水災會持續」。(我們在電視畫面,每每看到一有風災,靠近海邊的居民都是財產性命最無保障者,可就不知為什麼?一些土豪似的有錢人,總喜歡購買近海的豪宅以顯示地位,難道是想在大風浪時,考驗一下自己是善或惡的因果嗎?)

無獨有偶,同一時間在亞洲也有「山竹」強颱肆虐,據說是40年來最強颱,17日香港在經過一天的吹襲後,市面滿目瘡痍,所有公共交通服務幾近癱瘓,市區路況嚴峻,數以萬計市民被逼爆車站怨聲載道。香港保安局長李家超表示,造成的破壞廣泛,是去年「天鴿」的兩倍,光是倒塌的大樹多達1500棵之多。更妙的是,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女特首竟也能宣布要市民共體時艱,隔一天照常上班,我們看到成千上萬的港人,搭僅剩不多的交通工具上班,早上8點出門到中午12點半才到達辦公室。(女特首在山竹過後,和港人的蜜月期恐將結束。)

我們很清礎的看到,執政者在「一念之間」決定勝負的無可奈何,特別是遇到「天災」這種人為無法抗拒之因素,所以才會有所謂「官運」之說,政客們相信「風水」也其來有自。畢竟不是每一個在現實災害中受傷痛的人,都能體諒的自我穿越黑暗,把那恐怖的片斷通過自身修行蒸餾出來,更可能的是在責駡、療瘉過程中導致抑鬱症。

最近在文字中的形容,我們好像三天二頭都會寫到「抑鬱症」這三個字,一般人的觀念中,總以為此症乃因受到外界的刺激才造成的。最近我們在查找有關資料中發現,都不是單一因素造成的,且九成以上的因素是「天生的」。天生因素當然包括遺傳及基因蛻變,可能會令一個人有較高風險的患病率,在現在的社會現象中,每6個人便有一個在其一生中會患上抑鬱症,倘若家中父母或兄弟姊妹中有人患上,則中獎的機率就增加。(希望南北卡與香港的居民不要因為天災,不幸的產生許多歇斯底里的埋怨,進而造成抑鬱症的病人才好,為災民祈福!)

SHSAT逼華人抓狂

九月初選結束後,贏得比賽的人總會發表一些「妙論」,其中有人就說在特殊高中考試上,要聽華人意見也要聽其他族裔的聲音,才能決定對考特殊高中的看法,一改初選時強調「保留」特殊考試的重要性。華人家長頓時緊張起來,其實大可不必如此,要改SHSAT的始作俑者是市長與教育總監,非個別民意代表可以左右乾坤,白思豪乖張的施政,有好幾個政策都快把人民逼瘋,而且不僅僅是對華人,最近他又異想天開要把「社區委員」改成任期制,除了布碌崙區長響應之外,其它四區的區長同聲反對,更逼的資深主流社區委員都氣得哇哇叫。

首先社區委員是不支薪的義工,連一杯水也沒有,且往往為了社區改建或土改等事務,常常要激烈辯論到深夜方可投票決定,不少資深的委員,都具備相當水平的法令常識。一旦換成一些年青不見得具有法規概念的人擔任,後果簡直是不敢想像,就拿法拉盛而言,假如沒有第七社區委員會,百分之百會比現在更亂套,所有開發商想蓋什麼就蓋什麼,現在交通恐怕早已動彈不得。(雖然社區委員會只要經過市議會通過就可以修法,就算這樣;要通過也不是那麼容易,要經過層層聽證會,比蓋監獄的事難多了。)

SHSAT是要經過州參衆兩會通過後,並交由州長簽字後才能立法生效,好多道關卡要過,而且要立案上枱面討論,都必須在明年了,可能要等到今年11月期中選舉過後,才能看到鹿死誰手。最近有一位準備選區長的市議員(非裔),在一個民主黨俱樂部的聚會中,面對一群「自由主義」人群,提到SHSAT,因為我也在場,他竟當著人群說:「Peter Tu在現場,我知道他一定反對廢除特殊高中的考試,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其他人的想法,最好是找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們一語不發,因為有理由相信,若不在場,話可能會一面倒的說,把這事動不動就拿來爭論,現在根本毫無意義。)

其實市長或教育總監一再的表示堅持要廢SHSAT,最近又在布碌崙找到一間學校做樣板,我們反而感到高興,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期中選舉前,也許州市長為了政黨會有表面的親近,但是從MTA到剛剛結束的初選,市長暗中支持挑戰州長的女明星,她在和葛膜辯論時,逼他說絕不會競選總統,這些點點滴滴,州長並不健忘,他和市長一樣,腦子都好使的很,只是不像白市長那麼極端的「左傾」,我們相信他不會在將來,在SHSAT問題上,幫市長背書使他加分。

華人最需要的是「投票」和「冷靜」,「自由主義」左傾的所謂「進步者」雖在民主黨的初選中打敗一些老將,但是到了大選上,是否會仍一路過關斬將?我們持保留的態度。民主黨的一些資深國會領袖,他們都有國家、社會的觀念,前一陣子,有人提議要彈劾總統川普,國會衆議院的少數黨領袖佩洛西就表示,「彈劾」並非最好的辦法。

就拿剛剛在初選中打敗Joe Crowley的28歲的民主黨候選人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高舉進步派大旗,開出未來十年讓全民都享有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的政策支票,CNN的主持人Jake Tapper問她,全民聯邦健保、就業保證、學貸免除計劃、免費大學計劃、支薪家庭照顧和擴大社會安全等資金如何籌措?16日她為要價40兆美金的進步政策提案辯護資金來源?她竟以加拿大為例,稱這些計劃是對國家未來的投資。(我們很難想像,期中選舉,一些中間選民會如何看待這些左派的主張?)

我們猶記得,幾年前共和黨的右翼激進份子,也組成「茶黨」而紅極一時,當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馬侃也以為「人氣可用」,他和「佩玲」搭配參選,把中間選民嚇壞了,民主黨的奧巴馬輕易的打敗了馬侃將軍,茶黨也逐漸式微消聲匿跡。10年前雷曼兄弟申請破產保護,引爆了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樓市資產只是該次危機的其中一個後遺症。最近已有專家認為,下一次金融危機,很可能是網絡中盛行的支付系統,加上網路政治攻擊會導致選民困惑或恐慌。

最近有華人問我們說:「是不是投給民主黨的議員,使民主黨在衆議會成為多數黨,然後彈劾川普,就能結束美中貿易戰?」聽到這樣的問話,我們啼笑皆非,又不得不耐心地回答:「若是為了理念,做為民主黨黨代表,非常歡迎你投給本黨,但是;若是為了美中貿易戰,做為華人的立場,我必須告訴你,恐怕要三思而後行,別使你的選票因鬼話連篇而失去了靈魂。」

美中緊張關係,是早在奧巴馬前總統年代,就已因美國「重返亞太再平衡」政策,已在南海問題上美中關係早相當緊張,當時民主黨國會議員就不斷的提案,人民幣的滙率操控和貿易逆差的問題,奧巴馬只專注於「南海和釣魚島」,並沒有及時去處理經濟的問題。川普是個商人非傳統的政客,他一方面把亞太升級到「印太」部署,並直接從「貿易逆差」下手,且用遏制2025的中國高科技工業發展超美,做為發動貿易戰的前題。

如果你認真去仔細看這場貿易戰,最先受傷的是「共和黨」的擁護者,民主黨的工薪階層是樂觀其成的。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法拉盛街頭有一高個的黑人中年男子,每次走過街頭,口中大聲唸唸有詞:「你們這些中國人拼命到美國搶錢成為富人,使我們失去了工作機會。」這位老兄三天二頭掃街而過,光今年以來,我們制止了很多想和他理論的華人,告訴他們不需要和「瘋子」一般見識。(民主黨的進步人士,對華人是沒有好感的,如果在美華人是著眼於美中貿易戰,就別輕信「鬼話連篇」,美中之間的衝突是冰凍三尺,解決之道只有靠「元首外交」。)

結語

國際情勢的變化雖高深莫測,但只要往好的方向發展就能使人感到高興,仇恨彼此近百年的南北韓,從本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乘專機抵達平壤後,不只是簽署了「平壤共同宣言」及韓朝軍事協定,金正恩也承諾不久後將訪問首爾,雙方更進而宣布將推進共同舉辦2032年夏季奧運會。文在寅與金正恩兩人更一起登上白頭山,金正恩更宣布歡迎南韓人登山旅遊,我們相信這對南北韓人民將是偉大的喜訊,對整個世界而言,又何嚐不是。

去年,近乎接近被斬首的金正恩,甚至朝鮮半島的情勢被認為會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如今;現在正發生的和平現象,誰也不能否定它是戲劇性的轉變。#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杜彼得:當今世道 百家爭鳴 嘆在美華人之多艱
杜彼得:若以水濟水,誰食之? 琴瑟之專一,誰聽之?
杜彼得:離,別也;騷,愁也 華人既來之則安之
杜彼得:物慾之蔽 以複其性 以盡其倫而後已焉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新聞看點】美大選辯論 川普2招或擊拜登軟肋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珍言真語】梁家傑:親共派要摧毀香港法治
【珍言真語】香港網媒:我們猶如戰地記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